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初七是黃道吉日,褚業和姚娜終於完婚了。

褚業的哥哥褚健這兩天開心極了,弟弟的婚事一直是自己心中的老大難,今天弟弟可算娶了一個漂亮的媳婦兒,褚健心裡的大石頭落下了。

要說娶到漂亮媳婦兒,褚健八天前就開始開心了,那時候他碰到了他的福星楊東,要是沒有楊東,褚健無論如何都不能把這麼好的媳婦兒給弟弟娶來的。

楊東是個好媒人啊!

楊東打聽到褚健家裡需要一個新娘子,就趕緊過來跟褚健談判了。

「你這個情況,你弟弟吧他都死了好幾天了,得盡快找個媳婦兒,再晚了就來不及了。」楊東一邊抽著手裡的煙一邊說。

「我知道,可是上哪兒去找新鮮的年輕姑娘屍體去啊?」

「你可以找我啊,我偷偷告訴你,其實我就有這本事,不過一般人我都不告訴!你要是相信我,給我三天,我肯定給你找一個好的屍體,給你弟弟配陰婚!」楊東手裡的香菸正好抽光了,這時候把菸頭扔在地上,拍拍胸脯,信誓旦旦的樣子。

當然,褚健也隻能相信他了。

第三天,楊東果然帶來了一具新鮮的屍體。

「你看吧,這個姑娘家裡窮死了,肝硬化死的,昨天剛死我就從她家裡把她買來了,這姑娘挺貴啊,我花了兩萬才買來,特意過來找你來了。」楊東又點了一根菸。

「這姑娘……好,挺好。」褚健看著這個姑娘,乾淨漂亮,看起來隻有十九歲的年紀,隻是頭髮半白半黑,脖子也好像有一點點歪,這倒沒什麼,畢竟是配陰婚,也不會影響下一代。

「那個……她是正常死亡的是吧,沒問題吧。」

「當然是了。」楊東笑了,「我還能殺個人給你不成?」說到殺個人,楊東把菸頭扔了,用腳使勁地踩滅了火星。

褚健當然不缺心眼,為了確保萬無一失,他又仔細地檢查了一遍屍體,發現果然什麼傷口都沒有,就是脖子上微微有點紅,不過楊東說是運屍體的時候磕的,褚健就放心了。

「你要多少錢?」

「我兩萬買來的,咋地你也給我三萬五吧。」楊東說。

「三萬五太多,兩萬八吧。」

商量了好久,這兩個人最後終於達成了一致,三萬。

就這樣,褚健花了三萬塊把這個姑娘買回了家,選了九月初七這個黃道吉日把弟弟和這個姑娘的喜事辦了,這個姑娘叫姚娜,這是褚健好久之後才知道的。

2.

褚健的弟弟叫褚業,是前一陣去縣城裡賣貨出車禍死的,肇事的跟他私了,賠了他家五萬塊錢,這五萬塊,買新娘子,辦喪事辦喜事,也都花在了褚業的身上。

褚健對這個弟弟也好極了,自己都沒娶媳婦兒呢就花錢給褚業配了個冥婚,褚健覺得,自己做的簡直太對了。

九月初八,褚健合計慶祝一下,自己買了一瓶老即墨,自顧自地喝了起來。

喝著喝著,總覺得有人在背後叫他。

「哥。」

褚健沒喝多少,但是覺得身體飄乎乎的,迷糊中他聽到有人叫他,叫他的聲音一直在重複:

「哥。」

褚健就算喝得再多,他也不會忘了弟弟早就已經死了的事情,既然弟弟已經死了,怎麼可能有人管他叫哥呢?

褚健正在納悶呢,就聽到酒杯子掉在地上的聲音。

褚健低頭去撿。

杯子居然不在地上。

褚健再一抬頭,一張血紅色的臉就出現在他面前。

褚健嚇得一下子退了好幾步,坐在了地上。

那血臉人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褚健聽到撲通一聲,不知是什麼掉到了杯子裡。

那血臉人的手斷了一隻,也掉在了地上,他用那隻沒斷的撿酒杯的手拿起了那隻斷手,把斷手放在了桌子上。

「哥,我回來看看你。」

那血臉人的聲音,居然是褚業。

褚業說完,坐在了他哥哥剛才坐的地方。

褚健雖然害怕,但是畢竟是自己的弟弟,害怕也不能讓兄弟心涼啊,所以勉強坐了起來,在褚業的對面坐了下來,其實兩條腿還在發抖。

「老弟……你……想我了啊?」褚健說著,但是不敢看弟弟的臉,那個車把弟弟捲了進去,面目全非。

「哥,你都不敢看我。」

褚健強忍著看了一眼褚業。

看到弟弟的模樣,他覺得弟弟和自己都太可憐了。

肇事的人給了他們五萬塊錢私了,他們一定要接受,因為假如不接受的話,到了法院,雖然肇事者要入獄,不過褚健全家也要遭殃,這他們是知道的。

褚健突然哭了:「哥對不起你。」

褚業想給褚健擦乾眼淚,卻沒動。

「哥,其實我回來還有一件事要跟你說,這件事才是最重要的。」褚業說。

「你說吧,老弟……不對啊老弟,你不是應該新婚的嗎?怎麼跑到我這兒來陪我喝酒了啊?」褚健突然想起陰婚這件事來,「媳婦兒不喜歡嗎?我看著挺美的啊。」

「哼,挺美是挺美。」褚業站了起來,猙獰的臉看上去特別的悲哀,「可是她不是我的媳婦兒,在她跟我陰婚之前,已經有了丈夫,而且,這姑娘是冤死的,她的身上沾滿了怨氣,哪兒有跟我結婚的心思?」

