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賭王女兒『』何超盈『』 非一般的千金生活!

何超盈 非一般的千金生活


       

年輕,貌美,但凡見到這位女孩,人們都能輕而易舉的在她身上總結出這兩個關鍵詞,這已經讓很多人艷羨了,更何況,她還有著另一個關鍵詞——「賭王」千金。她就是何超盈。近期,網易娛樂獲邀獨家跟拍了何超盈,在我們的鏡頭裡,她首次向公眾展現自己非一般的千金生活,而在鏡頭之外,何超盈也有著女強人的一面,她不僅是深圳政協年紀最小的政協委員,還要在商界大展宏圖——她開始接手父母的事業,任三家公司的業務總監或項目總監。(圖/哨兵 文/Winnie 責編/王詩姍)


       

定居在香港的何超盈,現在忙於協助媽媽(四太梁安琪)的酒店業務和在澳門開設拍賣所的項目。拍攝當天,她要從香港前往澳門的辦公室上班。在出發前往澳門前,我們相約在港澳碼頭的澳門賽馬會會所等候。為了以最佳一面示人,超盈更出動了「私人珍藏」的珠寶首飾,她坦言自己大部分的珠寶皆是由爸爸(賭王何鴻燊)所送:「爸爸看珠寶的眼光很獨到,差不多每逢生日、聖誕他也會送首飾給我,因為他自己也收藏了很多。」她又透露自己最喜歡彩鑽和珍珠,不過由於珍珠首飾的款式往往較成熟,彩鑽更適合自己的年齡。


       

跟很多貴婦們一樣,何超盈也有養寵物的愛好。她飼養了兩隻可愛的白色松鼠狗Mush Mush和Lovey,外型一大一小,身型較小的Lovey是tea cup(茶杯)松鼠狗,兩位「小公主」現在已經三歲大。何超盈坦言:「不論我工作有多忙碌,每天我也會堅持帶它們散步,因為養寵物一定要付給它們時間和愛心關懷,要是負不了給愛心的責任,還是不要養了。」


       

何超盈平日最愛在個人社交網站上分享與愛犬們的點滴,不時也會上載與愛犬們的生活照。她坦言享受為兩隻愛犬打扮,更試過特意讓愛犬背著跟自己同款的包包,打扮成「母女裝」出巡,閒時也愛為它們購買不同的小裙子,把它們變成美美的「小公主」,而「小公主」都有專屬自己的床和玩具,有一個專屬自己的「私人空間」。出門前,兩隻小狗親昵地纏著她不放,讓她很捨不得。


       

跟寵物親昵一番後,何超盈便立即趕往澳門。跟一般人不同,何超盈選擇乘坐直升機從香港前往澳門。完成了海關的出境手續,來到直升機的候機室等候上機的何超盈,坦言自己還沒有吃早飯,於是在候機室吃了一點蛋糕。她說:「航班都是會準時起飛的,所以一定不能遲到,即使你購買了機票,如果遲到了也不可能上飛機,因為航班是不會等你的,平常要提前到候機室等候,當有指示時就立刻到外面去上機。」


       

其實來往香港和澳門,一般人都是走水路,乘坐噴射飛船。噴射飛船費用大概為兩百港元以內,而乘坐直升機則需要四千三百港元,兩者相差數十倍的價錢。然而何超盈則認為時間比金錢更重要,因為坐船的船程需要一個小時,而坐直升機則只需要十五分鐘。


       

乘坐直升機的客人還會預先得到一對隔音耳塞,因為飛行期間直升機的螺旋漿會發出巨大的噪音。如果第一次乘坐直升機的乘客不戴耳塞,離開直升機後大約會耳鳴十多分鐘,並會有一點點頭暈。不過經常乘坐直升機來往港澳的何超盈卻沒有使用耳塞,「都已經習慣了,不戴也沒大礙。」


       

何超盈透露自己選擇乘坐直升機與否,視乎每天的工作行程:「直升機是快一點,但也不一定常常坐,因為也不一定有航班啊!我也試過在船上開會,不會浪費一小時。如果沒有特別的事,我也可以在船上閉目養神一小時,忙裡偷閒。」其實澳門新港澳客運碼頭以及其中的直升機機場全屬於父親何鴻燊的資產,對於是否可因此任意乘坐直升機到處去玩?何超盈坦言:「我也要自己給錢啊!如果是因公事,便公費,由媽媽出錢,否則便要自己付錢。」


       

