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位善良慈愛母親的心聲:        

兒子,今天你又裝作若無其事地暗示媽媽,說市中心的房價又在飆升,如果再不行動,或許以後你和女友連一間棲息的小屋都沒有。我淡淡地看你一眼,終於沒有像你希望的那樣,說出“媽媽給你們買”這樣的話來。而你,也在尷尬的沉默里,隨即氣嘟嘟地放下碗筷,甩門出去。我從窗戶里看著你遠去的背影,瘦削,懶散,有一點任性,你還是賴在父母懷里,始終不肯獨立。


       

  可是,親愛的兒子,你已經25歲了,有一份穩定的工作,有一個需要嗬護的女友,還有兩位日益老去、需要你照顧的父母,難道這些還不足以讓你成熟、讓你徹底地離開父母的羽翼、放下啃老的惰性、獨自去承擔一個成人應該承擔的責任嗎?


       

  記得從很小的時候,你就習慣有事找媽媽。你總是說:“媽媽,我的衣服髒了,你幫我洗洗。”“媽媽,明天我們去郊遊,你幫我收拾好要帶的行李。”“媽媽,女友想吃老醋茄子,記得下班後給她做。”


       

  一直以來,我也習慣了聽你這樣吩咐,總以為,對你的每一點好,你自會記得,且在將來我們老去時,可以得到你同樣細心的嗬護和照料。而我和你的父親,也節省下每一分錢,為你在銀行開立了單獨的賬戶,隻為某一天,你擁有了自己小家的時候,能取出那些錢來,給你一份切實的幫助。


       

  可是如今,我卻發現,這樣犧牲自己、全力為你的方式,並沒有培養出我們想要的那個懂得珍惜的孩子,卻反而造就了一個羽翼退化、意志嚴重消磨的社會棄兒。我們越是愛你、縱容你對父母無休止的依賴和索取,你心底里的自私和懶惰就越是無休止地滋長……


       

  你5歲那年,要媽媽幫你整理滿地的玩具;10歲的時候,看見同學腳上氣派的皮鞋,你就哭鬧著讓我也去買;15歲時,你寫情書給班里的女孩子,說:“我媽媽認識很多人,誰要是欺負你,盡管告訴我”;20歲那年,你讀大學,每次打電話來總是抱怨,說食堂的飯菜如何糟糕。


       

  如今,你每天回家來蹭飯,還時常帶女友回來居住,我一邊工作,一邊還要為你們的一日三餐奔波勞累。這番忙碌,讓我連一絲的微笑也無法擠出。
  
  我終於承認,25年來,我對你無節製的寵愛,是一個多麼大的錯誤。        

          

  親愛的孩子,我不得不殘忍地告訴你,今天之前你的生活與我息息相關,而你今後的道路,我將不再過問。


       

  也請你,像那些自立自強的人一樣,從父母的身邊搬走,用自己的薪水租房去住。我會給你鼓勵和勇氣,可是我不會再給你金錢上的幫助。


       

  孩子,媽媽很抱歉,不該這樣愛你。而你,也應該對你的所作所為感到愧疚。那麼,就讓我們彼此原諒,重新開始吧。




       

  母愛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我相信,媽媽愛孩子在這個世界上是數一數二的。從孩子上幼兒園、上小學、上中學、上大學,到找工作、結婚、生孩子,媽媽無時無刻不在操心–即使為孩子把心操碎了,她們也毫無怨言。


       

  沙拉原來也是這樣。她是出生在上海的猶太人後裔,育有兩子一女。後來,沙拉離婚了,帶著三個孩子移居以色列。初到以色列時,沙拉靠賣春卷來維持全家的生活。


       

  那時的沙拉還是習慣地按照中國式媽媽的思路來想問題:再苦也不能苦孩子。於是,她每天送孩子們去讀書,然後自己開始做春卷、賣春卷。當孩子們回家後,她又一個人忙著做飯,孩子們則圍在暖洋洋的火爐旁等著媽媽把飯菜端上桌……她對孩子唯一的要求是:隻有能考上大學就行。


       

  這樣的情形維持了一段時間,終於有一位鄰居大嬸看不慣了。有一天,她過來對沙拉的大兒子說:“你已經是大孩子了,應該學會幫助你的母親,而不是看著你母親忙碌,自己就像廢物一樣。”然後這位大嬸又不滿地對沙拉喊道:“別以為生了孩子你就是母親,自己想怎麼溺愛就怎麼溺愛。你這樣不是在愛孩子,而是在害孩子!”


       

  沙拉後來發現,在以色列家庭里,孩子無一例外都要參與家務勞動,而且越是富裕家庭的孩子越是被父母推出家門體驗艱苦生活。於是,沙拉誠懇地接受了這位鄰居大嬸的意見。


       

  為了培養孩子的生存技能,她以有償的方式讓孩子們幫忙賣春卷,賣掉一個春卷可以提成20%,而孩子們正是在賣春卷的過程中學會了和陌生人打交道。沙拉還畫了一張值日表,掛在家里的牆上,值日表上規定了誰哪天洗衣服、做飯、打掃房間。經過“家庭會議”,大家一致決定設立“值班家長”,並且規定了“值班家長”的任務。


  沙拉的大兒子擔任“值班家長”的第一天,一大早就拖好了地板,並就近買來了面包當早餐,還宣布當天的晚餐是炒白菜和煲一個湯。因為三個孩子輪流值日,所以每周日的早晨,沙拉都可以睡個懶覺,而當天負責值日的孩子會到冰箱里取出酸奶、面包,再煎個雞蛋,然後把早餐擺好。


       

  寵愛孩子人人都會,甚至連母雞也會,可是,學會這樣“狠心”地去愛孩子,就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了。如今,沙拉的兩個兒子都成了成功的鑽石經銷商。


       

  沙拉在她寫的一本書里這樣總結猶太媽媽教育孩子的秘訣:

“心軟是害,狠心是愛。誰溺愛孩子,誰總有一天會為孩子包紮傷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