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靜和陳昊在大學期間是一對戀人。兩人感情一直很好,都認定了彼此,計劃畢業後就結婚。可讓方靜頭疼的是,陳昊的媽媽,也就是自己的準婆婆,似乎並不喜歡自己。        


       

記得第一次上門拜訪,當方靜提著大包小包的禮物,欣喜地站在陳媽媽面前時,陳媽媽連瞅都不瞅一眼,陰沉著臉,直截了當地說:「放一邊吧。」這讓方靜有些難過。

方靜想,自己長相標致,身材苗條,性格溫順,符合很多家長的「媳婦標準」,可為什麼第一次見面,陳媽媽就對自己沒有好感呢?這讓從小一帆風順的方靜有了小小的挫敗感。

吃飯的時候,陳媽媽只一個勁地夾菜給陳昊,卻不招呼方靜,這讓方靜更覺得匪夷所思,怎麼男友的母親對自己絲毫不熱情,這似乎不符合常理啊!

陳昊彷彿也察覺到了方靜的失落,等媽媽去廚房舀湯時,就悄悄地在方靜耳畔說:「別介意,我媽的性格就這樣,外冷內熱。」

方靜沒吱聲,安靜地吃飯。


       

吃完飯後,方靜努力表現,識趣地去廚房洗碗。而陳媽媽一句話也沒說,就拉著陳昊到客廳喝茶、聊天,這更讓一旁的方靜感覺不快。

一切收拾完後,已經是晚上八點多了。為了趕回宿舍,方靜連杯熱茶都沒喝,就匆忙地走了。當然,臨走前,她也沒有收到這位準婆婆的見面禮。

在回校的路上,陳昊向方靜解釋:「我爸走得早,我是由我媽一手帶大的,這麼多年來,她將我看成了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估計是這個原因吧,她擔心你搶了我,到時就沒人照顧她了。」

「暈死,這是什麼邏輯?」方靜反駁,「我們在一起,等於她多了一個女兒,她還不高興嗎?」

陳昊趕緊說道:「其實我媽這人心地還是很善良的。只要你和她多相處,她慢慢就會接受你。」

方靜看著陳昊,這個自己深愛的男人,終於還是沒問出「我和你媽同時掉進河裡,你會救誰?」這樣老套糾結的問題。她想,既然自己愛陳昊,那麼就得包容他的一切,包括他的家庭,他的媽媽。

這樣想著,方靜心裡釋然了許多。


       

時間過得很快,一眨眼,就畢業了。方靜和陳昊興高采烈地籌備婚事,祈禱新生活的來臨。

可讓方靜沒想到的是,陳媽媽對婚事表現得異常冷淡,就連給禮金,似乎都很不情願。方靜的父母看到親家母苦瓜似的表情,忍不住說了句:「陳昊能娶到方靜,可是上輩子修來的福分。我們方靜,要貌有貌,要——」

陳媽媽冷不丁地打斷:「能嫁給我們陳昊,才是你女兒上輩子積的德。」

一句話,將方靜的父母堵得七竅生煙。

方媽媽私底下告訴方靜:「要不是看在你和陳昊感情這麼深厚,我們做父母的不好棒打鴛鴦。不然就衝著陳昊的媽媽,打死我也不會將自己的女兒往火坑裡推。」

方靜也很生氣,心想攤上這麼一個婆婆,婚後的日子該怎麼過。

中國人都說婆媳矛盾最難調和,方靜是提前領教了。她和陳昊商量,婚後搬出去住,不和陳昊媽媽在一起。

可陳昊不答應:「我們現在剛畢業,工資都不高,哪有錢買房子?」

陳昊和媽媽住的小區,在當地而言,條件還不錯,綠化很好,交通方便。陳昊不想婚後一下子就承擔那麼大的房貸壓力。

「那我們租房子。」方靜提議。

「租好點的房子,租金也不便宜啊。」陳昊堅持自己的意見,「更何況,那是我媽,你總得學著和她相處吧。」

方靜不再言語了,隱隱覺得在陳昊的心裡,還是他自己的媽媽最重要。


       

儘管鬧些不愉快,但兩人很快就冰釋前嫌,舉辦了一個轟轟烈烈的婚禮。

婚後,方靜和婆婆住在了一起。同一屋簷下,大家免不了磕磕碰碰,產生很多矛盾。婆婆嫌方靜不愛做家務,老呆在房間看書,方靜討厭婆婆將自己的內衣都扔進洗衣機裡,婆婆說方靜週末愛睡懶覺,沒個做媳婦的樣,方靜則厭惡婆婆做的飯菜,說每次都放太多鹽。


       

兩人摩擦不斷,每次快要吵起來時,方靜都好不容易忍了下去,並沒有造成太大衝突。方靜認為,畢竟婆婆是長輩,再怎麼不是,也不能頂撞她。於是,方靜只好自己生悶氣。剛開始,她還會嘗試著和婆婆溝通,找陳昊訴苦,但後來她發現,婆婆和陳昊是站在同一條戰線上的,他們的立場、觀念都一致,自己根本沒辦法同化他們。方靜越來越覺得自己在這個家庭是多餘的,倍感孤立,她不知道怎麼辦才好。

或許生了個孩子,婆婆就不會那樣了。方靜想。

她開始積極備孕,不久果然順利懷孕。陳昊高興極了。但婆婆臉上也沒有什麼表情,依然淡淡的,好像方靜肚裡的孩子和她沒有絲毫關係,這讓方靜愈發覺得和婆婆之間存在深深的裂痕。

方靜的肚子一天天地變大,可她和婆婆的矛盾卻沒有一絲的緩解。

最讓方靜氣憤的是,每次陳昊出差回來,婆婆都會炒一大堆菜犒勞他,可是平時兩人在家,婆婆就只弄一個菜,一個湯。這讓有身孕的她,明顯覺得肚裡的寶寶營養不良。

「她對我殘忍就算了,沒想到對自己的孫子都這樣。」方靜打電話給媽媽,忍不住哭了。

方母氣得直打顫,嚷著要方靜回家住。

方靜不想陳昊為難,拒絕了媽媽的好意。

很快,方靜就生了一個女兒。這讓原本有著重男輕女思想的婆婆更加有理由看不順眼方靜。

方靜想,只要婆婆繼續和自己住一起,這個家就不得安生。如何才能讓婆婆走呢?

突然,方靜靈光一閃,將婆婆嫁出去不就得了?

婆婆守寡多年,精神極度空虛,正因為這樣,她才會長期霸占著自己的兒子不放手。如果給婆婆找一個結婚對象,婆婆或許就會將注意力轉移,也不至於活得如此壓抑了。

可嫁給誰呢?方靜突然想到,自己的大伯父自打離婚後,單身多年。自己何不做個紅娘,牽線搭橋下?

沒和父母、陳昊商量,方靜就擅自主張,將這事分別和大伯父、婆婆都說了。

沒想到兩人竟都答應了。尤其是婆婆,聽到這個消息時,顯得很意外,也很羞澀,這齣乎方靜的意料。


       

為此,方靜更熱心地操作此事,安排大伯父和婆婆見面。或許是兩個老年人都孤獨太久,都渴望找個伴,因此見面後,都沒有異議,欣然地接受了對方。

陳昊見媽媽滿意這樁婚事,自然也沒有反對。

就這樣,方靜成功地將婆婆嫁了出去。

從那以後,婆婆對方靜的態度來了個180度的大轉彎,不僅殷勤招呼,而且事事細心照顧,這讓方靜很有自豪感。

婆婆走後,方靜和陳昊的生活恢復了寧靜。一家三口其樂融融,開始了美好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