「啊?那是為啥?你沒問問?」

「不知道。」褚業一邊說,一邊在地上走來走去,褚健快要受不了了,他強捂著嘴不讓自己吐出來,他也知道這樣不好,但是褚業的腐爛的身體確實讓他覺得噁心。

「今天是她的頭七,她回去看她丈夫去了。」褚業說,「我頭七的時候本來也能回來看看的,但是我怕你害怕,就沒回來,你還不給我下葬,你看看我,都成什麼樣子了?」

褚健突然想了起來,原來自己一直沒把弟弟下葬,褚健又哭了。

「別哭了,哥,我們這種窮人,能這樣就不錯了。」褚業說完,嘆了一口氣,「也不知道姚娜找到她的丈夫沒?隻盼著她能好好的吧,她也是無辜的人啊。」

「嗯。」褚健點了點頭。

「哥,我想求你個事兒。」

「你說。」

「你說活著真的有意思嗎?」

3.

楊東很早就睡了,做了一個好生意,心情好當然睡得早。

楊東其實買來姚娜隻用了兩千塊錢,賣卻賣了三萬,這樣一算,一下子就賺了兩萬八千塊。

「還是死人貴啊!」楊東自言自語道:「活著不值錢,死了就值錢了,人真是有趣。」

說完楊東就準備睡覺了,他住在一個小旅館裡,這兩天一直都住在這兒,熬過了今天晚上,明天就可以回家了,有了兩萬多塊錢,回去就能好好享受生活了,還可以順道找找鎮子裡的便宜女人。

「不要便宜的,老子這回弄個一千的,也享受一把。」說完楊東把燈關了,這回是真的要睡覺了。

小旅館寒冷乾燥,沒睡到半夜呢,冷風就把楊東凍醒了,楊東一起床,原來窗子沒關。

「媽的,腦子不靈了。」楊東一邊罵,一邊把窗子關上了。

這個時候,楊東突然發現自己屋子的門莫名其妙的開了一個小縫。

楊東躡手躡腳的下床去看個究竟。

楊東緩緩地走到了門口。

門一下子開了。

好險!多虧楊東躲得快。

楊東一抬頭,就發現一個紅衣的女人站在他面前。

楊東嚇得往後一退。

「大哥,你看見我怎麼那麼害怕呢?我還能把你吃了?你門沒關。」說著門沒關,那個紅衣的女人就把門關上,進了屋裡來。

楊東看著那個紅衣的女人,雖然三十左右了,但是並不醜也不是很老。

「你要多少?」楊東說。

「七百。」

「大姐你都多大了還要七百啊,我去鎮子上玩兒小姑娘也都不要這個價格的。」

「大哥你比我大好不好,六百最低價了你不干我走了。」

「行,六百了。」楊東樂了一下,「那就六百,全套的。」

紅衣女子嫻熟的脫下了她的紅外套,和楊東滾在了床上,楊東瞬間感覺沒那麼冷了,所以趕緊解開了衣服,兩個人擁在了一起。

楊東享受的時候眼睛是閉著的,過了一會兒,換楊東在上面,楊東睜開了眼睛。

他看到的是一張美麗的臉。

還有扭曲的脖子和黑白相間的頭髮。

他身子底下的女人沒有半點表情,一雙慘白的臉和眼睛死死盯著他。

「公……老……老公……」身子底下的女人斷斷續續的從喉嚨裡發出聲音。

楊東嚇得停了下來,一下子把女人推到了地上。

「你神經病啊!」地上的女人叫道,「給六百可不帶這個的!加項目還得給錢!」女人說完,光著身子從地上爬了起來,「碰見了個變態,真倒黴。老娘不做生意了!」

楊東嚇傻了,根本就沒注意她說什麼,他看到她後面還有一個女人,也穿著紅衣服,那個女人頭髮半黑半百,歪著脖子,眼睛直勾勾的看著楊東。

她離開了房間,她一瘸一拐地向他走來。

4.

那個紅衣女人穿的是嫁衣。

是一件紅色的嫁衣,老式嫁衣,就和半年前她嫁給他的時候穿的一樣。

「老……公……老公……你為什麼扔下娜娜……我死在了你的床邊……」

那個紅衣女子就是姚娜,楊東看清楚的時候,姚娜已經站在了他的面前,而他已經坐在了地上,他此刻下半身是赤裸的,尿液就直接流到了地上。

楊東連叫喊都叫不出來,因為此刻姚娜正掐著他的脖子。

「公……老公……你告訴我……為什麼扔下娜娜……」

楊東隻能恐懼。

在他恐懼的時候,所有的場景都回到了他的面前。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