鐵扇公主:

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我在天地之間混了幾千多年,沒想到居然落到了這般下場。你我夫妻一場,有些事情交代給你,你能照做,我也就瞑目了。

先交代一下身後事吧。我死之後,那幾處房產,翠雲山芭蕉洞你還繼續住,本來也是你的房產;積雲山火雲洞那套房原來是買來給紅孩兒的,現在他在領導身邊當秘書了,估計也不會回來住了,雖然他不是我親生的,但還是要留給他;

積雷山摩雲洞是我包二奶的房子不假,但那是人家玉面狐狸祖上留下的,她死了才過戶到我名下,我死之後,把這套房賣了,成立一個慈善基金,用來拯救面臨中年危機的妖怪們。我被蒙了一輩子,基金就叫蒙牛基金吧。

碧水金晶獸當時買的時候價格不菲,能跑能飛能潛水,還帶人臉識別系統,比唐僧那白色寶馬貴多了,把它也賣了,錢放基金里吧。

我老牛當妖怪當了幾千多年,白手起家,少年得志。當年跟獅魔王、狡魔王七個弟兄混社團的時候,我是老大,孫悟空只排老小。後來天庭嚴打,社團散了,弟兄們逃的逃,散的散。

孫悟空最機靈,通過公開招考村官到了天庭,先是靠養馬,因為他年齡有優勢,幹事有魄力,還有天庭組織部太白金星的關係,解決了編制和戶口,後來又調到了園林處蟠桃園管理中心當主任。


       

他本來是重點培養的後備幹部,但進步太快,過度膨脹,犯了職務侵占、盜竊、尋釁滋事、危害公共安全多項重罪,被判了五百年。但他人脈仍在,釋放後,居然馬上就弄了個事業編,跟唐僧一起參與取西經重點工程了。真是人比人得死,貨比貨得扔啊。社會就這樣,我沒關係沒背景,一直做妖精,只有羨慕嫉妒恨的份。

我在沒落的時候倉促與你結合,說實話沒愛情,當初的確是看你翠雲山有獨棟房子,火焰山有穩定收入,上層太上老君那邊也有關係。我年紀不小了,選拔天庭公務員沒指望,連個穩定的工作都沒有,戶口更談不上了,所以我不在乎你跟太上老君的過去,誰又沒有點過去呢?沒曾想高攀你,卻成了我一輩子悲劇的根源。

大家都知道我們夫妻關係不和,長期兩地分居,都說我在外麵包二奶,可是又有誰知道我內心的痛苦!你性格強勢,脾氣暴躁,動不動就拔劍砍人,沒有一點溫柔可言,而且你拿芭蕉扇降雨掙錢,是家裡的主要收入來源,我沒固定收入,沒有家庭地位,天天被你罵沒本事,吃軟飯。樹要臉,牛要皮啊!

這些我就忍了,誰讓我倒插門了呢。我受不了的是你不忠!他煉丹爐的安全責任事故落下了個火焰山,從崑崙山扯了個芭蕉扇,讓你負責災後處理,算是給你了個肥差,藉此跟你長期保持不正當男女關係。

他那麼大一個領導幹部,官至副天庭級,我是敢怒不敢言,只能帶著綠帽強顏笑,打落門牙肚子裡吞。最可恨的是,你們居然生出了個紅孩兒,讓我頂雷。天上地下誰看不出來啊?如果是我生的,會沒有角麼?會沒有毛麼?會沒有一點兒牛的樣子麼?

他生下來就會吐三昧真火,除了太上老君,誰還玩三昧真火?還叫紅孩兒,不知道我們牛最沖紅色麼!有件事我瞞著你,現在說也無所謂了,我弟弟如意真子在西涼女國賣計生用品,我一直在喝他給的避孕水,根本不可能讓你懷孩子!你們真是不拿村長當幹部,不拿公牛當動物,真是欺人太甚了!

所以我只能到各個酒場夜場應酬來麻醉自己,只能找其他的女人來安慰自己受傷的心靈。


       

你老說我不疼愛紅孩兒,讓他自己一個人住積雲山火雲洞。可他用得著我疼麼?太上老君明著暗著罩著他,把這小子養的驕橫跋扈,無法無天,欺負山神土地就不說了,小小年紀就改裝噴火車,在小區門口擋唐僧的路,還打了人家徒弟,完事還喊〝他爸是牛魔王〞,〝誰敢叫菩薩〞。

這事兒網上炒作的厲害,我受到了強大的輿論壓力,坑爹都沒坑到真爹啊,真以為我有他親爹太上老君那麼大的本事去刪帖啊。還有,他被收容教養後居然也能到菩薩身邊當秘書,這是太上老君託人活動的吧?金吒木吒能當秘書那是因為李天王,你怎麼可能有這麼大本事。

後來發生的事,我也不想提了,玉面狐狸死了,我很心痛。可是我不怪孫悟空,我知道我惹不起他,他收拾紅孩兒、強賣我弟弟的計生用品、嚇唬我小老婆,我都忍著,一是怕得罪他沒好下場,二是我發現他還挺正直的,知道朋友妻不可欺。

可是你呢?芭蕉扇滅火本來是給錢就行的事,他們乾的是政府重點工程,大唐專項撥款,經費充足的很。可你非要膩膩歪歪的折騰他三次,別人不知道你怎麼想的我不知道麼?你是獨守空房太久了,可連我結拜兄弟都勾引,你還要臉麼?

人家專門過來跟我解釋,可你惱羞成怒,非要我去跟他斗,現在好了吧,落得個身敗名裂的下場。要說恨,我恨沙和尚,這個孫子以前在天庭機關辦公廳搞服務,老奸巨猾,跟唐僧一路上什麼風險也不擔,誰都不得罪,整天大師兄說的對、師父說的對。他怕打怪得罪人,路上一個都不打,唯獨欺負玉面狐狸沒背景,把她打死了,真是個十足的小人。

我年輕時也躊躇滿志,到現在卻一事無成,家庭不和睦,婚姻不幸福,事業沒起色。哎,選擇單身卻耐不住孤獨和寂寞,選擇婚姻卻受不了痛苦和煩惱。

我戴了一輩子綠帽子,裝了一輩子爹。

謹小慎微,怕事躲事,卻落得個愛人慘死,自己被判妨礙執行公務罪,我知道幕後黑手是誰,可我卻申訴無門。我好累,我好無奈,萬念俱灰。真希望來世能平平淡淡做個妖。我知道就算死後也落不下什麼好名聲,無所謂了,知我罪我,唯其春秋。

看在夫妻一場的份上,最後勸你一句,跟他斷了,過普通妖怪的生活吧。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