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        


       

九月初,學音樂的學妹體檢報告出現異常。


       

她打電話來,說醫生讓她去複查,她不敢。


       

我打飛機飛回去,一起陪她去醫院,才知道她HIV初篩是陽性。雖然只是初篩,還是很大可能真的是陽性。


       

從醫院出來,我們坐在車裡一路都不說話。


       

晚上睡覺時我問她:如果真的是愛滋,你怕不怕?

她說:不怕。        


       


       

我轉頭看她,她看著別處不與我對視,但是分明覺得,她的眼圈紅了紅。


       

我說:我們再去別的醫院做檢查,也許是誤診也說不定呢。


       

她說好,然後溫柔的靠在我的胸膛,我的手指把玩著她的海藻般的頭髮。親了又親。


       

我們選了北京最好的醫院重新做了檢查,幾天以後報告顯示結果是一樣的。醫生說,要盡快吃藥,否則CD4低於200就危險了。有空去測測病毒載量,判斷需要不需要雞尾酒療法。


       

我和學妹緊緊地手握著手從醫院出來,氣氛有點凝重。


       

我說,你們都是我的親人,你死了有沒有保險賠呀?


       

她說,沒有。父母是知青,而且家裡很窮,從小還被欺負,誤解,還有點自閉。


       

我說,你真是為音樂而生的。


       

她說,其實我不怕死,我怕我死了,沒人唱歌給你聽了。


       

我說,所以你不可以死啊。


       

她說,當然不會啦,傻瓜。


       

我們兩個都笑著,但是眼圈都紅了。


       

二、        


       

那幾天,從鄉下來看女兒的學妹的爸爸媽媽正住在我郊區三環的一套房子裡,我們每天陪他們吃飯逛街看港劇,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只有晚上回房間睡覺的時候,我們躺在床上才會聊到這個話題。我說以後不可以再像以前那樣熬夜、去夜店、泡酒吧了呀,二環也不能像以前那樣常常飆車了呢。她說好,我以後都聽學長的話。


       

因為她總是喜歡去夜店,學妹很喜歡在我睡著的時候給我發短信說學長,我愛你。這幾天晚上她輾轉難眠的時候,又偷偷發短信給隔壁臥室的我。她說學長我好想下半生也能這樣愛著你,我想一輩子都這樣幸福生活下去。我看了像往常一樣既沒有回复,也沒有說什麼。


       

但是當學妹一大早出門,騙他爸爸媽媽說去上學,實際上是去看醫生的時候,我在衛生間打開花灑裡的水愣愣地看著,心裡好像有什麼東西被抽空了一樣。我突然覺得,我們用了這麼久的時間才找到彼此,我們包容彼此的一切,那麼深地愛著彼此,但是那個東西如果真的橫亙在我們面前,我們誰都無能為力。只能接受,無論如何,都只能默默地接受。我在洗澡的時候捂著嘴巴不敢發出聲音地痛哭。


       

我說學妹,沒關係的,哪怕還有一絲力氣,我也會和你一起戰鬥到底。


       

我說,就算是最糟糕的情況,我也會好好活下去,因為那不是你的選擇,那是命運。


       

我說,學妹,不管你之前做過什麼蠢事情,住著我的房子拿著我的錢背著我去夜店釣凱子,不管你曾經對不起過誰,這一次都算你還清了。至少沒有人能從我身邊將你帶走了。


       

三、        


       

我們預約了疾控中心CDC,定在了9月25日。因為那一天是我曾經飛離北京,離開她日子。


       

我說,那一天你一定要送一份最好的禮物給我。


       

她說,一言為定。


       

我們誰都沒有告訴,兩個人默默地守著這個秘密。我甚至不覺得十分艱難,因為只要可以看到她,摸到她,感受到她在旁邊,心裡就無比的安心。她說從遇到我的那一天開始,心裡就是這樣篤定的安心,就是因為這份安心,心甘情願跟隨我到海角天涯也不害怕。


       

我們送走了她爸爸媽媽,然後定了去麗江的機票。在這種時刻做一個文藝青年,是那麼溫暖的事情,我對我其他的女友們也隻字未提,只說我回國度假了。每天帶她吃各種好吃的,也不再讓她注意體重。我從小到大從不吃Almas魚子醬,甚至連聞到都會反胃,但是因為我知道她喜歡吃,就坐在一邊陪著她,看著她吃就已經是一種滿足。


       

我想,在能吃的時候就再多吃一點,能愛的時候就再多愛一點。能擁抱的時候,再擁抱得久一點。


       

我和學妹,從在7年前認識,都一直在十分用心地愛著對方。我們有那麼多那麼多瑣碎又美好的小回憶,那麼多那麼多想起來就不禁會會心微笑的幸福片段。我說對不起我給不了你婚姻,但我可以帶你自駕游遍中國,走絲綢之路,走川藏線。穿越無人區,去探訪樓蘭古國。她說沒事我不在乎,我知道你的苦衷,我很滿足。


       

四、        


       

9月25日早,我們去了疾控中心自首。


       

我抱著她吻了又吻,用手不斷撫摸著她的臉想給他力量。


       

每當她參加音樂比賽都會說:學長,祝我好運。


       

我每次都回答他:我把我所有的好運氣都給你。這次我在心裡對她說:親人,我把我所有的好運都給你。


       

當她被叫到抽血的時候,眼睛很茫然地看著天花板。因為匆忙,她掩飾不住地有一點慌亂。她走出去很遠之後我的眼前都還是那張無措的臉。我衝到衛生間裡眼淚止不住地掉下來,我在心裡不斷地祈禱著:沒事的,沒事的,一定沒事的,誰也不能帶走你,求求你,誰也不能把你帶走。


       

