1445271652527193.jpg

33岁女销售员通过微信认识一名同龄男子,3天就被求婚,对方更以死相逼“你要看我死才甘愿吗?”,她不忍心而答应注册结婚,不料男子婚后原形毕露,向她伸手要钱,要不到就暴力对待和恐吓要杀死她!


婚后判若两人
         

“闪婚”却遇人不淑,来自吉打,但目前住在新山的黄芬怡声称丈夫与她注册另有目的,前后更判若两人,她指本身被丈夫挥拳暴力殴打至嘴肿,头部和身体也受伤。        

她今日在马华柔州联委会政府事务协调主任郑志文陪同下,召开记者会阐述闪婚的经历,目前她希望获得协助尽快办理离婚手续,丈夫不要再骚扰她及威胁其人身安全。         

黄芬怡是于通过微信群聊,认识同样住在新山的尤姓男子(小名“阿顺”),两人结识当天就相约在外见面。
      

小刀片割手腕
“他第三天就跟我求婚,但这一切太快了,我马上拒绝,阿顺却在我面前拿起小刀片割自己的左手手腕。”
         

她声称,当时阿顺以死相逼求婚,割第一刀时手上已划出小血痕,她仍不答应,对方再割第二下,问她道:“你要看我死才甘愿吗?”         

"我那时认为他人不错,会关心人,我也不想搞出人命,不忍心之下而答应嫁给他。”
1445271439272324.jpg



频开口要钱    注册首天险被打         

两人之后就回到阿顺家乡彭亨州注册,还拍了婚纱照,但她万万没想到在6月10日注册的第一天,丈夫就原形毕露,差点对她使用暴力。        


每天吩咐设法找钱         

她声称,阿顺告诉她,因为生意失败没有工作,自此开口向她要钱,要她协助偿还已拖欠3期的两辆车子的分期付款。         

“当时他跟我要1200令吉,说要还一辆丰田Vios和一辆货车的车贷,过后就每天都叫我想办法找钱给他。”        


结婚有2目的,寻“备胎”助还债         

黄芬怡宣称,阿顺与她结婚有两个目的,即因为前女友离开暂时找个替代者,再者是欠了一笔债务希望有人代为偿还。         

她声称,她在上几个星期才发现丈夫在面子书与他人的私聊内容,因为丈夫之前有给予她户头密码,内容除了有提及“婚姻大事没有多想,随便找个女人”等,还有因为生意欠了3万至4万令吉的债务。        

与外甥女交往         

她说,阿顺母亲在去年杪曾致电询问,两人是否有可能复合,她就在今年1月1日约阿顺见面要谈离婚的事。         

“当时,阿顺带了一个女子,说是一起租房同住,我相信两人不只是朋友关系。”         

黄芬怡宣称,她当天有带其14岁的外甥女一同会面,之后她在今年4月才发现,阿顺与外甥女之前已有来往会面,“我质问外甥女,她也说两人之前已认识。”         

她是在面子书上看到外甥女与阿顺及同居女友的合照,“外甥女认识阿顺后性情大变,让我与姐姐母女俩的关系很不好。”         

她声称,尽管两人分开后就不曾见面,但阿顺会不时用公共电话骚扰和恐吓她,目前她决定离婚,并已报警,希望获得警方和马华协助保护她的安全。         

“希望借此提醒大家,通过网络交友要小心!”
      

恫言菜刀放车上,“找到刀,肯定杀死你”         

“如果我找到刀,肯定杀死你。”         

黄芬怡申诉,两人婚后住在新山百合花园,阿顺过后就开始暴力对待,偶尔会推她或用拳头打她,曾有两次挥拳超过10次,但她没有去看医生和验伤。
         

取消摆喜酒         

“在注册第十天即6月20日凌晨,他又再打我,还准备菜刀放在车上,还对我说:‘因为找不到刀,如果找到,肯定杀死你’。”         

她说,阿顺那天清晨6时出门,她就逃出家门在外暂住,结果阿顺3天后主动联络她,致电说要挽回感情,但她不肯,所以之后原定6月26日要摆喜酒也告吹。         

她也说,丈夫在7月间北上吉打要找她,也拿婚纱照到她的亲戚家,她在这之前已跟亲戚提起她被打的事。

盼丈夫现身谈离婚         

郑志文在记者会上致电给阿顺的3个电话号码都不通,他希望阿顺现身联络他(019-7778935),与他见面商谈和黄芬怡离婚事宜。         

他说,若对方再有骚扰行为,他会协助事主采取进一步行动和报警处理。
         

6天闪婚太轻率         

他也以6天闪婚之举太轻率为例,劝请现今年轻人通过微信、面子书等网络平台交友须谨慎,结婚之事更要慎重考虑。
         

为酒廊工作闹意见,阿顺:妻子先打我         

被指打人的阿顺向记者声称黄芬怡先动手打他,因她结婚后还要去酒廊做工,他不肯,对方就打伤他的脸。         

他称,对方与他大吵后就离家出走,他已多次求她回家,她都不肯,而且还到处中伤他。         

“我本身已向警方报案,也有拍照留证,你们不要乱报道。”         

另外,针对阿顺的回应,黄芬怡则表示对方又再说反话,当时他们吵架时,她的确打了阿顺一巴掌,之后阿顺就开始挥拳打她。      


承认双方都有动手         

“我承认我们两个都有动手,可是他先开口向我要钱,要我出去赚钱给他,不是他声称的我自己要去酒廊做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