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微風襲襲,一輪圓月斜掛枝頭,這是一片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荒郊野外,路邊是半人高的高粱,樹影搖曳,一輛裝滿死人的公交車停在路中間,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麼的詭異。


   忽然,我耳朵不經意的跳了一下,一種很奇怪的聲音由遠及近。

像是有人穿著拖鞋在沙灘上踢踏著走路,又像是生鏽的菜刀在砂石上打磨。

嗤啦,嗤啦……


我睜眼望去,藉著月光,就看到一個矮小瘦弱的老頭子,沿著公路慢慢往這邊走來。

他走的很慢,像是閒庭信步在自家院子裡,又似乎很快,眨眼就來到了我們跟前。

走近了我終於看清了給他的樣貌,是一個年近古稀的老人,枯瘦的臉上全是褶子,渾身沒有二兩肉,雙眼死氣沉沉的圍著公交車轉了一圈,又走到我跟前看了我一眼。

我雙眼微眯,打量著這不速之客,大熱的天這小老頭身上竟然穿著一身壽衣,一身的死氣,渾濁的老眼泛著駭人的精光。

何謂壽衣?就是農村人死了之後裝在棺材裡穿的衣服!

清冷的月光將小老頭的身影拉的很長很長,一個大活人竟然穿著一身死人的衣服,大半夜在四處遊逛?

我只覺一股涼意襲上心頭,風水師特有的感知告訴我,眼前這個不起眼的小老頭,是個道行精深的高人。

正主終於出現了麼?

果然,後邊的一幕證實了我的猜測。

那司機看到小老頭之後,一屁股爬了起來,跑到小老頭跟前訴苦說朱大師,你終於來了啊,你要是再晚來一步,這個不開眼的小子說不定就把我和小梅弄死都有可能。

那女售票員撲在小老頭懷裡,一把鼻子一把淚:「嗚嗚,你怎麼才來啊,剛才嚇死人家了。」

將近一百八十斤的醜陋女人,撲在一個一身死氣的老頭子懷裡,撒嬌的畫面著實不敢讓人恭維,不過,我的心卻慢慢往下沉,朱大師?難道竟然是他?

江湖傳聞,風水道上有個叫朱不二的風水師,人稱鬼見愁,活了將近百年,一身驅鬼煉鬼術深不可測,只是其人一身邪氣,心腸歹毒,所行之事多為同行所不恥,難道這老頭,就是那鬼見愁朱不二?

如果眼前這人是那朱不二的話,那我今晚真是凶多吉少了!

老頭子斜眼盯著我,聲音沙啞問我為什麼多管閒事?

我強自鎮定說道什麼叫我多管閒事?

他指了指停在路中間的公交車,又指了指司機和售票員說道:「還有你今天在派出所裡斬殺的那道魂魄,你可知道那是我飼養多年的鬼奴?」。

我大吃一驚,想不到白天那附身在關雲飛身上的惡鬼是他飼養的,飼養鬼奴在世間作惡的也就只有一人,那就是朱不二。

飼養鬼奴是損陰德折陽壽的,一般風水術士都不願意沾染這因果,更何況訓化陰魂也是一種秘術,懂者屈指可數。

我內心七上八下,臉上卻故意笑道:「哦,原來你說的是這個啊,這全是一場誤會。」

他冷眼看著我:「誤會?你真當我朱不二這百十年活在狗身上了麼?」

果然被我猜到了,竟然真是那鬼見愁朱不二!

我倒吸一口涼氣,悄悄拿起桃木釘。

朱不二忽然笑了,笑容很難看,像是一塊忽然裂開的榆樹皮,他指了指我手心裡的桃木釘搖搖頭說不要做無謂的反抗,你道行太淺,不要在我眼皮子底下做小動作。

我嘿嘿笑著收起桃木釘,裝作不經意的樣子說你別見怪,我只是拿著玩,你老人家的大名我如雷貫耳,怎麼敢在你面前班門弄斧呢?

