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當場崩潰大哭!沒想到竟連小叔子都要對她...!


       

李蓮原本是個幸福的家庭主婦,丈夫於海是鎮上的一把手,這官兒說大不大,說小它也不小,鎮上的大小事還得他說了算。於海呢,還真叫有能耐,上任以來,沒少為老百姓做事,老百姓提起他無一不豎起大拇指。

前幾年,丈夫湊了些錢買了輛客車,請了司機做起了客車生意。那兩年,生意好,競爭也沒現在這麼激烈。李蓮每日裡跟車買票。裡裡外外大大小小的事丈夫自會張羅的妥妥帖帖,從沒讓李蓮操過心。

好景不長,丈夫突然去世,兒女都尚未成人,家裡的頂樑柱突然倒塌,給這個幸福的家庭帶來了毀滅性的災難。

丈夫去世了,可這日子還得往下過,只是原本由丈夫張羅的大小瑣碎的事情都落到了李蓮的頭上。丈夫走後不到一年,原政府分的住房也被收了回去,加上丈夫去世時才四十九歲,還沒退休,所以李蓮沒有得到政府任何的補貼。一家人唯一的經濟來源就是那輛客車。

都說樹倒猢猻散,這話可真是一點也不假。自從丈夫撒手西去,往日裡門庭若市的家如今冷冷清清。小鎮上也陸陸續續新添了好就輛客車,生意是一日不如一日,這一家子的生活變得拮据起來。

屋漏偏逢連夜雨,不知從哪裡冒出來得討債鬼一個接一個,都說是於海當年借的,這些債主中不少曾受恩于于海,可如今要起錢來,個個如嗜血的狼。對於他們口中所說的於海曾借的錢,李蓮是絲毫不知情。丈夫確實借了這些人的錢麼?不得而知。都是鄉里鄉親的,李蓮也不好問人家要借條。就這樣,稀里糊塗地還了不知道多少莫須有的債。

你說這人倒霉的時候,還真是喝涼水都塞牙。

這年,小女兒於倩倩得了重病,李蓮為女兒治病四處求醫問藥,花費不少,這讓本來就拮据的生活更是捉襟見肘。女兒的病情剛稍有起色,李蓮急忙往家趕,為了給女兒治病,她已經一個多月沒著家了,一直在醫院裡照料。

這天,回到家,給兩個孩子做了幾個好菜,正吃著呢,門外有人敲門。李蓮忙起身開門去。來人是孩子他四叔,於海的堂弟。

「吃飯呢?」四叔一進門就拉開了話匣子。

「他四叔還沒吃吧?將就著吃點吧?」李蓮熱情地招呼著。

「別忙活了,我來呢,也沒別的事兒,就是來找你要那兩萬塊錢!」四叔漫不經心地說

「什麼兩萬塊錢?」

「就是二哥生前找我幫他借的兩萬塊錢啊,他讓我幫他借的,昨天,人家要債要到我門上了,我也沒錢,你看你要有就先給我吧。」四叔輕描淡寫地說。

這話可說得李蓮丈二的和尚摸不著頭腦,這是哪跟哪啊?李蓮說也沒聽說過丈夫找四叔幫忙借錢啊。四叔卻生氣地說:「怎麼?你懷疑我訛詐你錢啊?」

李蓮忙解釋說,不是這個意思,只是自己並未聽說有這麼一回事。想想兩萬塊錢,對她來說可非兒戲,她小心地問:「四叔可有憑證?」

不問還好,這一問倒讓四叔徹底火了「什麼憑證?你想要什麼憑證?我跟我二哥之間要什麼憑證?你不信把我二哥叫起來問好了」說著他還敘敘叨叨地講,當年於海是怎麼讓他幫忙借錢的。又說昨天,債主逼到他門上,掐著他的脖子跟他要錢,要是再拿不出錢非要了他的命不可。

李蓮沒有辦法,只好討好地對他說:「四叔,既然你說有借那就算借了吧,只不過,我現在是真的沒有錢給你,你也知道倩倩現在還躺在醫院裡,正等著錢救命呢,我這次回來就是想找人借點錢,先治好倩倩的病再說。你看,能不能以後再還啊?」

「以後,以後我的命都沒有了!」四叔氣呼呼的說。

「那你要我怎麼辦?我實在是沒有錢了啊。」李蓮急得眼淚都塊要掉下來了。

李蓮的大女兒於麗麗見李蓮快哭了,忙上前扶住李蓮,她生氣的對四叔說:「四叔,你說你沒有憑證,又沒有人能證明我爸爸確實托你借了錢,你憑什麼跟我媽要錢?既然你說讓我們問我爸去,那你就找我爸要錢去吧!誰跟你借的你找誰,別來找我們!」

「父債子償,夫債妻償,天經地義,我不找你們找誰?」

李蓮見四叔一副不拿到錢不罷休的樣子,繼續跟他說好話「他四叔,就算你說得是事實,我現在也沒有錢還你,你想想倩倩吧,她還等著錢救命呢!」

「這我管不著,二嫂,今天你是還也得還,不還也得還,要不然咱們法庭上見!」

「媽,法庭上見就法庭上見,他沒有任何憑證證明爸爸曾借過錢,這要是上法庭,他告不倒我們。」於麗麗在一旁說。

「他四叔,都是一家人,沒必要鬧到法庭上,再說,你若真的告了,也未必能贏......」

「二嫂,這錢你是還還是不還?你若不還,哼......」四叔搬了個凳子攔在門前,往凳子上一坐,「我今天就不走了,你也別想往哪兒走,這錢你要是還了,咱們還是一家人,你要是不還,這親戚不認也罷!」

李蓮看著眼前這個潑皮,真是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想到早逝的丈夫,想到生病的女兒,想到恩將仇報的四叔,李蓮悲從心來,不禁淚流滿面。

想當年,丈夫在世時,為了幫助四叔,李蓮和丈夫自己拿出錢來給他們一家在鎮上租了房子,開了個雜貨店給他們經營,從未收取過他們一分錢。這份情恐怕他早已不記得了。

「四叔,你告去吧,我們不怕你,咱們就法庭上見!」於麗麗對他大聲地叫道。


       

「麗麗,別瞎攪和!」李蓮呵斥住女兒,「始終是一家人,何必呢?」

李蓮想了好一會兒,才嘆了口氣說:「四叔,既然你一定要我拿錢,我現在也沒有,要不,你先回去等兩天,我把你二哥留下的那坨鐵賣了再給你吧?」

李蓮說得那坨鐵是如今一家人賴以生存的客車。四叔見有門,這才換了口氣說「二嫂,我這也是沒有辦法,你也別怪我。」

四叔走後,李蓮終於崩潰地哭出聲來,這就是一家人啊,這就是親戚啊!

李蓮的客車賣了,四叔新買了一輛新卡車。

李蓮對孩子們說,「別人認不認咱這窮親戚沒關係,可咱無論什麼時候也不能不認自己人。」

這人妻根本就是腦袋有問題吧!== 無憑無據的就還人家錢,她是不是忘記帶大腦出門了...?根本超扯!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就點個讚並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