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景不常在,好花不常開,七天的時間,轉瞬之間就過去了。時間是遷流的,世事是無常的,人生也是短暫的,這都說明了世間一切事物的有限性。另外一方面,我們人的妄想、人的欲望卻是沒有止境的。雖然不能說它是無限的,但是作為迷失的人,從其主觀意願來說,其欲望確實是無限的,所謂欲壑難填。

一切事物都是有限的,而人的欲望卻無窮無盡,這中間就產生了極其尖銳的矛盾。人生就是在這樣的矛盾當中,苦苦地掙紮一輩子,始終覺悟不了。一直到大限臨頭,總還覺得自己有很多心願沒有實現,有很多欲望沒有滿足。即使病入膏肓了,也還要與疾病、與死亡對抗掙紮。人生的痛苦,其根源就是我們的欲望,有無窮無盡的欲望,就有無窮無盡的煩惱,就有無窮無盡的痛苦。這些痛苦是從哪里產生的?就是認識不到一切事物的有限性,認識不到生命有生、老、病、死,一切事物有生、住、異、滅,這個世界也有成、住、壞、空,一切都是有限的、無常的。

對我們人類而言,一生之中,或在生命流轉的過程中,一直都伴隨我們的朋友,大致上有兩個。一個就是良知。不管我們如何作惡多端,偶爾,也會有一點良知,這一點良知就是佛性,也就是我們成佛的可能性。即使作惡多端,如果想轉變的話,也還是有可能的。它是我們生命永恒的夥伴,一旦我們徹底覺悟了,這一點良知就轉變過來,成為清淨法身佛、圓滿報身佛、千百億化身佛。如果不轉變,不覺悟的話,那也僅僅是一點良知而已。

另外一個朋友就是生死。在我們這一期生命當中,從我們的業識投入娘胎的那一刻開始,就意味著生,同時也意味著死,生與死總是同時存在的。有的小生命,在母親的肚子里就結束了。有生必有死,死亡永遠伴隨著生,相依為命,寸步不離。雖然說生、老、病、死,看起來好像“死”是在最後一個階段,這是就一般的生命發展規律而言,實際上,生與死是同時存在的,它是我們生命當中相依為命的最好的朋友,永遠不分離。

隻要我們有生命,同時就有死亡。我們的生命在成長、發育、衰老的過程中,死亡、無常,沒有一時一刻離開過我們。因為人的生命,一方面具有局限性,另一方面又具有脆弱性。一個活蹦亂跳的人,意外的死亡隨時都有可能發生。一不小心觸電了,死亡就把我們接走了;在高速公路上,在大街上,坐在汽車上、走在路上出了車禍,都有導致死亡的可能性。如果說死亡不是隨時存在,不是永遠伴隨我們的,那就應該撞也撞不死,殺也殺不死,但這是不可能的,生命極其脆弱,死亡隨時存在。

那麼,我們應該如何面對死亡呢?第一條,不要抗拒。不要幻想都像寶掌和尚那樣活上1072歲,那畢竟是一個偶然的事情,不是必然的,千古以來,有曆史記載的,也就出現過一個寶掌和尚而已。人生自古誰無死。人固有一死,這是不可逃避的事實,我們一定要認識這個規律,萬法無常,包括我們的生命在內,也是無常的。如果大家都不死,都活上一千多歲,這個世界就完了,這個社會還怎麼發展,人類會把地球壓垮了。所以,生、老、病、死是生命發展的自然規律,是不可抗拒的。

我們在有疾病的時候,在面臨死亡的時候,往往總會有人在旁邊鼓勵,要與疾病做鬥爭,要從死神的手上逃出來……這都是夢想,怎麼可能呢?你越鬥,自己就越痛苦,你永遠得不到勝利,永遠都會以失敗告終。與其徒然地增加許多痛苦,還不如一切順其自然。愛護生命、珍惜生命是必要的,抗拒死亡則沒有必要,對抗死亡更沒有必要。你想把死亡拒之門外是做不到的。

隻有換一個方法,善待死亡,善待這個同我們生命一起走過來的好朋友,學會正確面對它。中國人的古話,說視死如歸,把死亡看作是回家一樣的快樂、興奮,有一種期待,那該有多好。人人都想回家,都把死亡看成是回家了,我們心里的包袱就會一下子放下,對死亡毫不懼怕,而是非常愉快地去接受它、面對它。

我們在座的,很多都是上了年紀的人,死神已經給我們發來了請柬,邀請我們回家。我們要歡喜地接受,要視死如歸,就如同要回老家了一樣。鄉下有一句俗話,稱死亡是回老家,有的人詛咒別人,也是這樣說:再不老實點,我就送你回老家。意思就是說我要揍死你。我們學佛的人,要知道抗拒死亡是一種痛苦,世事無常,不要與死亡對立,要順應這個自然規律。

“諸法因緣生,諸法因緣滅。我佛大沙門,常作如是說。”生,隨因緣而來,死,隨因緣而去,有什麼值得恐怖的呢?人世間又有什麼值得留戀的呢?生前枉費心千萬,死後空持手一雙。“萬般將不去,唯有業隨身。”我們要正確面對死亡,就不會有諸多顧慮。宣化上人在臨圓寂的時候說:我從虛空而來,現在還是要回到虛空中去。多麼瀟灑!在這時候他知道,人也空,法也空,人法二空,就是大智慧的顯現,就是生死的解脫。

四祖大師教我們如何面對死亡呢?就是要空心,把心空掉,把對死亡恐懼的心理空掉,貪生怕死的心理空掉。這就是人空,接下來就是心空,然後是空空。連想要空的心理狀態也要空掉,那就是法空。也是告訴我們同樣一個道理,人空法也空,解脫在其中。學佛要學本領,就是學這個本領,看破死亡,善待死亡。正確地面對死亡,這個本領要沒有,那好痛苦啊!

為了能正確地面對死亡,對我們這些上了年紀的人來說,還有一條非常重要——不要老打妄想:我還要活多久——不要有這個妄想。無常老病不如人意,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我們怎麼面對呢?我們從主觀上也要有這個想法:說來就來,說走就走,毫不留戀。活那麼大歲數干什麼呢?給社會增加負擔,給家庭帶來麻煩,給子女帶來重重的包袱。

但是,我們也要珍惜生命,不要厭棄這個生命,順其自然就可以了。我們活著的時候,健健康康地活著,要走的時候,高高興興地回去,視死如歸。回到極樂世界也好,回到虛空也好,回到藥師佛那里也好,如果你有願力的話,回到地獄更好,度眾生嘛。不過這里有一個前提,你要有願力,有願力你才敢說這個話,回到地獄更好,如果你沒有願力的支持,就不要說這個話。

記著我說的話,健健康康地活著,一旦無常到來,高高興興地回去。正確面對死亡,死亡是無可逃避的。

一個學佛的人不敢正確面對死亡,那就說明他學佛連一點邊也沒沾著。我們天天念無常,無常不是說著玩的,無常就是說人是要死的,一切事物都是從有到無,生生滅滅,滅滅生生。無常是一件好事情,死亡也是一件好事情,為什麼?世間的事物不無常就不能發展,人要是不無常,就沒有變化。

我們這一輩子的生命素質並不好,所處的正報與依報的環境有很多缺陷,無常了以後,再來人間,也許我們的依報更莊嚴,正報素質更高,那不也是一種發展?所以,學佛最後表現在如何面對我們的生命,如何面對死亡,如何面對過眼雲煙一般的事實。把自己的問題真正看破了,看透了,徹底地放下。徹底地放下了,就徹底的自在——大自在。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