朱不二說你明白最好。

然後他走上公交車轉了一圈,下來之後,忽然對著我神秘一笑:「車上不是剛好還有一個空位嗎?既然被你趕上了,那就留給你吧。」

就只見他手一揮,我暗道一聲不好,就地一個打滾,滾到了一邊。

我剛才站著的地方,一團磷火藍幽幽的燃燒著,這磷火又稱為鬼火,人死去之後時間久了,骨頭裡會生成這種東西。

很多朋友往往在野外走夜路的時候,會看到這種跳躍著的火焰,那就是碰到鬼火了,當時不要慌也不要怕,你只要氣場足夠強大,陽氣不亂,生機不減,這類陰邪之物就不敢上你的身傷害你。

可是這朱不二對我使出的鬼火,卻不是那種自然形成的普通鬼火,他的鬼火是用死屍提煉出來的,這類鬼火都沾有屍毒,中者輕則大病一場,重的直接喪命,歹毒無比。

朱不二嘖嘖冷笑說小年輕身手不錯嘛,竟然躲過了老頭子的散屍火,那再嘗嘗我剛研發出來的斷魂水,味道咋樣。

他話音剛落,我還沒有防備,就只見一滴黑色的液體迎面而來。

我大吃一驚,這百年老鬼研製出來的害人東西,必定不是普通玩意,聽這名字就感覺一陣不舒服,斷魂水,這水沾上人就斷魂麼?

幸虧我躲的及時,那滴斷魂水險之又險的,擦著我衣服飛了出去,落在了地上,所經之處,草木皆枯!

好陰險霸道的毒物,我雙眼微眯,殺心頓起,既然今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我也沒必要一再處於挨打境地了。

我冷哼一聲說老狗,一而再再而三的欲置我於死地,真當我風家無人麼?

朱不二身子一震:「你是中原風家風傳生的什麼人?」

「那是我爺爺。」我抽出乾坤尺,念起十字真言:「斬破修定運轉靈去克生」

乾坤尺周身泛出淡淡光芒,我旋身,揮手,一道凌冽的勁氣從乾坤尺上衝出。

「克!」

我大喝一聲,那道勁氣筆直射入朱不二體內。

可是,令我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了。

我那鬼神聞之皆秫的克字真言打在朱不二身上,卻如泥牛入海無聲無息。

朱不二拍了拍衣服上的淡淡灼痕說道:「要是風傳生在此祭出十字真言的話,我可能還有點顧忌,至於你這個乳臭味干的小娃娃麼,嘖嘖……」

他一邊說著一邊搖頭朝我走來,我身上瞬間都是冷汗,不甘心的又祭出八卦鏡,桃木釘,朱不二完全不管不顧,打在他身上就和撓癢癢差不多,我和他實力相差太大了。

就在我掏出七星毫沾墨畫符的時候,他那像雞爪一樣枯瘦的右手輕輕的在我眉心點了一下,然後我就眼前一黑,倒了下去……

再次醒來,我頭痛欲裂,發現自己躺在地上,睜開眼,四周是一望無際的黑。

我不知道自己現在在什麼地方,裝法器的布袋已經不知所蹤,可能被他們收了起來。

掙紮著爬了起來,我腿一軟,一個趔趄又坐在了地上。

我的心忽然沉了下去,無邊的絕望像潮水四面八方將我包圍,我竟然無法祭出靈力,難道說我的元神也沒朱不二封印了?

「這條老狗……」我咬牙切齒。

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一點如豆的燭火越來越亮,是個人提著燈籠朝我走來。

我閉上雙眼,假裝還在昏迷中躺地上一動不動。

那人到了跟前,拿腳踢了我一下,看我沒有動靜,嘟囔了一句都死到臨頭了還不知道。

聽到這個聲音,我忽然覺得有點耳熟,好像在哪裡聽到過,可是又一時想不起來。

那人又在其他地方撥弄了一番,嘟嘟囔囔往外走去。

我藉著燭火看著他的背影,才想起來原來這人竟是白天那個被鬼上身的燒屍工劉石頭。

接著,四周又是死一般的靜,我邊上躺著一排排的屍體,有那車上的,也有其他的,滿滿一屋子。

我慢慢坐起身子,強撐著沒有倒下,雙手掐成蓮花訣,心神守一,對四周不聞不問,將自己完全沉浸在另一方小世界裡,輕聲念起十字真言。

「斬破修定運轉靈去克生」「斬破修定運轉靈去克生」

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

這十字真言取材於五經八卦,包含天地真理,悟透禪機秘意,每一字都有不同凡響的威力,十字真言祭出,天地都會有所感應,形成一個特殊的磁場,我心神完全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我心中忽然生出一絲奇異的感覺,熱熱的,癢癢的,周身舒坦。

睜開眼,我驚訝的發現自己在這漆黑的夜裡,竟然可以把周邊的東西看的清清楚楚,這不是天眼,這是用肉眼看到的。

我欣喜若狂,在這逆境之中,我竟然突破了靈體第一重境界開竅境,直接跨入第二重境界窺視境。

何為窺視境?風水師天生靈體,每日修煉,元神增強就會做一些普通人,看來不可思議的法術,其實這全來自於元神的作用,元神可以吸附四周的空氣,激發特定的磁場,磁場感應越強,元神波動越大,鬼神邪物之屬也就越是敬而遠之!