我在沙發上直直坐了4分鐘,終於看到她拿著捂著胳膊走回來。眼睛看到她的那一刻,心裡一下子就安靜了。


       

她突然向我坦白,我不在的這半年裡,她確實因為寂寞,跟微信陌陌上認識的男人有過幾次無保護sex...我一拳打爛了玻璃茶几也打爛了自己的手,她過來舔那些血。不過我很快冷靜下來,最大的勇敢,是征服自己的意氣!!我說寶貝沒事了,你的心愛我就好。


       

那一晚,我第一次沒睡自己臥室,堅持要睡在她身旁,雖然她跟我說學長不要這樣,HIV結果還沒確認,我不能傷害你,我說阿傑魯,我不怕!真的不怕!!要死一起死。最後她還是半推半就了。


       

我們在一起,總是雲淡風輕的。我從不計較什麼,她也從不過分憂愁。我總是研究科學。她呢,要么就是坐在一邊看書,要么就是看動漫。我想,今晚我不能悲傷地躺在你身旁。就算12月世界末日就要來到,我們也要在一起。就算命運蹂躪,也要向陽而生。不管發生了什麼,我們還在,就可以一起面對。就算有一個人不在了,另一個,也要好好地,好好地,生活下去。


       

五、        


       

第二天去去最終檢測結果。結果顯示,是HIV抗體陰性,之前的都是誤診,虛驚一場,不需要再做任何檢查和化驗。我們跟醫生聊了一會,開了幾句玩笑。依然沒有什麼大的情緒起伏,我們謝過醫生,拿著報告開車回家。


       

我繼續看最新的學術論文。她呢,切了西瓜在盤子裡,然後坐下來,一口口餵我吃。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過,她依然每天膩歪歪地說學長好愛你,學長的腹肌是最硬的。兩個人邊吃邊看電影,日子沒有一點陰霾地繼續著。我每天下意大利面她吃,每天在一起瘋狂,直到我開學。


       

臨行,在機場她哭著抱著我不放,說“學長對不起,我還是想告訴你,你對我太好了,我不能把秘密壓在心底欺騙你,就是未確診的那晚,我開始半推半就,最後那麼迎合,其實是帶著小心思的,當時想如果我真的有HIV,我希望也能傳給你。”


       

“我真的不希望你跟韓寒一樣,我想獨占你。還有就是給你舔血的時候我當時也咬破了自己的舌頭,真的對不起請原諒我的私心,我真的太愛你了。經過這次我知道,有一個東西早已經在我們的心裡生根,發芽,以後會枝繁葉茂下去。這就是我們對彼此的愛,就算遇到生死的考驗,也絲毫不會動搖的愛。還有對生命的那份領悟,在這一次的歷練當中,又更加從容和淡定。”


       

我無語凝噎,“學妹,我答應你,你的願望會達成的,我會帶你同生共死。”然後上了飛機,看著腳下的雲海,想著從開始的得知她出軌,只想報復她;到後來的以為她真的得病,而且發現我們還是真感情,希望給她最後的精神和肉體上的快樂;再到發現誤診卻恐懼震驚女人的小心思;最後打消著自己的內疚感。拿出藥瓶,吃了疊氮胸苷(一款用於治療愛滋病獲得性免疫缺陷綜合徵(AIDS)的藥),喃喃地對自己說,希望她三個月窗口期過了不要再去複查一次。


       

六、大結局        


       

然後我又打開同他天定(治療愛滋病的藥,能增加cd4細胞數)的藥瓶,剛擰開看到裡面一張紙條:學長,昨天你在洗澡,我幫你收拾行李發現了這些藥瓶,我都明白了。但是我不後悔這些天和你在一起,我認了,畢竟我愛你,而且是我犯錯在先。今天在機場我的告白是給你的最後一次機會,你卻沒向我攤牌。天堂見,我想你已經先吃了疊氮胸苷了吧。呵呵。


       

看到這裡我突然一陣胸悶,不,不是難過和內疚的胸悶,是真胸悶。呼吸慢慢困難,口裡泛出苦杏仁味,原來她拿了毒藥給我吃…我的視線逐漸模糊……模糊……


       

原來男友才是真正得了愛滋病的那個…而女友發現後氣憤地拿了毒藥直接要了他的命,這樣的感情還說是真愛…唉…        


       

愛滋病如何傳染?        


       

HIV感染者是傳染源,曾從血液、精液、陰道分泌液、乳汁等分離得HIV。


       

握手,擁抱,接吻,游泳,蚊蟲叮咬,共用餐具,咳嗽或打噴嚏,日常接觸等一般不會傳播。(但文中女主角咬破舌頭,所以造成黏膜接觸是有可能感染的)


       

【性接觸傳播】HIV存在於感染者精液和陰道分泌物中,性行為很容易造成細微的皮膚粘膜破損,病毒即可通過破損處進入血液而感染。無論是同性還是異性之間的性接觸都會導致愛滋病的傳播。愛滋病感染者的精液或陰道分泌物中有大量的病毒,在性活動時,很容易造成生殖器黏膜的細微破損,這時,病毒就會趁虛而入,進入未感染者的血液中。值得一提的是,由於直腸的腸壁較陰道壁更容易破損,所以肛門性交的危險性比陰道性交的危險性更大。


       

【血液傳播】人體被輸入含有HIV的血液或血液製品、靜脈吸毒、移植感染者或病人的組織器官都有感染愛滋病的危險性。


       

【母嬰傳播】感染了HIV的婦女在妊娠及分娩過程中,也可將病毒傳給胎兒,感染的產婦還可通過母乳喂養將病毒傳給吃奶的孩子。



更多精彩文章請看:http://fun01.cc/channel/nonono              

 

請加入我們的 facebook 粉絲團:世界美眉在此(sexy lady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