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得姿容秀美,身材楚楚動人,她自恃自己的美麗,對公婆固然是沒有孝順服侍,就是對丈夫或親朋也看不在眼中,有時眉目言談之間,還有輕慢侮辱的意思。


須達長者討娶這一門媳婦,使一個和樂的家庭,不時發生無謂的糾紛,糾紛的原因,都是為了玉耶不能善盡婦道,沒有女子賢淑的德行。


須達長者非常失望傷心,六個兒媳都能融洽相處,想不到本是大家閨秀的玉耶,小小年紀,竟然是這麼目無尊長。他常要子媳們不時的到祇園精捨去聽聞佛陀說法,唯有玉耶持著反對的意見,不肯前去。她說,就是佛陀法駕親來,她也不願相見。玉耶的增上慢,須達長者往往想用棍棒責打,使其悔改。但當玉耶知道公公有這樣用心時,她就哭鬧不休,口口聲聲的鬧著要帶自己的東西回歸娘家。


須達長者知道教化玉耶,除了佛陀以外,是誰也沒有辦法,特別邀請了佛陀來家裡為玉耶說法。


佛陀帶領弟子,到達精緻的長者府中,長者夫婦,以及七子六媳都出來環繞佛陀三匝,以示歡迎,獨有玉耶逃避佛陀,不肯出來。長者心裡非常感到對不起佛陀。但佛陀卻不以為意,反而安慰長者道:「你心中不要難過,等一會玉耶自會出來。」


                                   

佛陀說后,身上像是放出萬道金光,照得所有的牆壁如透明的玻璃,大家這時都看到玉耶偷偷在佛陀身後的門縫裡偷望著佛陀。玉耶對佛陀雖有反感,但一見到佛陀的相好光明,過去的反感都一掃而光。她知道自己的身體已隱藏不住,只得出來站在佛陀的身旁,低著頭,不敢仰望佛陀的慈顏。


佛陀心平氣和的說道:「玉耶!女人光是容貌端正姣美,不名為美人,更不值得驕傲,而心行端正,有貞靜幽嫻的女德,受人尊敬,方可名為美人。姿容的秀麗,雖然可以誘惑迷醉愚人,但不能夠受人尊敬,不能夠叫人見到歡喜。女人如花似的面孔,柳枝似的身腰,雖然可以適宜作他人的玩具,但以此並不能算做很好的人。生為女人之身,註定她就具有三種缺陷和十種業障。三種缺陷是:

「第一、在童年的時候,受著父母的管束,不能像男孩子那麼任性自由。

「第二、出嫁以後,凡事要聽丈夫的吩咐,處處要依賴他人,自己沒有自由。

「第三、到年老白髮龍鍾時,常給不孝的兒媳呵斥,阻礙一切自由。


「除此三種缺陷以外,女人還有十種業障:

「第一、出生的時候,因為父母有重男輕女的觀念,每見生下女孩,心中就厭惡不喜。

「第二、在養育期中,父母認為女孩子不是自家之人,所以不盡心撫育。

「第三、女子長大時一定要出嫁他人,為著結婚之事,使父母掛心。

「第四、做女子的人,心常畏懼,不敢見人,每見人時,總是偷偷摸摸,鬼鬼祟祟。

「第五、女子長大時,一定要別離父母,委身他姓,自己不能做主。

「第六、女子懷妊時,身體種種不安,大腹便便,苦不堪言。

「第七、女子生育孩童,疼痛難忍,難產之事,時有發生。

「第八、女子一切要仰仗丈夫,心存恐懼,時刻掛心失去丈夫之愛。

「第九、女子生性愛好虛榮,化妝打扮,浪費時刻,其實身常不凈,多於男人。

「第十、女子心多猜疑嫉妒,好談是非,喜怒哀樂,身心恆常不得自在。


「玉耶!女子有這種種業障缺陷,面容雖是美貌,但有甚麼值得向人驕傲?而且,青春美貌是暫時不實的東西,聰明的人絕對不願以此向人炫耀!」



玉耶靜靜的聽著佛陀的法音,句句都擊中她的心,她畏縮的望望佛陀,問道:「那麼,女人怎麼做才好呢?」


佛陀知道玉耶驕橫散慢慣了的心,此刻已收回來,所以又再慈和的說道:「玉耶!你問我女人怎麼樣做才好,我告訴你,你現在是人家的妻室,做人妻室的女人,應要奉行五道:


「第一、要作母婦:敬愛丈夫,要有如父母愛護子女之心。

「第二、要做臣婦:要把丈夫當做君王看待,自己猶如臣下。

「第三、要做妹婦:視丈夫如同胞的兄長,夫婦要相敬如賓。

「第四、要做婢婦:侍奉丈夫,有如婢女侍奉主人,常存恭敬尊重的心。

「第五、要做夫婦:和丈夫要永遠孝養父母翁姑,和睦親族。夫婦要有恩愛之情,要有親愛之實。形體雖異、誓不二心,接待賓客,勤治家事,不談他人是非,不道人之長短。


「玉耶!做婦女的對待丈夫要有上說的五種態度,除此以外,更要進一步奉行五善去除四惡,五善就是:

「第一、早起梳頭洗面,遲睡當心門戶火燭,不可推諉別人。

「第二、丈夫斥責,忍耐慎口,不可懷恨在心。

「第三、一心守夫,唯恐不及,不可再生邪念。

「第四、常願丈夫長壽,丈夫遠離時,整理家務,不可再懷二心。

「第五、不念丈夫惡,常記丈夫的好處,有美味必先奉敬丈夫,不可先嘗。


「奉行五善以外,還要去除四惡:

「第一、未黑先眠,日出未起,丈夫斥責,反言相譏。

「第二、美味先嘗,惡食與夫,對夫異心,常存邪念。

「第三、不治家事,耽於遊戲,搜人長短,說人壞事。

「第四、愛慕虛榮,爭奇鬥妍,憎恨親族,賤視他人。


「玉耶!婦女若能奉行五善,眾人愛敬,受人讚譽,禍不降臨,德及子孫;若是犯此四惡,夫家不喜,自身多災;現世之身,不得安穩,萬項事情,不能稱心。玉耶!你希望做行善的婦人呢?還是希望做行惡的婦女呢?」


玉耶聽佛陀說后,感動得流淚道:「我錯了!我真是愚人,我聽了佛陀的教化,像從夢中醒來似的。佛陀!請容我懺悔,以後我一定善盡婦道,不起驕慢愚痴之心。」


佛陀歡喜讚歎道:「做人誰能無過呢?知過必改,就是聰明的賢人了。」


玉耶最後哀求佛陀為她授說六重二十八輕戒,她願世世生生,作一家庭佛化的優婆夷,須達長者的全家,也都為她祝賀新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