我收指吸氣,站起身子,只覺得身輕如燕,被朱不二封印的元神也再次運轉起來。

探目四望,原來我身處一間破敗的舊廠房內,骯髒的地上上躺著一排排死屍,不遠處是堆成山的煤炭,原來竟是到了劉大發開的火葬場。

我輕手輕腳往外走去,空曠的廠房外空無一人,遠處,那個燒屍工休息的小屋子裡燈火搖曳,幾個人說話的聲音若隱若現。

我悄悄靠進,蹲在牆角。

就聽裡邊朱不二的沙啞聲音,說這個風家後生不能留,他要是逃了出去,他爺爺那老瘋子咬起人來,是一點命都不要的,老頭子我還想多活幾年。

等下就先把那小子扔焚屍爐裡燒掉乾淨,他那魂魄還算不錯,我留著煉成鬼奴留身邊用,至於他身上的油麼,你們就煉化了收起來或者賣掉都行,他是風水師,有點道行,他身上的油比那些死鬼的更有營養價值。

接著是那公交司機的聲音說好,就聽朱大師的,不過我們醫院老院長剛才有過交待,要提一滴精華屍油回去留著,他老人家身體是越來越不好了。

 

 

再接著是那劉大發的聲音:「中,中,你們咋說咱咋辦,有錢大家賺,合作愉快,哈哈,石頭,聽清楚了沒,等下燒屍體的時候記得把屍油多提煉出來,那可是好東西。」

……

剩下的我已經聽不下去,我渾身冰冷,不由自主的顫抖起來,我一點都沒猜錯,這幫人渣果然在做這傷天害理的勾當,提煉屍油,贏取暴利,鎮封魂魄,祭煉鬼奴。

醫院,送屍體的公交車,火葬場,這一切的一切都是驚天陰謀!

醫院老院長,公交車司機,售票員,朱不二,劉大發,劉石頭,王老二等等都是這條罪惡利益鏈上的惡魔蛀蟲。

醫院負責收集死屍,夜晚再由公交車司機運到火葬場,火葬場負責焚屍提煉屍油,而那朱不二負責收集魂魄祭煉鬼奴為禍人間。

白天附身關雲飛身上的鬼奴,平白無故殺死那王醫生,我猜想就是那王醫生,可能知道了一些內幕,所以才慘遭毒手的,要不然那鬼奴也不會對警察說,這王醫生留著礙事不殺不行了。

王老二負責將提煉好的屍油,拉到外邊市場上去銷售,而至於這些屍油最後去了哪裡,我已經不想知道,我也不願意知道,就算我心知肚明,可是我也不願意承認那些屍油最後的去向……

怪不得死去的鬼魂不肯入那陰司報導,也要留在世上將那燒屍工劉禿子殺死,還有白天那白衣女鬼拿繩套那劉石頭。

現在一切都明白了,世上沒有無緣無故的愛,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明白了真相之後,我忽然很同情那些死去的鬼魂。

人死之後還不得安生,這是何等的悲哀?

我也忽然之間明白了,為什麼劉大發這個火葬場裡的工人都姓劉,做這種殺頭的勾當,他除了用自己親近的人,外人他也不敢用,要是洩露了風聲他們就等著吃槍子吧。

那劉大發請我幫他查找劉禿子死亡原因,也不是因為他心善,而是他自己也知道自己造的是多大的孽,他心裡有鬼,怕今天死的是劉禿子明天就是他自己,所以,他才請我幫他驅鬼的!

一切的一切都已經明了,想通了之後我忽然又感到無盡的悲哀,鬼也懂的善惡美醜,恩怨是非,而人心,才是最狠毒的!

我深深呼吸,昂首踏步從黑暗中走出。


點擊這裡轉到粉絲頁一定要點讚哦!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