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朝皇帝的房事,由敬事房的太監負責。皇帝每天晚餐前後,敬事房的太監就託著一個盤,跪著呈到皇帝面前。 盤中盡是象牙做成的籤牌,每一根籤頭上,有些是黃色,有些是紅色,有些是藍色。這些顏色是表示後、妃、貴人的等級,上面還有黑字,寫明許許多多名字。皇帝揀出一根籤後,太監就唯唯而退。皇帝當晚要寵幸的一個女性,就是這根簽上寫明的一個。皇帝三宮六院,嬪妃眾多,這些宮中的美女,皇帝根本弄不清


  


就因為這個關係,敬事房太監可以對這些女性“上下其手”。這四個字,有些是講物質的,有些是講行動的。 唯有處子,不能亂來,一經皇帝寵幸之後,智慧大開,可能興趣漸濃。太監本是無物可以應付的,但是有人說:“跛者不忘其行,啞者不忘其言,聾者偏欲聽聲,盲者偏欲窺光。” 所以太監對宮中女性還是慾念旺盛,碰到宮中女性飢不擇食時,也只好聽憑太監隨意處置。所謂隨意,讀者當可以心領神會,不需把它形諸筆墨的。


  


除了皇后,其他女性在寵幸之前,都要剝光衣衫,一絲不掛地裹在被窩中,由太監送上龍床,揭開被的下端,再讓被寵幸的妃嬪爬入被中。 行房之時,外邊另有一個太監守著,到了相當時間這個太監就跪著喊四個字“是時候了”,這是規矩。 有些皇帝可能拍掌為號,讓太監再用被裹著退出;有些皇帝可能龍心大悅,不理什麼時候,外邊儘管叫“是時候了”,他充耳不聞。有些被寵幸的留宿一宵也是有的。



  


宮中的怨女,當然最喜歡年輕的太監,她們認為太監總算是一個男性,所以小太監就時常得到親近的機會,稱為“上床太監”,這是宮中的公開祕密,大家都知道的。 太監們膽大妄為,代宮中怨女,特設“黑轎”及“黑車”,只要有錢到手,就敢把宮外俊男也載入宮中,其事亦見於諸家筆記,也是太監們穢亂宮闈的特種行動。至於玉莖重生的太監,更能得到這般怨女的歡心,因為他比較能給予她們實際的需要。



  


慈禧認為人身體的上半部分是天,下半部分是地,地永遠不能蓋過天,所以洗澡時,上下身要分開洗,洗下身時要重新換一套用具――慈禧太后向來愛打扮,尤其對洗澡特別講究,夏天是每天洗一次,冬天則是2天到3天洗一次。 慈禧每次洗澡的時間並不固定,但大都選在晚飯過後一個小時左右。 每當慈禧太后要洗澡時,先由太監把澡盆、水、毛巾、香皂、香水等物品準備好,送到太后的寢宮門口,再由宮女把這些東西送進寢宮。




毛巾浸透撈出後擰得不很乾,用這種溼軟的毛巾,輕輕替太后擦去身上的肥皂,必須一遍又一遍直到擦得乾乾淨淨,身上沒有一點肥皂沫為止。 最後就是給太后塗香水,夏天多用耐冬花露水,秋冬則用玫瑰花露水,用量很大,用法也特別,使用時是將潔白的純絲綿撕成約巴掌大的塊,撒上香水,輕輕用綿片拍打身上,把香水拍均勻。 擦完香水後,四名宮女再用乾毛巾把太後上身的各個部位輕拂一遍,然後給太后穿上偏衫和睡衣。

  


太后認為上身是天,下身是地,地永遠不能蓋過天,所以洗下身時要重新換一套用具,洗法和洗上身差不多。 慈禧太后每洗一次澡要用去100條毛巾,因為毛巾從水裡撈出來後,她就不允許再放回到水裡,故用一次就要扔掉。以至她每洗完一次澡後,澡盆裡的水都是乾乾淨淨的,看不見半點汙垢。 由於要上早朝,慈禧太后每天凌晨4時到5時就要起床,起床後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泡手。 





不過,據清末太監信修明的回憶,慈禧太后40歲之後,頭髮就已脫落很多,僅存鬢邊和後腦的短髮,儼然一位禿老太太。   修飾時全靠用技巧去遮掩,即頭頂心用一束假青發,以紅膠粘住,兩邊再貼上發片,大兩板頭,這是一種滿式的宮妝。   因為頭上粘了假髮,所以太后平時行動都小心翼翼,生怕假髮會突然脫落下來。太后平時最忌諱掉頭髮,大有視頭髮如命的程度,所以李蓮英每次給她梳頭時,顯得格外小心,生怕梳掉一根頭髮。

  


萬一真有頭髮掉了下來,也得悄悄把掉下來的頭髮用手拈住,迅速收起來,絕對不能讓太后本人知道。梳完了頭之後,太後重新開始描眉畫鬢,敷粉擦紅。 她坐在鏡子面前對著自己前前後後、左左右右地反覆照著,橫挑鼻子豎挑眼,仔仔細細地挑毛病,直到完全滿意為止。 最後還要看看腳上穿的襪襪正不正,兩隻腳站平來左比右比,因為她的襪子是綾做的,中間有一條線,穿上後線縫要正對著鞋口才行。 

  



對此,太後備有一個專門放置修指甲工具的盒子,而所有修指甲工具都是從國外進口的。太后對每次修指甲時剪下來的指甲,都很細心地保存在一個專門的盒子裡,心情特別好的時候,會端出來打開欣賞,顯得分外珍惜。 可是好景不長,在八國聯軍進攻北京時,太后帶著光緒皇帝出逃西安的前夕,將滿手的指甲全部剪掉了。英國人巴克斯自稱睡了慈禧太后。



                       



更多正妹請點:美女天天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