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12歲那年,父親在磚廠工作時發生意外,他被倒下的磚垛砸暈後無人發現,當發現時已經不幸身亡。

當時妹妹9歲,弟弟7歲。也許只因我稍大一點,懂得失去父親的傷痛。妹妹和弟弟只是一個勁地問,爸爸怎麼不回家,爸爸去哪上班啦?

當時,沒有人比母親更悲痛,我見她一個人連著哭了好幾天。母親生下小弟落下月子病,身體不怎麼好,可上面還有年近60的爺爺和奶奶也要靠她照顧。

這是這裡的規矩,做飯幹家務都要兒媳婦來做。經歷這事,我也像一夜之間長大了,主動幫母親幹家務,有時母親看到我瘦小的身板乾著超負荷的活,總是心疼我,讓我一次少干點。


       

父親走後,家裡的重擔都落在母親身上,我分擔一點也是有限的。整日沈重的操勞,母親終因勞累過度病倒了。看著趴在床上的母親,爺爺奶奶卻只有哭和唉聲嘆氣的份兒。

這個家的日子要繼續過,可經濟負擔太重了,三個孩子的學雜費和日常開銷都拿不出了。看著孩子們過得好可憐,吃不上穿不上的,爺爺奶奶和母親商議後,決定送人一個孩子,如果日後還是難以維持,也許還會再送走一個。


       

我們三姐弟不知道大人們的決定,大人們也是經過萬千糾結才做出的這種決定。但在送人的人選上,爺爺和奶奶說,大妮都懂事了,也能幫家裡幹點活,要送就送妹妹,畢竟家裡要留小弟這個種,以後得為老胡家繼承香火的。但母親卻說要送就送弟弟,弟弟最小,最不記事,送到外人家後會更快與那家人建立起感情。

爺爺奶奶說死也不肯把男孩子送人,可母親卻趁著爺爺奶奶不在家的時候,讓收養人來家裡把小弟接走了。爺爺奶奶回來後,得知弟弟被送走了,一個勁地大哭,甚至大罵母親,你是成心想讓我們老胡家絕後啊!為此爺爺奶奶和母親別著慪氣近一年多沒給母親好臉子。

得知弟弟被送走,我當然也是捨不得,也曾一度責怪媽媽不該這麼做,可媽媽一臉愁容,說都是沒有辦法的辦法,如果能養得起這個家,誰又能願意把親生的孩子送給人家呢。


       

送走了弟弟,這個家裡母親仍舊日夜操勞,起早貪黑照顧家裡的老人小孩。父親走後,家裡沒有了經濟來源,母親的身體又乾不了重活,但為了能多掙一點是一點,她就去撿破爛,上山採山藥,幫別人做點縫紉活,就這樣,幾分幾分,幾角幾角地掙生活費。

母親老得好快,讓我們跟不上她變老的節奏。母親的身體也是如燈芯熬油般越來越差,我就不止一次見到母親咳出血痰。我勸她去醫院看看,她卻笑著說沒事,只是身體裡總有些火,導致嗓子發炎才咳出了血。

為了減輕母親和家裡的負擔,我初中便輟學幫母親一起撐起家庭重擔,沒到20歲就把自己嫁了,出嫁後還是經常回家幫母親幹活。或許妹妹是家裡最幸運的,她從小有我和媽照顧疼著,受得苦是最少的,而且為了保證她將來有個好的生活,我和母親也是拼了,凡事和花錢的地方全緊著她。這令爺爺奶奶很不悅,總是數落母親,說讓我妹讀那麼多書有啥用,將來考出去了又嫁了人,不都成了給男方家臉上貼金的事。


       

妹妹沒有辜負我和母親對她的期望和付出,她成了我們家第一個大學生。當收到錄取通知書的時候,她開心地摟著我和媽媽,又蹦又跳像個孩子。笑過之後,我們娘仨又不知不覺哭了起來。我們想到過去那麼多經受的苦難,在這一天好像才有所回報。

妹妹大學畢業的那年,她帶著男友回家見母親。見到她學業愛情雙豐收,我們真替她高興。而母親卻沒有等到妹妹結婚那一天,終於積勞成疾病倒了,這一病就沒能夠搶救回來。

在母親出殯的那天,被送走十五六年的弟弟竟然回來了。他進門後衝著母親的遺像就是撲通一下跪下,連著叩三個頭。


       

我們三姐弟今生還能夠再次重逢,自然動情不已,我們是抱頭痛哭。

弟弟給我講了他這些年的經歷。當初,養父母一家確實是答應先要收養小妹,但當他們來領孩子時,發現小妹身體走路有點跛,就跟爺爺奶奶說不要這個孩子,說12歲的我和7歲的弟弟都可以。

這樣,我爺爺奶奶合計後決定把我送給人家,作為男孩的小弟是家裡的傳宗接代的一定要留下。但母親說,大妮大了,是最懂事的孩子,如果這時把她送人,會在她心理上造成很大陰影。而小弟年紀還小,不如送他。在爺爺奶奶爭執不下後,收養人先回去了。

但過了幾天,母親就趁著爺爺奶奶不在家,把小弟送了出去。小弟說,雖然他當時還小,不太懂事,但他也知道他被親生母親送給別人家的這件事,而且隨著年齡的長大,這件事帶給他的影響越大,他的心裡也就越來越恨母親,三個孩子為何偏偏要送走他。


       

直到養父母家接到母親去世時的消息,他們才告訴了弟弟,當初母親為何要送他,那是因為生長在那麼一個貧苦的家庭,無論弟弟幼小時被怎樣呵護怎樣寵,可一旦成年了所有家庭的重擔都要落在他這個男人身上,就算你成家立業這一大家子的擔子始終都要他來背負,他這一輩子都可能不會快樂。而女孩子則不同,就算小時候在家裡跟著受點苦遭些罪,但是很快長大嫁人了,家裡的擔子也就可以不必分擔,過自己安心的日子。

當小弟明白了母親當初的決定是一片良苦用心後,一下子就原諒了母親,並連夜坐車趕來為母親送葬。並在見到母親遺像的那一刻,向她跪下表示懺悔,求九泉之下的母親,原諒他曾一度記恨著母親當初送走他的決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