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大媽有三個兒子,個個成家立業,而且對她老倆口也挺孝順,對於兒女,李大媽算是心滿意足了。李大媽和老伴單獨住,每逢節假日孩子們都回來團聚,順便幫他們收拾房子,幹些家務,臨走時還丟下些錢讓他們改善生活。這樣的生活確實讓人羨慕。


       

可天有不測風雲,李大爺突發腦溢血撇下老伴先去了,哭得李大媽死去活來。孩子們含著悲痛為父親風風光光地辦了後事,然後又來安撫傷心的母親。父親去了,再不能把老母親一個人孤零零地丟在老屋子裡,三個兒子都有心將母親接過去跟自己住。


       

李大媽人整潔,而且也勤快,老大兩口子想母親跟他們住,可以幫他們做做家務。其實,要母親做家務不是主要的,關鍵是母親要是跟他們住,他們就可以得個好名聲——誰不願意跟孝順的子女過?老二兩口子也有這種心事,二兒媳自知平時沒大哥大嫂嘴甜,但憑心而論自己對婆婆也不差,而且他們還有個優勢——住房比他們誰家都寬敞。只要自己誠心邀請,婆婆一定會來他們家住的。且說老三家也有這種想法,但他們兩口子沒老大老二家那麼自信,因為比較起來,對待父母他們要略比老大老二差些,而且三兄弟中數他們家住房最緊。雖然這樣,他們仍想母親能和自己住。


       

這天周末,全家在一起吃飯,大兒媳首先提起了這件事:「媽,爸走了,我們不放心您一個人住這裡,您搬過去跟我們一起住吧。我們那靠著公園,也靠著老年活動中心,您想幹什麼都方便。」李大媽說:「我知道你們孝順,但這事緩緩再說吧。」見婆婆沒表態,二兒媳不失時機地說:「媽,要不您去我們那住吧,我們家在一樓,省得您每天爬上爬下的,房間我們都為您收拾好了,再說我們那周邊環境也不錯。」


       

「好,好,你們都是媽的好孩子!」孩子們的熱情讓李大媽緩輕了一些喪夫之痛,但她還是沒有表明態度,或許她現在不好表態吧。


       

三兒媳明知「爭取」不過大嫂二嫂,但出於面子她還是要邀請的,於是說:「媽,要麼您去我們那住吧。我們雖然住三樓,房子也不是那麼寬敞,但我們會讓您住得很舒服的。您要是想出去散散心,周末我們全家一道陪您去,不過媽您放心,您的孫女不用您帶的,她很乖,生活完全可以自理的……」


       

「瞧你說得,媽是那種人嗎!」李大媽打斷三兒媳的話說,「看你們這麼孝順,媽我打心眼裡高興。其實你們都是媽的孩子,我住哪家都一樣。」頓了頓,李大媽張了張嘴,但又欲言又止。大兒媳知道婆婆有話說,就說:「媽,您有什麼話就直說了吧,我們尊重您的選擇。」二兒媳也附和道:「是啊,媽您想跟誰住就明說,一家人,我們誰都不會介意的。」李大媽這才安心地說:「我想跟老三住,你們沒意見吧?」回頭又對老三兩口子說:「你們要媽和你們住嗎?」
       

老三兩口子很意外,但馬上高興地說:「媽,瞧您說的,您到我們那住,我們高興還來不及呢,怎麼會不要!」


       

沒有爭取到媽跟自己住,上面兩個媳婦雖然心裡不高興,但也不便擺在臉上,可大兒媳還是不死心地說:「媽,我還是希望您考慮考慮,搬到我們那住條件會好一些。」二兒媳也跟著說:「媽,您還是考慮考慮,我那可不用爬樓。」


       

李大媽雖然上了歲數,但不糊塗,她看得出大兒媳和二兒媳都想自己過去住。為了孩子們能吃頓安穩飯,李大媽說:「這事先這麼定著,我還想等你們爸『百日』之後再走哩。」就這樣,一家人吃完飯後各自散去。
       

兵分三路,我們看看三個兒子回去后對母親的決定有什麼反應。首先說老大。剛回到家,老大就沖老婆吼:「都怪你平時對媽不夠好,媽才不願意來我們家住。你說,媽要是住到老三家,別人會怎麼說我這個老大?」
       

「你放屁!我對你媽哪一點差了?吃的、喝的、穿的用的,我哪一點沒為她考慮過?我對自己親媽也沒這麼好過!」大兒媳感到委屈,對丈夫也沒好言語。


       

「你說你好,哪咱媽為什麼不願來我們家住?對了,肯定是你貪小便宜,上次把媽單位發的油拎回來了,媽才對我們有看法,還有……」還有什麼,老大一時半會還真說不出老婆還有什麼不是。


       

「還有什麼呀?你倒是說呀!嗚嗚……」大兒媳傷心地哭了,「我這麼真心待你媽,得不到一句好就算了,還被你冤枉,嗚嗚……那桶油是你媽硬要給的,老二老三都有,我們不要,老太太都急了,這能怨我嗎?嗚嗚……」
       

「那就是你背後說過我媽什麼,讓我媽聽到了,所以才不肯來我們家住的。」老大沒有去安慰老婆,繼續說。
       

「啪!」大兒媳隨手拿起一個花瓶狠狠地摔在地上,哭著說:「放屁,我在外面說過什麼了?你今天不跟我說清楚,我跟你沒完!」說著,就撲上來對丈夫又打又咬。這時,門被踢開,女兒怒氣沖沖地站在門口嚷道:「吵吵吵,整天就知道吵,還讓不讓人學習呀?!」說完,「砰」的一聲關上門,氣呼呼地回房了。沒辦法,夫妻倆只有壓低聲音在屋裡吵。
       

