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關鵬交往了四年,我收到過最貴的禮物是一束一百塊的百合,那也是他在告白時買的。後來我常想,真笨,被一束花給騙了。交往後,關鵬從不給我買超過一百塊的禮物,是一個比女人還節儉精明的男人。

我常抱怨關鵬不懂浪漫,每次他都只是笑笑。戀愛四年,我的積怨已深。我想,如果不是因為他廚藝好,常給我做菜打掃家務,比較「賢惠」,我早就一腳把他給踹了。

關鵬的職位升了,工資也漲了,但並沒有帶我去吃過什麼大餐。有幾次我堅持,他卻讓我一個人去吃,說他不喜歡去太高檔的場所消費。我心知肚明沒有拆穿,知道他是省錢。


       

關鵬摳歸摳,但不會插手我的日常消費,這點他還算有底線,也是我一直忍著他的原因。和他在一起久了吧!潛移默化真的很恐怖,我也沒有以前那麼大手筆花錢,漸漸從月光族變成了每個月可以存五百塊。對於我的進步,關鵬給我買了一箱牛奶,以資鼓勵。

我就這麼一直忍著,想要分手卻找不到致命的理由,缺一條點燃炸彈的導火線。

四周年的前幾天,關鵬給了我一份驚喜,對比起他之前買過的摳門禮物,他送的兩天一夜溫泉旅算是大禮了。原本是雙人遊,出發前他卻說臨時有急事,把我一個人推上了旅遊車,囑咐注意安全。

這很不正常對不對?按照關鵬的性格,怎麼可能掏錢讓我去旅遊!既然付了錢,怎麼可能又在臨出發前不去了!而且他還沒有明確告訴我到底是什麼樣的急事,有太多疑惑了。


       

我半路離團了,想搞清楚,免得我的男朋友背著我幹可怕的事。等公交等了差不多半個小時,回到家已經是一個小時後了。打開門,我不禁尖叫,家裡隨處可見氣球彩帶和用於裝飾的物品,茶几上儼然放著一大束還未解綁的百合,關鵬看見我後也被嚇了一跳,問我怎麼回來了?我反問他到底在幹嘛?

關鵬走進房間,摸索了一會出來,走到我跟前單膝下跪,一氣呵成。我的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他用極其認真的口吻對我說:原本是打算在四周年時給你一個驚喜的,現在被你發現了,我只好提前了,戒指我還沒有來得及買,原本打算明天再去的,但我已經把婚房買好了,三房兩廳,南北通透,是你最喜歡的戶型,到時候會加上你的名字,小晴,你願不願意嫁給我?


       

我呆了愣了,眼淚不由自由的溢了出來,我問:你哪來的錢啊?房子,那得多貴啊!

關鵬說:攢的啊!不然你以為我平時幹嘛那麼摳?把錢省下來娶老婆啊!

我忍不住大聲說:關鵬,你太浪漫了,我願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