屋漏偏遭連陰雨。張緣被裁員後找了個商場保安的工作,妻子水枚卻患了個叫“達爾文症”的怪病,醫生說:“病人需要去大醫院做開顱手術,否則會有生命危險。”


       

救人要緊,那就趕緊治療吧。水枚很快住進了西京醫院。2萬元手術費花光了張緣兩口子多年的積蓄。人能生萬物,有人就能有一切,錢算個什麼?只要能治好妻子的病,張緣對錢看得很淡。可偏偏手術不是很成功,水枚人雖活了下來,但卻癱瘓了。


       

張緣雖不嫌棄癱瘓的妻子,但他心里卻不甘心:水枚才28歲,年紀輕輕的,難道就這麼癱瘓一輩子?不!有一分的希望我就要做一百分的努力,我一定要找大夫看好水枚的病。於是,張緣每天用三輪車推著水枚到附近的醫院做針灸和氣功治療。一打聽到那兒有治偏癱的偏方,他都不辭辛苦領著水枚前去。功夫不負有心人,兩年以後,他雖然債台高築,但水枚卻能歪歪斜斜一拐一拐地走路了。


       

這天,張緣帶著水枚到中醫院繼續去針灸,他看到一堆人圍著醫院走廊長凳上的一個棄嬰看熱鬧。


       

“咱們也去看看吧。”水枚幽幽地說。


       

哪位好心人要收養孩子,這條小狗就送給他做為回報。但請注意:小狗雖屬名狗,卻有病在身        


       

“這?”張緣本不想去,他哪有看熱鬧的閑心啊!但水枚想去,不能拂了妻子的意,遲疑了一下,便攙扶著水枚慢慢走了上去。


       

有人已經將包裹孩子的包袱抖開了,包里有個長長的紅紙條,水枚要看,張緣便隨手拿了過來。隻見上面寫道:孩子殘疾,醫生診斷患有先天性心髒病,腿短、腳大……但後面一句話卻把心情抑鬱的張緣也逗笑了!哪位好心人要收養孩子,這條小狗就送給他做為回報。但請注意:小狗雖屬名狗,卻有病在身,收養者需找個獸醫看看……


       

“嘿嘿!病孩子還帶個病狗啊?”張緣笑著朝孩子旁邊的一個紙箱子里一瞅:還真臥著一條嘴里冒白沫,氣息奄奄的純白色小狗呢。


       

“張緣,如果你願意,孩子和狗我們都要了?”水枚看著張緣發了話。圍觀者見是殘疾人收養殘疾孩子,有讚歎的,有咂嘴的,有暗暗發笑的。


       

其實,張緣明白水枚的心思,她自己已經不能生養了,她早就念叨著收養個孩子。可誰家養了孩子會送給他們這對貧賤夫婦呢?今天正好碰上這個機會,水枚便動了收養的念頭。


       

這孩子雖有病,但卻長得虎頭虎腦的,水枚一看心生歡喜,她對張緣說:“就叫虎子吧。”張緣看著水枚點了點頭。


       

既然收養了虎子,虎子的病肯定要看,可當務之急是先給小狗看病,不然它會死的呀。張緣把小狗抱在懷里,跑了大半個市區,才找到一家給狗看病的獸醫院。拿了藥回到家里,他精心喂水灌藥,三天後,小狗竟活蹦亂跳地滿屋跑了,水枚欣喜地給它取名“歡歡”。張緣家的飯菜不好,歡歡挑食不愛吃,張緣隻好到附近飯店要些剩飯喂養歡歡。這年年底,歡歡竟一下子產下了四雌兩雄六隻小狗,把個水枚樂得整天笑嗬嗬的。


       

大姐如果實在看上,手頭又一時不便,就用你懷里的小狗換,如何?        


       

這天,張緣帶著水枚去逛百勝超市,水枚將歡歡也帶上了。


       

水枚看上了一件淡綠色的休閑服,一問價:500元。嚇得張緣和水枚一縮脖子。乖乖!50元她也是問問啊,更甭說500元了!超市的領班小夥一看水枚愛不釋手的樣子,笑著問:“大姐喜歡?”