「奢侈」在每個人心中的定義都不一樣,那麼對於超盈來說,她眼中的 「奢侈」又是什麼?她想了很久,卻說如果可以享受一個悠閒假期,到國外享受純粹旅行的樂趣,已是一種「奢侈」:「可以到國外去旅行,可以常常到世界各地四處飛對我來說可算是一種奢侈。舉例我為了看一個展覽,要飛十多個小時的飛機其實是一種奢侈。又好像我早前參加了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Leonardo DiCaprio) 的慈善晚宴,那次我要從香港坐機去法國巴黎,之後在法國轉機去LEEZ,之後再坐直升機到了ST TROPEZ,最後再坐車才到達場地,那一次很多明星如史泰龍、 奧蘭多·布魯姆(Orlando Bloom) 、還有很多成功的企業家也有去。雖然我花了很多交通時間,但可以看到國際盛事,跟萊昂納多他們一起用餐,也算是值得的。」下機後的她仍步履輕盈。


       

抵達澳門後,何超盈由司機接送前往辦公室上班。現在何超盈協助母親梁安琪管理酒店及在澳門開拍賣所項目,本是在香港大學修讀藝術的她,早前更到瑞士修畢MBA(工商管理碩士)裝備自己,本身熱愛藝術畫畫的她更跨界涉足建築範疇:「現在我對建築也有濃厚的興趣,很幸運可在自己公司工作,可以一對一請教專業人士,好像問圖則師如何劃圖、視察地盤、開會,慢慢由基層到管理層做上去,一邊做一邊學,雖然我沒讀過建築,但細微的事也會參與。」


       

除了修完MBA(工商管理碩士)課程,何超盈更考獲特許金融策劃師(AICFC)執照,甚至有香港地產營業員牌照。對於為何會要去考這麼多的牌照,她坦言:「我覺得永遠要不斷增值自己,不可以靠別人。當初開始做地產要由淺入深,由稅務條例到不同的條例都要懂,很多事都要認識,雖然我不一定要很專業,但基本的一定要認識。」另外她又獲保利頒發新銳收藏家獎,曾在保利實習鑑證珠寶和古董的她坦言這獎座對其意義重大:「這是對我藝術收藏方面一個挺大的肯定,也令我會在這方面更努力。」而她也把金融策劃師(AICFC)執照和「新銳收藏家」獎座珍而重之地放在辦公室的柜子上。


       

在辦公室的牆上,還掛了一幅何超盈與父親共舞的油畫,原來這是她三年前親自畫給父親的生日禮物。何超盈坦言父親教會了她不少人生的道理,自己更不時會向父親傾訴心事,而畫畫的天分更是來自爸爸:「爸爸畫水彩小鳥是最棒的,記得小時候我們到外國旅行,到了陶瓷店製作紀念品,那時可以在碟子上畫畫再拿去燒制,爸爸即席揮毫在碟上畫小鳥,真的畫得很生動呢。」超盈透露小學時期,爸爸都會到學校出席家長會:「記得有老師希望可見到爸爸,更跟我說若爸爸真的出席家長會, 一定會在他面前美言我。」何超盈還是第一位跟賭王父親在同一所大學畢業的孩子:「哥哥姐姐們都是在外國讀大學,我是第一位跟爸爸同校畢業的子女,也是惟一獲爸爸出席大學畢業禮的子女,真的很感動,當天爸爸也很緊張,他更跟校長和不少校友們聚舊呢。」


       

在超盈的辦公室桌上,放置了兩幅小時候與父母的合照,一幅是她兩歲大時,第一次與媽媽梁安琪到迪斯尼遊玩的情景:「其實已沒什麼印象,但我是從小就喜歡迪斯尼、卡通片和公主。」而與父親的合照則攝於農歷新年期間:「已不太記得是幾歲大時拍的了,但我們家一向是很重視新年,每逢新年也會去旅行或是隆重地慶祝,記得每一年的新年都過得很開心,反而我們家不會特別的慶祝聖誕節呢。」


       

談及在一眾公仔中,最別具意義的,原來就是由父親所贈送的芭比娃娃:「有一年生日,記得好像是十歲那一年,爸爸找人根據我的相片,訂造了跟我一模一樣的芭比娃娃,我真的很珍惜這一份別具心意的生日禮物。」雖然往後每年生日賭王也會贈送不同的珠寶首飾,但對於超盈來說卻沒有一套是她的最愛:「因為爸爸所送的每一份禮物我也愛,每一樣對我來說也有特別的意義,它們可讓我回想起當時爸爸送我禮物一刻的難忘情景。」


