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村是四川西北山區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山溝,這裡卻有個大人物。大夥都叫他老黃,據說老黃很小的時候就死了爹娘,但是他很能幹,在二十多歲的時候便成了一個大企業的老闆。


可惜好景不長,被自己的老婆和朋友串通出賣了,一下子讓他又變得分文全無,老黃也只得回到家鄉經營自己的土地,從此不再出小山村,也很少和其他人說話,有空的時候便一個人蹲在地上抽旱菸。

不知道何時,老黃養了一條狗,取名叫大黃。從此老黃便和大黃如父子一般相依為命。說來也怪,大黃從來都不和村子裡面的其他狗結伴玩耍,只是每天跟在老黃後面,不然就是在老黃抽菸的時候蹲在他的身邊。這樣過了七八年,村子裡的人也習慣把大黃當著老黃的兒子來看待。

這一日,老黃躺在床上午休睡得正酣,卻被大黃的狂吠聲吵醒。便坐起身子來,卻看見大黃兩隻眼睛瞪得大大的盯著老黃。老黃從來沒有見到大黃有這般怪異過,便輕輕的摸了摸它的頭說道:「別吵,我要睡覺,待會還要去幹活呢。」大黃聽了老黃的話立即停住了叫聲。但當老黃再一次躺在床上的時候,大黃卻又再一次的狂吠起來。

老黃莫名其妙,以為屋子外面有什麼動靜,便看門來瞧。卻什麼也沒有看見,便罵道:「你是不是是瘋了?亂叫什麼?再叫老子把你攆出去。」罵完後卻發現大黃正堵在門口不讓老黃進來。

老黃頓時氣了,一腳便把大黃踢了出去,然後關上門繼續睡覺。哪知大黃始終不罷休,在門外不僅叫得更加厲害,而且還用爪子不停的刨著門。搞得老黃火冒八丈,立即提了一條扁擔,拉開門準備好好教訓一下大黃。

哪知他剛一拉開門卻見大黃蹲在門外幾米遠處朝著他狂吠。老黃氣憤道:「你這個畜生亂叫,老者今天打死你。」說著就衝出門朝著大黃追去。哪知大黃見勢不妙立即轉身跑了,老黃看了。繼續罵道:「老子看你再叫。」然後拖著扁擔就往屋子裡面走去。

哪知他的右腳剛踏進門卻感到左腳一陣刺痛,才發現大黃趁他不注意在他的左腳的小腿上狠狠的咬了一口,鮮血正沿著小腿流下。

老黃甚是氣憤也不顧自己小腿的傷提著扁擔就朝大黃衝去,還大罵道:「好你個狗畜生,老子養了你幾年,今天發瘋了還咬起老子來了,看老子今天不把你打來吃了。」

老黃只有兩條腿怎麼也跑不過大黃的四條腿,可是大黃卻沒有跑的很快,似乎想玩弄老黃一般一直保持著五六米的樣子。老黃氣得破口大罵,把村子裡面的人都吸引過來看這平時關係最好的「父子大戰」。

過了許久,老黃跑累了,血也染紅了褲腳,便站在原地大罵大黃,大黃卻不依不饒的蹲在地上對著老黃狂吠。於是便有人勸說道:「老黃啊!你一大把年紀了,何必和一條狗過意不去呢?還是先回去處理下傷口吧。」又有附和道:「這狗是不是瘋了啊?要是被咬了的話會的狂犬病的哦。」

老黃覺得大家說的有道理,不管其他的,自己若是躺下了,便沒有人會來照顧自己的,還是先把傷口處理下,至於大黃嘛遲早會收拾它的。然後對著大黃罵道:「你這個畜生有種你就別回來,不然老子非拔了你的皮不可。」說完便朝著自己的屋子走去。

可是還沒有走幾步猛然聽見有人叫道:「老黃小心。」他立即明白了,立即轉身朝著前面一扁擔敲下,卻聽見大黃髮出慘烈的哀嚎聲,然後鮮血從它的腦袋上汩汩的流出。不久大黃就躺在地上不能動彈,只是嘴裡還低低的發出「汪……汪……」的聲音,而大家明顯的看到它的眼中流出一道晶瑩的淚水。

大夥看見大黃死了,戲也看完了。都散去各自回家去了。就在這時大家突然感到一陣眩暈,然後便是地動山搖。幾分鐘過後,整個村莊的房屋被夷為了平地。大家清醒過來再看看地上躺著的大黃,似乎明白了什麼。

幾天過後,錦繡村的山坡上新添了一座小小的新墳,而墳前久久的站著一個憔悴的老人默默的抽著旱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