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地區即將迎來首位女領導人上任之際,擁有33萬多黨員的中國國民黨,26日也換女當家的了。        

順利攬得過半票數、贏得黨主席補選後,洪秀柱已經是國民黨歷史上首位女主席,任期至2017年7月底。這個兩蔣的寧波老鄉,之前就因為在台灣“大選”中花木蘭般的氣質,“小辣椒”的外號而為兩岸民眾所熟知。
       

敗選後的國民黨,面臨內憂外患關山重重,一直沒有緩過勁來。洪秀柱這次不再拋磚引玉,而是擺出舍我其誰的架勢,用高人氣成功沖頂。祝福之餘,相信不少人心中都有個疑問,短短一年多的任期,她能否成為名副其實的中流砥柱,團結藍營、重新擦亮國民黨的金字招牌?        

忍辱負重        

依島叔的判斷,國民黨的歷任黨主席,洪秀柱絕對是個“性”最明顯的一個。這個“性”,不單是指性別,更是性格和性情。她一反國民黨內四平八穩、不溫不火的氣質,敢說敢干,言辭犀利。        

比如她就自爆,曾多次跟當局領導人馬英九辯論兩岸政策,探討如何深化“九二共識”;談到民進黨,她一語中的指出,如果不廢“台獨”黨綱,“維持現狀”就是在玩假的。大家如今都在緊盯蔡英文如何就兩岸定位表態,人家卻連“九二共識”這四個字都難以說出口,遑論深化?洪秀柱在兩岸關係上不變的堅持特別讓人感慨。        

問題是,兩岸問題不會是洪秀柱上任後要處理的當務之急,那是將獲執政權的蔡英文最需要交答卷的功課。在洪秀柱這裡,收拾敗選留下的爛攤子,凝聚人心和共識,防止本土藍的分裂甚至出走,一致對外應對民進黨挾“全面執政”之勢的政治絞殺,都更有理由排在日程表的前面。        

弔詭的是,洪秀柱要闖過的第一關是信任關,即如何讓國民黨中央放心        

洪秀柱說,沒有人比她更愛國民黨。她自嘲沒有趕上過去國民黨最有權有勢的時光,家人卻成了白色恐怖的受害者。所謂疾風知勁草,板蕩識誠臣。如今接手爛攤子,“撿到一個破產的”,依舊初心不改。        

但洪秀柱雖受深藍黨員歡迎,卻令黨中央不放心,認為其主張過於激進,所以才在“大選”關鍵時刻上演“朱上柱下”的戲碼,生生將她拉下馬。相反,她的競選對手黃敏惠主張國民黨要走所謂“中道、多元、聽民意”的路線,背後是本土派大佬尤其是中南部的支持。甚至有人指出,她被推出來就是要“防洪”的。看到洪秀柱可能勝選,有人開始放話說,國民黨有走向“新黨化”的隱憂云云。        

洪秀柱卻不願意與流俗共舞。在換柱流言甚囂塵上,甚至即將變為現實之際,她曾有言:“孤臣可棄,但絕不折節。”這話擲地有聲,從個人操守上沒有問題。但對國民黨這個百年老店來說,團結有如黃金般珍貴,要帶領一票人齊心往前走,有時更需要的卻是忍辱負重。眼裡容不得沙子的性格,在國民黨裡踏實立足委實不易。        

再說相比選舉,可以藉助以前累計起來的人脈、人氣畢其功於一役,選上黨魁後問題堆積如山,一切都要從零開始。黨產問題,新血問題,本土藍的蠢蠢欲動等;在“立法院”跟黨團的溝通,跟黨內大佬的溝通,所有這些都是道行很深的學問。牽涉到利益和理念不同時,冷風冷雨,暗槍暗箭,黨內黨外的都會來。稍有疏失就可能陰溝翻船,難度無疑更大        


       

察納雅言        

補選首場政見會上,洪秀柱說,想到“大選”內心有無限感觸,國民黨這塊招牌蒙羞,讓支持者失望,面對人民怒火若再不振作,可能成為敗倒家業的不孝子。百姓住家附近的便利商店若幾天不營業,大家就會感到不方便,但國民黨在各地的民眾服務站就算關門一個月,民眾可能一點感覺都沒有,這代表國民黨跟民眾的距離感越來越遠,亟需改革。        

黨改的一個焦點就是國民黨黨產。洪秀柱的態度也是相當全面清晰,黨產不是捐出就一了百了,這樣人民感受不到有公開透明面對問題的誠意;當選後將組公正黨產清查小組,調查是否有不法取得,若有不法就放棄讓當局去處理;若無不法,要捍衛清白及黨工權益,不能人云亦云隨波逐流。但黨產只是改革萬里長征路上的一步而已。        