       

童心未泯的超盈在辦公室放置了一隻熊公仔,仍是少女心的她坦言最愛收藏公仔:「家中房間也擺放了很多不同的公仔,我是女孩,自然愛收藏一些粉紅色,又或是很夢幻、童真的收藏品。我也很喜歡時尚的東西,這一隻熊仔就是與chanel品牌cross over(結合),是非賣品來的,是在一次活動中品牌送給我的,我覺得挺特別的。」


       

結束了辦公室的工作後,超盈便前往旗下麗景灣酒店的餐廳午膳,這所酒店的翻新工作是超盈負責的項目之一。午膳時,超盈只簡單地吃了一碗拉麵和一杯汽水。談及平日午膳的情況,她表示:「如果工作太忙時,可能會在辦公室吃兩口外賣便當就是一餐了,也有時候需要利用午膳的時間跟客戶吃飯見面。如果時間比較充裕一點,就可能跟同事一起外出吃飯,也可能利用這段時間和朋友吃飯聚聚,雖然現代人流行以電話或網上軟體溝通,但我主張要面對面溝通,感覺是大不同的。」


       

「民以吃為天」,那麼工余時間超盈對吃的要求又是如何?她說:「我最喜歡吃中國菜還有日本壽司,中國菜式變化多端,而且還細分了粵菜 、川菜 、閩菜等等,怎麼吃也不會覺得悶。」熱愛拍照的超盈坦言也愛光顧主題餐廳:「如果跟朋友吃飯,我覺得環境也很重要,我很愛跟朋友們一起光顧主題餐廳,因為可以拍很多很美的照片呢。」對於是否限於貴价的高級餐廳,她表示:「一定不是 ,我喜歡四處找好東西吃,什麼餐廳也會試,媽媽也有開茶餐廳,我也常常到茶餐廳用餐呢,晚上如要吃夜宵時,也愛到茶餐廳去的。」


       

香港酒吧林立,夜生活聞名於世,不少年青人都愛到酒吧消遣,問超盈是否也愛到酒吧聚會?她表示:「這是現今社會的潮流,我也會到酒吧見朋友,覺得這是適當的消遣,以前的年代大家可能流行去打保齡球,現在的年代去酒吧就是聽聽歌,大家放工時也晚了,跟朋友吃飯後,有時也會去酒吧喝一杯,否則也沒有時間見朋友。」


       

「因為我平常也要飛來飛去,在香港的時間也不多,只是媒體愛用「夜蒲」這字眼,令喝酒消遣好像變得很負面。」超盈更透露自己現在也有負責「香港蘭桂芳」一間精品酒店的項目。」


       

何超盈現在主要為麗晶灣酒店的翻新工作忙碌,不時要到酒店視察環境。她表示:「麗景灣酒店是有三十年歷史的葡式酒店,希望我可以給這個老牌酒店帶來一些年輕和藝術的元素。我自己很喜歡藝術,喜歡畫油畫。但媽媽覺得我不應該只想當一個畫家,她知道我既然喜歡藝術畫畫,就建議我把專長放到工作上,把藝術元素放在酒店生意,樣會發揮得更好。」


       

超盈透露酒店將不定時舉行畫展,更會有藝術坊讓本地的藝術青年有一個展示和推銷自己的機會。在1月份,超盈將會跟保利合作,在酒店做一個拍賣會,同時會進行一場酒店博覽會(hotel art fair),「就是邀請一些年青的藝術家,給他們一人一間酒店房間,在房間裡面做自己的作品陳設。所有人都可以進去參觀,最後會以比賽形式做評選,而且會有一個助學金作獎勵。我覺得很多喜歡藝術的年青人比較難有機會去發展,我希望可以讓人認識他們,我們也製造一個平台讓他們認識更多的收藏家,給他們機會發展。」


       

談起拍賣會,超盈就透露自己曾在保利當實習生,學習鑑定珠寶和古董:「他們會一對一對教我, 在每一場拍賣前學如何鑑定珠寶,真是拿一個放大鏡去學如何看。也會研究一下古董,不過主要也是研究油畫和水墨畫。在上一場拍賣,我更當接線生親自接聽電話,從低做起。另外也要學習印圖錄,如何籌備一個拍賣會,因為真的有很多東西要預備,如會場到燈光,不同的珠寶要打不同的燈光,不同的畫要有如何不同的擺設方法來吸引更多的人去看。例如把新銳的藝術家都集中放在一起,而且不能放得太擠,否則看的人會很有壓迫感。」


