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從初中畢業就進入社會,從裝修小工做起,用了十五年的時間翻身。這幾年有了自己的裝修隊,在老家蓋了一套三層別墅式的院落。從窮得被人看不起,到如今的改頭換面,我真的要感謝我的老婆。從我特別窮困的時候,便選擇和我在一起。


家里家外的操持,省吃儉用。


如果沒出那場意外,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走那條路。


前年的夏天,我的大兒子和幾個小夥伴去河里玩水溺亡。



       


那段時間我正在北京干活,接到消息如晴天霹靂,不相信這消息是真的,當我趕到家里,看到滿臉淚水的老婆,以及去世的孩子,我暈厥過去了。


那段時間太漫長,我和老婆都遭受了沉重的打擊,我老婆更是性情大變。我也很消沉,借酒澆愁了一段時間。可是我是男人,還要養家餬口。我就帶著工程隊繼續干活。


對於兒子的消息,我沒埋怨任何人,包括我老婆。


這時候,她就出現了,曉芬是我隊上食堂大媽的女兒。年輕,性格開朗,畢業後沒找到好工作,暫時寄住在她媽這里。要知道,我們給一個工業園干活,非常艱苦的生活,她卻還是開開心心又快快樂樂。她每天都端著飯盆衝我笑,笑著笑著,我就愛上她了,然後,我們就突破了那層防線。


不知道是誰撞破我和曉芬的秘密,結果我老婆知道了,她從老家來到北京。說是來照顧我,其實是來監視我。我找了個機會跟曉芬提出分手,不能再這樣了,我對不起兩個女人。



       


曉芬看到我妻子痛苦的樣子,二話沒說,提著行李就走了,走之前,我塞給她錢,她猶豫了一下,接過去了,說將來有錢會還給我的。


過了大半年,她真來還錢了,是把我打電話叫到外面,我看到她情不自禁,於是,我們又滾了一回床單。



       


她說她有男友了,定在三個月後結婚。


我祝福她。


我老婆自從孩子沒了後,整天纏著我做做做,想要孩子卻怎麼都懷不上。



       


我計算著曉芬的婚禮時間,我挺舍不得的。婚禮前,她發了一條簡訊,說懷孕三個月了,是我的孩子。她很擔心。結果,被我老婆一把搶過手機,看到了。


她用我的口氣問了婚禮的時間和地址,還說她會去。


事已至此,我不斷勸說老婆放過曉芬,我老婆卻詭異地認為,曉芬肚子里的孩子是我們的兒子的轉世。


曉芬婚禮那天,我沒攔住她,她跑到現場,指著曉芬的肚子對所有人說,那是野種,說是我的孩子,讓那男人別娶她。



       


我老婆真是瘋了。


曉芬的婆家信了,沒多久,曉芬離婚。


我老婆把曉芬接到家里來,細心照料。她一直神神叨叨說,兒子就快出世了,等兒子出生,她離婚,帶著兒子走,讓我和曉芬結婚。

老師回複:        


人的情感世界豐富又難以理解,有一種叫做創傷後遺症的病,我覺得你老婆就是,喪子之痛是最難以消化的痛苦。你不擅長心理的疏導,包括你兒子的去世,你並沒有做到真正原諒妻子,而你的妻子也覺得是自己沒有管好兒子才導致這樣的事情發生。尤其是在後續的情感陪伴上,你沒有做好一個丈夫的職能,孤單和寂寞會加深痛苦,讓人陷入精神的崩潰。男人在這方面遠遠不如女人來得深切。


請給你的妻子溫暖,請帶著她去看心理醫生,請讓她回到殘酷的現實中來,否則,會是更深一層的痛苦。


安頓好兩個女人的人生,別讓自己毀了她們,這是你現在該做的事情。



喜歡這篇文章的話,就點個讚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