曾任國民黨中常委的連戰之子連勝文對此體會尤深。        

他在網上建言說,黨首先要去封建化“組織的利益應高於個人的利益、黨整體的成就高於黨主席一人的成就”,黨主席應該是為整體黨員服務,而非將黨的資源作為個人政治的資產;決策過程絕非少數一、兩個人說了就算,對於黨內法定決策機構如中常會,除賦予更多的參與權,也應就組成的方式,進行嚴厲且徹底的改革;國民黨要能重新站起,必須仰賴現代化組織經營管理的理念,“權責相符,紀律嚴明”,力避過去的一些弊端,比如關鍵時期尤其在“大選”當中,常見到所謂黨內高層或接近核心人士對外發言,造成不必要的紛爭,也給敵人見縫插針的機會。        

這些都是對症良藥,就看洪秀柱是否願意察納雅言了。        

當然,洪秀柱也有自己的思路。比如利用在“大選”期間累計起來的經驗,在臉書推“辣椒粉相借問”——“年輕人,請問!你為什麼討厭國民黨呢?”洪秀柱說,國民黨這些年對年輕人培育做得不好,各方面表現不符年輕人期盼,利用這個平台,透過討論看能否激出火花,讓大家對國民黨有新的了解與認識。        

誠然,吸引新血,打造年輕化是國民黨要鳳凰涅槃逃避不開的一環。相比黨內諸位大佬,她的性格、思想、做派跟年輕人的距離更近些,也更容易跟年輕人相處。但別忘了,洪秀柱的成功當選,國民黨黃復興黨部絕對是立下了汗馬功勞。目前黃復興有8.6萬,約佔黨員總數的27%。        

需要注意的是,黃復興黨部主要由退役軍人組成。這個年齡段的鐵票部隊和基本盤支持她上台的事實,跟要打造的年輕化之間,卻有不小的距離。換言之,有黃復興黨部的支持,可以上台;但僅有黃復興的支持,不足以成事。這正是洪秀柱要有所作為時所要面對的深層問題。        


       

鴨子划水        

“我永遠忘不了大家為我哭泣、吶喊與激動的面容,將來我一定讓大家把眼淚化成歡笑,把苦痛換成感動,更要把敗選的恥辱轉為成功的驕傲!”這是在《勇於承擔,沒有終點》的獲勝感言中,洪秀柱非常感性的一段話。        

有人對此不以為然。但四年前,失敗的蔡英文也表達過類似的意思,很多人同樣還不是不以為然?結果呢?4年後,人家成功了。        

從馬英九時代意氣風發的以黨領政,到如今淪為少人關心少人愛的在野之身,還要擔負為東山再起破題的角色,洪秀柱身上的擔子不輕。        

而國民黨過去幾個月的情況,折射了這個百年老黨存在的諸多問題。山頭林立、心胸狹隘,再加上視野局限、格局不高,自然要跌大跟頭。        

有人說,國民黨病了,病的還不輕。很難期望某個人能夠妙手回春,藥到病除。最好的就是鴨子划水,逐步改革推進。所以,洪秀柱可以抱持功成不必在我的心態,起個好頭,奏響藍營脫胎換骨、捲土重來的序曲。        

畢竟此時的國民黨,人心思變,互相掣肘,局面不穩,尚存在繼續“洗盤”的可能性,無論誰上台都無法擺脫弱勢領導的態勢,因為缺乏號召泛藍團結支持的共主領袖魅力。洪秀柱在短短一年多的任期時間,如能發揮凝聚全黨,順利應對黨產問題,扮演好在野制衡角色,啟動國民黨改造工作,就已經非常不簡單了。        

早在宣布參與補選時,洪秀柱在臉書發文指出,“完成世代交替,秀柱即可功成身退”,引發外界聯想她自動進入“過渡”定位。後來被問到她是否不參選下屆黨主席,洪秀柱說,“基本上朝這方面考慮”,她坦言,巴不得讓年輕一代能盡快接班。最新的獲勝感言中,那種“功成不必在我”的心態也展露無疑——        

“為我鼓勵、為我加油,讓我蹲下身子,拾起第一塊磚頭,帶領大家在廢墟中一起重建家園,縱然要走的道路還很漫長,且佈滿了艱險坎坷,但只要大家賦予我改革的重任,情義相挺,且歌且行。”        

畢竟,政治永遠是最現實的,要靠實力和事實說話,同時需要一點點運氣。洪秀柱即使有心要成為國民黨的“蔡英文”,率領國民黨起死回生,逐步成為國民黨的共主,前方還有漫長的道路和太多的未知。        

所以,此刻再問,洪秀柱會成為國民黨的救世主嗎?你會唱的某首歌裡就藏有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