       

澳門面積只有二十多平方公里,是世界地方面積最小卻擁有最多五星級酒店的地方,面對不斷新建立的豪華酒店,超盈又如何讓自己旗下的酒店在競爭激烈的市場中脫穎而出?她坦言:「我認為每一間酒店必須有一個鮮明的定位,好像現在身處的這間酒店麗晶灣,我會將她打造成藝術酒店,酒店有一個非常優雅的泳池和網球場,可以讓客人欣賞藝術品之餘,享受一個悠閒的假期。所以我們酒店的目標客人跟其他酒店不一樣。我相信現在有很多喜歡文化藝術的年青旅客,我們酒店就是吸引這一群的遊客。」


       

喜愛時裝的超盈緊貼潮流,她身穿的及地刺繡長袍,原來是Moiselle品牌在9月份舉行的時裝秀中模特兒走天橋的展品:「是我好朋友設計的,因為是展品,所以只有一件,如果其他人要購買的話,他們也只好再訂製了。」何家在澳門經營多間酒店,超盈在麗景灣酒店完成了拍攝工作後,便來到媽媽梁安琪所擁有的聖地牙哥古堡酒店。這間酒店歷史悠久,前身是聖地牙哥炮台堡壘,於1629年由當時的澳葡政府修建而成,是澳門昔日的軍事防衛系統之一,而超盈身後的噴水池更是由以前軍人用來洗衣服的水池改建而成。


       

銳意在商界發展的超盈早前更踏足政界成為深圳政協,她也是年紀最小的政協。作為澳門代表的她可參與「一帶一路」建設方案,早前她就親自寫提案:「每一年會開幾次的會議,可以提議一下自己的提案,如果有好的意見被用得到的話,就可以幫到大家。但寫提案前一定要做功課,不可以亂寫,要知道國內的新聞和政綱,澳門的政綱也要留意,現在我也是在慢慢學習。」


       

何家致力慈善,四太梁安琪是香港慈善機構保良局的上任主席,賭王何鴻燊和四太梁安琪多年來熱心公益。受到父母的薰陶,超盈也致力於慈善工作,為「澳門社會服務中心」副理事的她,這天就來到了「澳門特殊奧運會」探訪弱智人士。


       

剛巧當天中心舉行聯歡會,超盈與大家一起製作小手工,玩遊戲。近幾年以來,超盈不時都會來中心探訪,她坦言做慈善需要身體力行。


       

「做慈善活動不單是只可以捐錢或為機構籌錢,不是只可漂漂亮亮地出席慈善晚宴,也不能忽略一些小的機構。可以近距離探訪有需要人士也是很有意義,這裡的義工真的很好,他們都很熱心幫忙。」


       

因為經常到訪,超盈一現身便大受歡迎,不少會員更喚她為「姐姐」。超盈坦言:「中心定時也會舉行運動會『弱健共融競技活動』 ,我也曾親自下場比賽,跟會員,會員的家長和義工們一起參賽。」


       

對於為何會如此熱心於慈善工作,超盈坦言:「不是人人可以make a difference(帶來不同),不是人人有影響力或渠道去幫人,既然我與生俱來有這advantage(優勢),為何不好好利用?與其由小開始就被人追訪,不可能選擇過一個正常人的生活,不如就用我的影響力,讓更多的人關注弱勢社群。」


       

超盈探訪完畢後便上車前往觀看畫展,途中她突然提出要求脫下高跟鞋,換上拖鞋。原來她兩周前意外扭傷左腳:「早前我在家裡玩電動平衡車,誰知一個不小心卻摔到了,左腳意外扭傷。我已經看過醫生,當時醫生在我左腳腳面的位置打了針,真是痛死了,現在也有吃消炎藥。其實今天穿高跟鞋的時候也有點隱隱作痛呢。」她還告訴我們一個小秘密:「大家平常在慈善晚宴上看到名媛會穿上很漂亮的高跟鞋,其實進入場內後,如果太累了,大家都會偷偷脫下高跟鞋。」


       

喜愛藝術的超盈除了自己會作畫外,她也喜歡到不同的地方觀看畫展:「有時為了看畫展,是真的會特意坐十多小時的飛機到國外的。」超盈透露自己喜愛收藏畫作,她表示:「我買畫有兩個心態,第一個是投資用途,可以考考自己的眼光,而第二個則是興趣。」她又透露自己曾買過最貴的畫作就是一幅吳貫中的作品,價值逾千萬元。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46467308349-1'); });

