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守墓人,临海县公墓的守墓人。

  我叫陈爻(yao),今年二十五岁,这份工作是我刚刚找到的,我当过五年兵,是个退伍军人,本来是在一个事业单位做门卫,好歹也算是份正经工作,可是一个月前我下岗了,也就意味着我丢掉了工作,所以我迫切地需要找到一个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

  找到现在的工作是无意间在街上看到的小广告,月薪五千,在我们这个小县城算是比较不错的收入,虽然工作的地方比较特别,不过当时我就动心了。

  第一,我现在很需要一份工作;第二,我并不觉的墓地有什么可怕的,那下面埋着的人都已经烧成了灰,还能做什么?这世上最可怕的并不是死人,而是活人,这一点我很清楚。

 公墓是民政局下辖的单位,我打通了上面的电话,对方让我第二天去面试。

  到民政局面试的时候接待我的是个胖子,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到我有些吃惊,说这活一般都是上了年纪的来干,没想到我会这么年轻。

  我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什么样的工作我并不怎么在乎,最重要的是要让我能够养活自己。

  那胖子对我很满意,告诉我明天就可以去上班,另外他还告诉我,守墓员并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一个姓刘的老头。

  我问了一下需要注意的事项,那胖子笑着摆摆手,说这活没别的,就是需要胆子大,晚上要在墓地值班,你觉得自己能行吗?

  我点了点头,当年在部队当兵,晚上都是一个人在山上站岗,胆子我还是有的。

 签好合同,我走出了民政局,公墓在临海县城最东边的一座小山上,这地方面朝大海,是个风水不错的地方。

  在墓地接待我的是个身材佝偻的老头,姓刘,他让我叫他刘伯。

  他身材干瘦,背部微驼,脸上都是皱纹,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我都怀疑刮阵大风能不能把他给吹倒了。

  刘伯把我带进值班室,说以前他本来有个搭档呢,跟他差不多年纪,可惜的是上个月得了肝癌死了,这活一般人不敢来,年轻人就更不干了,没想到我年纪轻轻的居然敢接这份工作。

  我笑着说自己从小胆子就大,从来不怕这些东西,根本就不相信这世上会有鬼。

谁知道我刚说完,那刘伯脸上的笑容就突然消失了,脸上的皱纹因为紧张都挤到了一块,对着我猛摆手,说年轻人可别乱说话,古语说了,举头三尺有神明,老头子我活了一大把年纪了,稀奇古怪的事情见过不少,在这地方千万不要乱讲话,小心冲撞了不干净的东西。

  我没有说话,只是笑了笑,像刘伯这种上了年纪的老头,总是喜欢神神叨叨的,我并没有在意。



  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刘伯带着我去看一下墓地,告诉我我们的工作就是每天傍晚巡视一下,然后收拾一下来上坟家属留下的垃圾。

  我发现这老头对我说话的时候有些吞吞吐吐,而且眼睛不停的乱转,我知道他一定有什么事情没有告诉我,我看他的眼睛不停的往两面的墓上扫,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

有些墓碑前摆放着不少的水果和鲜花,这些东西都是死去的人的亲属用来祭拜的,当然不可能再拿回去,也不可能一直放在墓前看着它烂了。

  我知道这些东十有八九都被刘伯给收了,这也算是一笔收入。

  不过我对这并不感兴趣,虽然我不信鬼神,不过赚死人的钱难免有些别扭,这种事情,我是不会去干的。

  我和刘伯走在墓地里面,一块块墓碑上面有的带着照片,有的只是简单的刻上去名字,望着这些墓碑,我心中不由的有些感叹,想起来非诚勿扰里面孙红雷说墓地就像是大通铺,现在看来还真的差不多。

  活着人挤人,死了也难得清静,关键是这地方还贼贵,真不知道那些花大钱把自己亲人埋在这里的人是怎么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