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這輩子生了十個孩子,臨終時卻說了句讓人最心酸的話...


說話的人是我的奶奶。

她現在仍然癱在床上,八十多了,如果她去世,我會為她開心的,開心到流淚。

十幾個孫子孫女裡面,奶奶一視同仁,不過我從小機靈懂事,所以對我有些偏愛,常愛給我講她過去的事情,她一生過的並不轟轟烈烈,盡是些瑣碎,然而這卻是一個老人的一生。

奶奶年輕時是當地有名的李家三小姐,家裡開銀樓,端莊貌美,十六歲便嫁給了年僅十四歲的爺爺,爺爺是大地主家的獨子,一表人才。

奶奶從十七歲時開始生孩子,一連生了十個。

在那個年代,在一個小縣城,能把十個孩子都養活,而且基本都是高中畢業,是件多不容易的事情,家裡有長輩的可以問一下。

後來政府抄家收房批鬥,偌大的家業瞬間化為烏有,截止到今天,仍然有兩整套古院落沒有收回來,大概是永遠回不來了。

飢荒年代,奶奶把她私藏起來的首飾黃金,大約三十來斤,全部找人熔成像鐵釘一樣的小長條,偷偷拿來跟人換麥子和其它能吃的東西,因此我的父親和叔叔們是幸運的,在那個人吃人的年代,不僅活了下來,而且不是太艱辛。

因為孩子多,每天奶奶早晨天微亮就起床,開始做飯,等孩子們一個個吃完飯上學,自己才會胡亂吃點,孩子多啊,當媽的總是捨不得吃。

然後休息不了一會,就開始做午飯,下午要餵雞洗衣服收拾家裡,忙完後就做晚飯……她差不多有二十多年,就是這麼過來的,超級無聊。

八十年代,國家下來政策,原先沒收的房子可以退了,於是,奶奶此後二十年的基調也定了下來,用方言叫:鬧房!

就是不斷的找領導,好把屬於自己的房產拿回來,奶奶在這點上,算是女中丈夫。

一邊鬧房,一邊還要想盡辦法,給六個兒子娶媳婦,個中辛苦不必多講,因為講了沒經歷過也還是想像不到。

 

直接跳到最後吧。

爺爺去世,奶奶中風偏癱,躺在床上四年了,過的豬狗不如,除了我的父親和一個叔叔照顧的還算周到外,別的叔叔伯伯,呵呵。

兒子們是輪流照顧老人的,每人一天,晚上應該陪睡,但除了父親和大爺,其它人基本都不陪睡,嫌髒嫌臭吧。

輪到我家時,媽媽會做些好入口的東西,肉菜都有。輪到別家,兩個冷饅頭,一碗米湯,經常是連個菜都沒有,就是奶奶一天的食糧。

去年冬天,本來不輪父親值班,但父親平時沒事,都會回去看看,坐會,那時候已經是中午了。奶奶看見父親,抹著眼淚說她餓,父親問早上沒吃東西嗎,奶奶說咬不動,然後父親看見叔叔送來的饅頭,是隔夜的硬饅頭,能砸得死人。

父親暴怒,先出去買了早點給奶奶,然後去找叔叔,狠狠地痛罵一頓,差點動手,回來後,父親給我們講起,竟然不知不覺流下眼淚。

從小到大,父親始終是我心目中的男子漢,一身熱血,善良正直,同人打架頭破血流好多次,有次差點死掉,沒見他流過淚,但這一次,他流淚了。

那一瞬間,我什麼感覺呢?

一個強大的男人哭了。

前年奶奶家的一套房收了回來,直接賣掉了,每家分了二十萬,給奶奶留了五萬塊,父親提議將奶奶送往養老院,能過的舒服點。

結果是遭到大夥的反對,表面上是說嫌丟人,這麼多兒女,還讓老娘住養老院,暗地裡,是怕花錢,因為養老院,一個月要1500塊,而奶奶的那幾萬塊錢,是留著平時買藥的,而且他們大概是把死了以後的出殯費用也計算在裡面了。

父親說,那就請個保姆吧,幾乎是求著他們了。

然而還是反對,理由參考上面。

請不要問,既然我的父親這麼孝順,為什麼不把奶奶接出來,或者獨自照顧這種問題。

人心的惡毒,有時候不僅僅超出了你的預期,也超出了你的想像。


現在奶奶每天都頭暈眼花,沒人扶的,坐都坐不起來,牙掉光了,吃什麼都沒味道,整天陪著她的,只有一台電視機,沒人調的,永遠是那一個台,不過奶奶也不懂電視裡演的什麼,只是有個人聲在,顯得不那麼孤單。

每次回家鄉,我都去看望奶奶,上一回給她買了許多紙尿褲,但她也不會用,除了父親,其它人也不幫她用。

除此之外,只能默默地聽她嘮叨,她現在開始漸漸糊塗了,天天盼著死。她常常跟我說,想自殺,活的太難受了,可是又害怕街坊鄰居笑話我的叔叔們,說這麼多兒子,老太太竟然自殺了,怕給他們丟人。

然後,她嘆了口氣,慢悠悠地對我說了上面那句話:活了一回啊,沒意思

這是一個即將離去的老人,對匆匆一生的感嘆。

我豈止是心酸?

從小到大,我一直都喜歡和孝順的人交朋友,我認為一個人孝順,再壞也壞不到哪裡去。

在朋友中間,我也做了一個很好的榜樣,他們不僅看到了一個人可以多麼體貼認真的善待父母,還學到了那些簡單易行的方式。

我很為父親和母親慶幸,能有這樣一個特別的兒子,他可能天資一般,賺錢不多,也沒什麼成就,但用最苛刻的標準,也是萬分之一的好兒子。

願大家都盡力而為的善待父母,願大家都擁有可愛孝順的子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