再說老二家。還沒進家門,二兒媳就對丈夫說:「你媽也真是的,我們掏心掏肝地對她,又誠心邀她來咱家住,可她偏偏要去老三家爬樓受擠。要我說呀,她是偏心眼,故意偏著老三家。現在的父母,都會偏向最小的子女……」
       

「你放屁,我媽對我們三兄弟一樣,不存在偏向誰!以後請你這種話少說!」老二一邊開門一邊罵老婆。


       

「你吼什麼呀?難道我說什麼了嗎?我這麼真心待她,得不到理解就算了,難道發幾句牢騷也不行?」二兒媳感到很委屈。
       

「不行,說說也不行!我要是說你媽什麼,你心裡高興嗎?難道你媽就沒一點讓人說的?你對我媽好,難道還委屈你了?有機會我倒要問問你媽,看她是怎麼教得女兒!「老二認為老婆不應該發牢騷。
       

「什麼?你去問我媽?我媽輪到你來問?姓李的,我告訴你,你別得寸進尺,我已經做得夠偉大的了,你要是把我逼急了,可沒你好日子過!」二兒媳來了勁。


       

「你敢!」老二舉起了手,但慢慢又放了下來,因為自己老婆跟別人比起來,已經很不錯了,但他嘴上還是不讓步:「我告訴你,你要敢對我媽怎麼樣,我就跟你離婚!」


       

「離就離,沒你我還不照樣過日子!你說說怎麼個離法?」兩口子在屋裡你一句我一句的吵開了,吵得鄰居們來敲門抗議,他們才漸漸停下來。


       

最後我們說老三家。老三兩口子來到家裡,老三問老婆:「今天要是我媽說跟大哥或二哥住,你將會怎麼樣?」三兒媳說:「都是自己的孩子,跟誰住不一樣?」老三又問:「你要我媽來住會不會有其它什麼目的?我可告訴你,我媽上了年紀,你可別指望她干多少家務,要不我跟你沒完!」


       

三兒媳踢了丈夫一腳,但沒有生氣,說:「你呀,跟你倆哥一個臭脾氣,全把話說得那麼難聽,要是我跟你計較,不愁天天吵架。」老三「嘿嘿」一笑:「那是我命好,找到你這樣的好老婆了唄!」接著,老三又說:「我可告訴你,以後我媽來咱家住,可不許你說房子擠不擠的,要不別怪我對你不客氣!」


       

「瞧你,又來了,哪句話不難聽你不說。」三兒媳推了丈夫一把,「放心吧,我不會讓你為難的!去,給我倒水去。」老三又「嘿嘿」一笑,樂呵呵地倒水去了。
       

咱們回頭再說老大,爭過了,吵過了,氣也消了,但就是想不明白媽為什麼寧願在老三家受擠,也不願來他們家住。帶著疑問,老大撥通了媽的電話:「媽,剛才人多,您不願說,現在可以告訴我您為什麼不願來我們家住了吧?難道我們對您還不夠真心?」媽說:「孩子,我知道你們都孝順,如果你們真心為媽好,就讓媽住你三弟家吧。」見媽這麼說,老大也不好再說什麼,只好掛了電話。
       

老二家吵了半天也沒吵出什麼結果,但事情弄不順,睡不著覺呀,沒辦法,他們也撥通了老太太的電話,沒想到得到的答案跟老大家一樣,弄得兩口子一夜沒睡著覺。
       

而老三家早已喝了茶,洗了腳,甜甜地進了夢鄉。
       



       

故事講到這裡,細心的讀者可能已經知道結尾了,什麼?你還是沒弄明白是怎麼回事?那我就接著往下講。


       

第二天天一亮,大兒媳二兒媳就來到婆婆家,她們要當面問個清楚,要不憋在心裡難受。首先,大兒媳給婆婆遞上一杯熱茶,然後說:「媽,我知道您不願去我們家住是因為我們平時對您不夠好,但我們年輕,有許多細節注意不到,您今天就把我們當成您的親閨女,跟我們說說,好讓我們以後學著改,你說是吧?」二兒媳也跟著附和說:「是啊媽,您就跟我們說說吧,我們也好改呀!媽,我們結婚都這麼多年了,您應該了解我們,我們就那脾氣,真得沒壞心,您就把我們當女兒一樣說說吧。」


       

李大媽的眼淚都下來了,她拉住兩個兒媳的手說:「你們都是媽的好閨女呀!你們既然把話都說到這個份上,那我也不把你們當外人,就直說了,你們的心真是沒得說,對我也是真心實意的好,這我心裡比誰都清楚,也是我這個老太婆上輩子修來的福,只是你們兩口子經常為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爭吵,互不相讓。


       

你們要知道,哪個父母不希望自己的子女過得和和睦睦的?雖然你們吵過就沒事了,但做父母的當時心裡難受呀,不知是勸好還是不勸的好。說兒子吧,兒子說媽向著媳婦;說媳婦吧,媳婦說婆婆偏袒兒子;躲在屋裡不出來吧,你們又會說我這個媽裝死。做父母的難呀!但老三家就不一樣了,他們雖然條件差些,卻很少吵架,做父母的不求享受,只要平安和睦就行……」
       



       

沉默了半晌,兩個兒媳同時說:「媽,是我們忽略了老人的感受,我們以後要是再不注意,您就別認我們這兩個兒媳婦……」
       

「好,好,那樣你們哪家吃好的我就去哪家住!」說著,婆媳仨開心地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