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為示意圖,翻攝自網路)

這是發生在英國的一位母親的感人故事!

深夜1點鐘,約翰·拉德克里夫醫院3樓盡頭的那個房間裡,一個名叫艾雅·珍妮的孩子降臨世間。那是一個體重只有950克、早產13週的女嬰,她的皮膚通透嫣紅,大大的眼睛深邃而寧靜。孩子的母親珍妮,兩天前突發腦溢血不治身亡。


妻子生前最大的心願就是成為一位母親,所以索里曼請求醫生保住孩子,他願意不惜一切代價幫助死亡的珍妮,圓她一個做媽媽的夢想。想成為母親的女人是不會死亡的,她的身體就是胎兒最好的保育器。醫生通過呼吸機讓已經「腦死亡」的珍妮的心臟保持跳動,同時注入大量的類固醇,使其腹中的嬰兒的肺部繼續正常發育。

在漫長得令人絕望又短暫得令人激動的48小時裡,珍妮聽不見,看不見,不能說話,更不會動,但她面色紅潤、呼吸勻稱,她的心臟依然跳動,腹腔依然溫熱。孩子順利降生,當醫生宣布孩子的各項指標都正常健康後,依然戴著呼吸機的珍妮突然心跳停止,她柔軟溫熱的身體,從此變得僵硬冰冷。

現年41歲的珍妮,曾是英國自由滑冰錦標賽的冠軍得主。此後10年,珍妮的成績一直排在世界前8名之內。這個美麗簡單的女人,5歲愛上滑冰,從此執拗地喜歡這項運動,她沒有時間戀愛。珍妮常常跟人開玩笑:「我根本沒有時間戀愛啊!但我又那麼想當一個媽媽。要是在溜冰場上來幾個漂亮危險的動作就可以懷孕,那該多好啊!」39歲時,珍妮嫁給了小自己12歲的男友。因為這個英俊靦腆的男子跟她說:「嫁給我,跟我生一個小孩吧!」


婚後,珍妮如願以償地懷孕了。懷孕的日子,珍妮是快樂的。這份快樂,大家都看在眼裡,「她整天興高采烈的,做母親對她來說,意義超過了一切。

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想像與孩子生活在一起的場景,成了她唯一的樂趣。」

醫生將女嬰輕輕放在珍妮的肩頭,讓這對生死永隔的母女有唯一、也是最後相擁的機會。如大海一般深遠又憂傷的聲音突然響起,是小艾雅的哭聲。除了艾雅,這世間恐怕再也沒有一個嬰兒的哭聲,像深邃又孤寂的大海那樣憂傷吧。醫生拍了拍珍妮冰冷卻微笑著的臉,然後將艾雅抱走。此後很長一段時間,艾雅都要在醫生的照顧下待在保溫箱裡。對這個可憐又幸運的孩子來說,保溫箱不會說話不能活動,一如她降臨前兩天就已經死去的媽媽溫暖的腹腔。

索里曼俯下身親吻亡妻,他能嗅到她嘴唇裡優柔婉轉的氣息,他能感到她調皮羞怯地撅起了嘴,他還看到有眼淚從珍妮的眼角緩緩湧出……索里曼的眼淚滑過微笑的臉,輕聲安慰妻子:「睡吧,親愛的。我們的艾雅一定知道:她的媽媽無比美麗和堅強,因為美麗和堅強,所以她永遠都不曾離開。」


珍妮的葬禮,到場的300多人沒有一人哭泣。她剛剛做了母親,怎麼會死呢?「如果這一生我有幸做了母親,那麼請一定不要在我的葬禮上哭泣。因為做了母親的女人,將永遠活在孩子的笑容裡。」這是珍妮的遺言,索里曼把這句話刻在了她的墓碑上。

珍妮,這位創造了奇蹟的母親,她永遠不會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