結婚後,我和大多數嫁穆斯林的中國女性一樣,就這麼入了教。得!先從穿衣做起吧,就算不被要求立馬戴上頭巾,至少你所有的短裙、熱褲就全扔了吧,這輩子你是 沒機會再穿囉!家庭的穩定團結靠這個,社會的和諧共處也靠這個!我被動放棄和一切男性單獨相處的機會男女授受不親在阿拉伯得以完美體現。這裡不但廁所分男女,連銀行交費都排男隊和女隊;女人去餐廳有「家庭區」;

女 人坐公車一定只能在前半截車箱,哪怕你邊上都是空坐,哪怕後半截車箱裡男人們擠得頭破血流,他們就是不可以越雷池半步;參加婚禮都分女性專場、男性專場或 男女混合場;游泳池有專門供女性的開放日;公園有專門的家庭日;從小學起男生女生就分開學習……別說是陌生人了,就是家裡的親戚,除了我自己的老公、親 爸、親兒子、親兄弟、親公公外,其他的一律不可以單獨相處。平時老公不在家,如果有個陌生人敲門,門砸爛了女人也是不會去開的,對著門外的大叫一聲:「家裡沒人!」可不是嘛,其實她想說:「家裡沒男人!」

我是他的私有物品        

自從我簽下那張「賣身契」,我就不是我自己的 了,我是他的!出門要先通知,幹什麼都要先批准,和誰當朋友要他先過目。老公和所有的阿拉伯男人一樣,把老婆看成是他的私有物品,神聖不可侵犯。走在街 上,如果哪個男人多看我兩眼,他一定捏緊拳頭衝過去對著他吼:「看什麼看!這是我太太!」


       

 

翻拍TOMENTS下同        

孩子拿著外國護照說中文        

誰 不說中文是將來的國際通用語?可孩子們到學校會被純阿拉伯小孩子笑話:「你是中國人!」這小屁孩不懂事我可以忍,可有些大人也不懂事兒,看到我的孩子總要 評頭論足一番,我說我兒子像中國人多還是阿拉伯人多,你管得著嗎?雖然我們沒有上過正式的中文學校,可不管怎麼說,中文必須是他們的第二語言,哪怕不會 寫,也一定要做個能說會唱的文盲。

徹底顛覆飲食習慣,吃個中餐像打仗        

生活在阿拉伯,雖然這兒中餐廳 也不少,但主要還是以阿拉伯菜為主了。在這裡我認識了一群像我一樣嫁了老外的中國女人,於是我們約好每週一起上中餐館大吃一頓。每每那一天,我一定早飯不 吃直接赴宴,一群人坐下先不嘮家常低頭猛吃,生怕吃慢了過一會兒就沒有了。後來我發現,只要我是在吃中餐,就一定目無旁人,全力以赴,就擔心對不起中華幾千年的飲食文化,給咱們老祖宗丟了臉。


       

生活習慣跟著宗教而改變        

畢 竟是後來加入的穆斯林,我不能像大多數天生的穆斯林一樣養成良好的宗教生活習慣。為此,老公很是頭痛,光是一天五次的禮拜,他就再三要求、叮囑,甚至命令 我去完成。阿拉伯人吃飯前要感謝主,飯後還要再感謝一番;掙到錢是主給的,丟了錢是主安排的;哪怕生個孩子天生殘疾,他們都可以坦然面對。有信仰的好處就 是隨遇而安,不急不躁。大多數的阿拉伯家庭沒有憂患意識、沒有存款、沒有房產。

最怕過年過節        

作 為一個外嫁女,我最怕就是過年過節,中國的節日我是過不成了,到了外國的節日就更沒法過了。你要跟著他們傻樂,要融入這個大環境,他們那叫一個高興呀,親 戚來了一撥又一撥呀,我除了跟著陪笑臉,還要記得端茶送水、服務周到,往往一天下來忙得腰酸背痛,卻連這個什麼節的由來還沒搞明白呢。聽他們嘮著家常,常 常是沒頭沒腦,一句話都插不上。


       

中文功底全部作廢,語言能力越來越差        

好 歹咱也是受過高等教育的,以前沒事還常常幫別人寫個情書、泡個妞,秋高氣爽時還能張口來兩句詩,現在呢?衝著我那中文水平永遠停留在日常用語的洋老公,這 一切全都是對牛彈琴。平時天天說「倒杯水,倒杯水」,有一天改口說了句「遞杯水給我。」把人家糾結了半天,好像這「倒」出來是水,「遞」過來的就不是水一 樣。於是花了半天自己先搞明白,再好好傳授於他,累得我直罵自己嘴賤,好好的水「倒」就是了,為什麼今天非要「遞」了呢?

我成了國人眼裡的生娃機器        

一 聽我有五個娃兒,大家的第一反應都是:我的天呀!可不是嘛,中國還實行著計畫生育,一般家庭哪有五個孩子呀。可在阿拉伯一家十個孩子都沒什麼了不起。阿拉 伯到處都是小孩子,那裡的設施都考慮到孩子而去設計。不像在國內,小區裡除了老人就是狗,孩子卻少得可憐。有些人說我就是個被老外利用的生子機器。我想 說,「我們這裡,家家都努力多生幾個孩子,沒人有空去養狗。」
 

 



       

我是半天的「闊太」,半天的「十三點」        

自從當了全職主婦,我的生活全都是以小家為中心,每天早上為了叫家裡的少爺們去上學,我起得比上班族還早。等孩子去了學校我要採購、做飯、整理家務……


       

在 迪拜,不管你是中國女人還是阿拉伯女人,結婚後,大多都會成為像我這樣的全職太太。於是,每每我出門都會約上幾個和我一樣的全職太太,大家喝咖啡、聊天、 罵老公、逛街、買東西、開小灶……但一到下午學校放學前,一個個立馬拿包走人,接孩子的接孩子,回家做飯的做飯。多少迪拜主婦們莫不如此:上午,拿著老公 的血汗錢,揮霍在各大商場、超市、打折店。下午我們老老實實在家相夫教子,我們是司機、家教、保姆、廚師……忙得活像個「十三點」!

貴重物品歸他管        

自 從結婚後,老公就把我們的護照、房產證、結婚證、孩子的出生證明、戶口本、學歷證明等等全部收到一個專屬的公文包,天天帶著上下班!因為他娶了個中國女 人,一個讓他沒法有安全感的中國女人。我說:「你天天拿著這些重不重,萬一丟了怎麼辦?」他說:「我不天天守著這些才擔心呢,哪天回來老婆沒了,孩子不見 了,人去樓也空,我這大半輩子不傻忙活了?」

我和職場說「永別」說阿拉伯人男權,主要體現在不讓女人去工作。他不讓 我工作,寧可自己再累再苦也不讓我拋頭露面,到職場上被別人使東喚西。你是我的,你只能為我一個人工作!你是這個家的女主人,你的工作地點只能在家裡,你 可以洗碗洗到手脫皮,卻不能幫別人打一個字;你應該天天做好吃的飯菜給我們,卻不能到辦公室去泡一杯茶。不管你的專業多麼的難、多麼的高深、你當時是多麼 的努力用功,結婚後,你的專業就是——相夫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