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麗娜現年65歲,表面上是一個尋常的英國主婦,背後卻有個「女版泰山」的奇幻漂流故事。


 


原先的名字、生日和出生地,她已經全部不記得了。但改變她人生的那一天所發生的事情,她卻歷歷在目,並相信那就發生在1954年。


那天,四歲的她在哥倫比亞家中的菜園中玩耍,被一個陌生男子用哥羅芳迷暈。等醒來的時候,她發現自己孤身躺在森林裏。也許綁匪遇到了什麼事情,才把她遺棄在了森林裏。


一個四歲的小女孩,在森林裏漫無目的的走着,卻找不到出路。露宿一晚後,她被餓醒。只見四周圍了十多隻猴子。



                   


這是德國攝影師Julia Fullerton-Batten以她為原型創作的攝影作品



那些猴子逐一上來推她抓她,驚慌中她本能地縮成一團,沒有任何反抗。猴子們見她沒有威脅,就爬樹采果子吃起來。她抓了一把猴子掉落的類似香蕉的果子,塞進了嘴裏,這是她兩天來第一次吃東西。


那群猴子一共有三十多隻,竟然還挺友善的。不但讓她跟着覓食,還教她如何用石頭和樹枝拍碎果殼。猴子吃什麼,她也吃什麼。猴子不吃的她也不吃。


日子一天天過,逃出森林的希望越來越渺茫,她甚至學會了猴子叫,學會了猴子表達情緒的各種叫聲。


有一天她跟着猴子吃果子,卻不小心誤吃了毒果。長著白毛的猴子首領「爺爺猴」又拉又推到小溪邊,把她的頭浸入水裡。她以為「爺爺猴」要殺她,沒想到喝了幾口髒水以後,她把有毒的果子吐了出來,原來「爺爺猴」是在救她。



                   


這件事情以後,她被猴群正式接納了。她像猴子一樣手足並用行走,努力學習爬樹。第一次爬上30多米高樹頂的那次,她覺得自豪極了。


越長越大的她,膽子也大了起來,開始探索森林的各個角落。三年多以後,她第一次在森林邊緣見到了三間小屋,壯著膽子走進的時候,卻發現裏面的女人看到她只有恐懼,男人也憤怒地趕她走,更做出要割斷她喉嚨的手勢。


之後,又有好幾次,她在森林裏遇到捉猴子的獵人,每一次都讓她更討厭人類,一次眼看獵人拆散猴子母親,更憤怒的想殺人,從那刻起,她不再當人類是同類。


但終究按捺不住跟人類親近的慾望。一次看見一個女獵人跟一個拿着刀的男人同行,她又忍不住現身。那女獵人握住了她的手,這是她五年來首次跟人類有身體接觸,就這樣,稀里糊塗地跟着他們走出了森林。



                   



沒想到,那對獵人卻將她賣給了一個風月場所,狠狠地傷了她的心。


不過,這總算是她重返人類社會的契機,她適應的很辛苦。聽不懂人話、手足並用行走的她,搞不知道怎麼用廁所,也不知道如何打開門鎖。


不聽話的她,時常被打。七個月後,她逃了出去,流落街頭成了一個小偷。


那群猴子,成了她唯一的挂念。流浪三年以後,她終於遇到了好心人。因為經常看到她爬樹,一個叫歐塞的人把她帶回家收養。14歲時,還讓她自己改名叫瑪麗娜(Luz Marina)。Luz在西班牙文意即「光明」,「我喜歡經歷多年黑暗後重見光明的意思」。



                   



十年後,歐塞舉家移居英國。瑪麗娜在英國先後做過保姆和廚子,還在教會認識了丈夫查普曼,並與1979年結婚,先後生了兩個女兒。


結婚後,她才打開心扉,告訴丈夫自己流落森林的過往。不識字的她卻有無數刺激的森林故事講給女兒聽。在二女兒的懇求她,2013年她將自己的故事寫成書,命名為《沒有名字的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