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我剛上完課回到辦公室,傳達室張大爺給我送來一張彙款單。我一看,錢數是兩千元,項目一欄寫著“還欠款”。我覺得很奇怪,怎麼也想不起我曾借給誰兩千元錢。當看到寄款人姓名一欄寫著“十五年前用一角錢買盒飯的小乞丐”時,我想起了一件往事。莫非是他??


       

(圖片僅為示意圖,圖片來源)
那還是十五年前的事。那時,我母親每天中午到附近的學校門口賣盒飯。因為母親常念叨孩子們上學太苦,太可憐,她做的盒飯既好吃又比別人的便宜,隻要一元錢,因此,到她那里買飯的學生也特別多。


       

那時我剛大學畢業待業在家。一天,我也去幫母親賣盒飯。一放學,我們的小攤點就圍滿了買飯的學生。


       

忽然我覺得腰部被一拱一拱的,回頭看見一個髒兮兮的小男孩探過頭來。小男孩十來歲的模樣,都入冬了還穿著破舊的單衣,鼻子下面淌著兩條鼻涕。母親一看見他就笑眯眯地遞過去一盒飯,好像挺熟的樣子。


       


       

還沒等我接錢,小男孩就急忙拿過飯,把錢往錢箱子里一扔就跑了。旁邊一個學生氣憤地說:“這個小叫花子總是扔進一角錢,我注意過很多次了,如果下次他再這樣,我就教訓教訓他!”我一看錢箱子,果真多了一角錢的硬幣。我埋怨母親太粗心了。母親說:“我知道他每次都放一角錢,我隻不過假裝不知道罷了。這個孩子沒了爸媽,很可憐,隻能這樣幫幫他了!”我跺著腳說:“您好糊塗呀,這是幫他嗎……”沒等我說完,就挨了母親的罵。我知道說什麼也沒用,母親學習佛教,慈悲為懷。我心里打定了一個主意。?


       


       

第二天賣飯的時候,那個小男孩又擠過來了。他剛要往錢箱子里扔錢,我冷不防地攥住了他的小黑手,一角錢滾落出來。在場的人都鄙夷地看著他,他頓時滿臉通紅,淚水在眼里打轉。我笑嗬嗬地說:“你買一角錢的飯怎麼夠吃呢?要不,你以後再還我吧!”說著遞給他一盒飯。他膽怯地接過飯,疑惑地瞅著我。我拍著他的頭說:“走吧,我知道你一定會還我,記住,以後還來買呀!”他這才一步三回頭地走了。從那以後,小男孩仍是常常來買飯,仍是隻交一角錢……?


       


       

正想著,張大爺又急匆匆地過來說:“這還有你一封信呢!”我忙打開信讀起來:“……我終於打聽到了您的地址,終於在穿過漫長的歲月後把錢還給您,來赴您十五年前的愛心之約了。那時我四處流浪,經常挨餓。一次,我混到學校門口買盒飯的學生中,試探著把僅有的一角錢扔進錢箱子,然後大聲說買盒飯。


       

賣飯的阿姨果然沒發現,笑眯眯地遞給我一盒。我想,即使被發現了,像她那麼和善的人也不會懲罰我。


       

以後我就靠著這個小伎倆每天吃上一頓飯。那時我覺得,原來人們是這樣好蒙騙呀!我便開始壯著膽子撒謊,偷樓道里的東西,後來又打算去商店里偷。那次您攥住我的手揭穿了我,在一片嘲笑聲中,我以為自己完了。可沒想到您仍舊把飯給了我,還說了幾句讓我刻骨銘心的話,您不但巧妙地保護了我的自尊,還激起了我的向善之心。那時我懂得了,世上沒有幾個傻子,人不可以靠欺騙活著,我要做一個誠實的好人。在以後的日子里,每當我想起您充滿信任的目光時,我便有了一種力量,發誓要混出個人樣來,不管我走多遠,走多久,也要來赴您的約定。”?


       


       

“有一天,一個女人看我凍得發抖,就回家取來一件舊大衣給我穿上。後來我發現,兜里有一百元錢。我多想擁有這筆錢呀!可是我一想起您那信任的目光就改變了主意。我打聽了一天才找到了那個女人的家。當她和丈夫知道我是來送錢時,激動地把我摟進懷里,連連誇我是個誠實的好孩子。那時,他們唯一的女兒已經病逝了,我幸運地成了他們的養子。從那以後我的生活就好起來了,養父母疼我,愛我,供我上大學。現在,我已經成了一名中學教師……”?


       


       

哦,真的是他呢!讀完,我生出無限感慨。當時幸虧自己耍了個小手腕,而不是像母親那樣裝傻。看起來,僅有愛心是不夠的,更要有愛的智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