       

“不!我隻是隨便問問。”水枚咽了口唾沫,悠悠地說。


       

這小夥好象揣摩到了她的心思,他兩眼緊盯著水枚懷里的歡歡,又笑著說:“大姐如果實在看上,手頭又一時不便,就用你懷里的小狗換,如何?”


       

“這?”水枚一遲疑,隨後又口氣堅決地說,“不行!”她心里想:我這是條病狗,還時常抽風呢?咋能蒙你換你500元的衣服呢?


       

小夥見她態度堅決,心想這狗是人家心愛之物,他這是在乘人之危啊,便歎了口氣,又問:“大姐這狗賣不?”


       

“不賣!”水枚見這小夥悵然若失的神態,便接著說,“你如果實在愛狗,我家有小狗崽,你就去挑一個吧。”


       

“真的?”小夥眼睛一亮,他喜滋滋地來到張緣家,挑了個小狗後問水枚:“大姐,這狗崽多少錢?”


       

“你隨便給吧。20、50都行!”水枚說得很隨便。


       

小夥從手提包里取出水枚在超市里看上的那件休閑服,又笑著說:“我叫趙偉,咱們做個朋友,我就用這衣服換小狗,怎麼樣?”


       

“謝謝!謝謝!”水枚心頭一熱,連連說著感激的話,送小夥走了,她在心里說:世上還是好人多啊!這趙偉是在變相的捐助我啊!


       

可誰知,兩天後的下午,趙偉沉著臉又來了,水枚一看,心一驚,以為趙偉反悔取衣服來了。她心說,我本來就沒有穿這衣服的命,衣服我好好兒放著呢,你要拿就拿去吧。


       

“大姐!嘿……”趙偉看著水枚,竟難為情地搔起了頭皮,這越發證實了水枚的判斷。


       

“大姐,請你原諒,這4000元老板讓我給你,他……”小夥說出的話讓水枚嚇了一大跳!原來,此狗是名貴的純種法國獅子狗。百勝超市老板黨志一直想要,那天當趙偉將狗崽給了黨志,並說明得狗的經過後,黨志當即陰著臉批評了趙偉,說他這是騙買,做為商人要以誠信為本,讓他帶上4000元來向張緣夫婦道歉。


       

“嗬嗬,哈哈……”水枚、張緣夫婦開心地笑了,這時,他二人記起了抱養虎子時的留言條。虎子的親生父母丟棄殘疾的虎子雖不對,但他們沒說假話,這小狗歡歡還真是名貴狗啊!


       

此後,在黨志的牽線搭橋下,張緣夫婦將剩下的5個狗崽4000——5000元賣了。他們夫婦一下子賣狗有了3萬元,不但還清了債務,還有了餘錢。這時,他們夫婦幾乎同時想到:得給虎子做手術,因為這機遇都是抱養虎子得來的啊!


       

張緣夫婦給虎子做了手術後即成立了一家寵物養殖有限公司,財源滾滾,養狗生意越做越大        


       

小狗歡歡也好象知道他們夫婦的心思一樣,每隔半年必下一窩崽,不到3年時間就下了6窩共30多個小狗崽,而這正好又趕上了全市市民大呼養名貴寵物的熱潮,這狗崽當然就賣上了好價錢了!張緣夫婦給虎子做了手術後即成立了一家寵物養殖有限公司,財源滾滾,養狗生意越做越大,連張緣自己也沒想到,他一個下崗職工靠養狗竟和黨志一樣,幾年下來,竟成了市里有名的企業老板。


       

“這人啊……”仍在做百勝超市領班的趙偉一看張緣夫婦大發了,不由心里生出了妒意,發出了一聲長長地感歎。黨志笑著說:“隻有有善心的人才能收養被丟棄的虎子和歡歡,善有善報,張緣夫婦的財運就是當初他們愛心的回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