除了大師級的作品,超盈也曾在普通的市場上買到「心頭好」:「我在英國逛市場時也曾買到喜歡的畫作,買畫不是單看價錢或名氣,因為每一時期的藝術家也會進步、也會成熟。」問到最喜歡的畫家是誰,她表示:「我欣賞的中國水墨畫家有吳冠中、曾梵志老師,我也認識曾老師本人,很欣賞他,另外較新派的畫家也喜歡歐陽春。」


       

賭王何鴻燊也喜愛收藏古董珍品,超盈就透露澳門新葡京酒店大堂中的超巨型鑽石、象牙雕塑等擺設就是屬於爸爸的私人珍藏。談及當中最特別的收藏品,超盈表示:「圓明園馬首銅像可算是當中最特別的,因為當時爸爸是買回來再捐贈給國家的,那時的成交價逾六千九百萬港元,創下了中國清代雕像之世界最高拍賣紀錄。」


       

身為名人之後,超盈所到之處都難免會引起大眾目光,她笑言早已習慣:「在香港逛街的時候,有時候都會被大家投以注目禮,但都已經習以為常,我依舊會到一些小店去購物。我買衣服不一定只局限大牌子,有時也很愛在香港或澳門的小店裡逛逛。當然在國外時會更自在一些,所以我很喜歡日本的地下街,那兒有很多小店。」在香港或澳門逛街時,超盈的身旁都會有保鏢保護:「是父母安排的,基於安全考慮。我也順著父母的意思,也不會感到不自在,因為早已習慣,即便身旁沒保鏢看著,大家也會留意我呢。」


       

在不同的衣飾中,問到超盈最願意花錢在哪一項上,她坦言:「應該是鞋和包包吧!這兩項的質量最重要,因為如果手袋的質量不好、重量太大,拿著也會感到辛苦,而鞋則更重要,因為會影響腳的健康呢。」在拍攝當天,超盈的手袋是大家趨之若鶩的愛馬仕包包,她坦言這是她最喜歡的品牌之一。她更透露:「每人在每年最多只可以購四個愛馬仕的包包,購買時都需要出示自己的證件護照呢。」


       

googletag.cmd.push(function() { googletag.display('div-gpt-ad-1446467308349-0'); });

外表文靜的超盈原來也有好動一面,騎馬就是她喜愛的運動之一:「在中學時期已接觸騎馬這項運動,雖然不是常常有時間去騎馬,但有朋友在香港也有養馬,所以有時候也會和朋友一起去騎馬呢。」拍攝當晚,超盈就換好了騎馬的裝束抵達澳門賽馬會,該會所現時由賭王何鴻燊旗下集團所擁有,而賭王也是該會的主席,超盈坦言爸爸在香港和澳門也有養「爆冷」、「爆料」、「爆燈」等馬匹。


       

當晚澳門賽馬會預備了一隻儀仗馬來給超盈策騎,因為賽馬會中大多數都是賽馬,但是賽馬的性格比較野性,有一定的危險性,並不適合讓騎師以外的非專業人士來騎。馬是一種敏感的動物,很容易受到驚嚇,在拍攝當晚,可能由於現場燈光和拍攝儀器所發出的聲音關係,儀仗馬表現不太安靜,不時搖頭及發出聲響,最後會所為了超盈的安全,還是不讓超盈策騎,超盈坦言:「以前我騎的馬匹都很乖很安靜,今天的馬的確表現不太乖巧呢。」


       

雖然超盈大有條件可以購買任何的名牌服飾,但她坦言:「穿衣最重要是看搭配,不一定是要名牌才好看,有時我會把貴的和便宜的服飾混一起穿,品味才是重點,不應只看價錢和牌子。「在過去的歐洲時裝周,超盈收穫不少,但她強調:「我買衣服是買得很精的,不會隨便買很多,而且買回來也會不時重複穿著,不會說一年後便再不穿,不會這樣浪費,而且衣服有時也會跟妹妹共享呢。」


       

在完成了一整天的拍攝後,超盈便要從澳門回到香港,本來是坐直升機飛抵澳門的超盈,由於晚上時間直升機的航班班次不多,剛好錯過了從澳門飛往香港的航班,需要多等一個小時才有另一航班,如果坐船回港的話跟坐直升機抵港的時間差不多,權衡過之後,超盈便決定坐船回港,這位「千金小姐」果然不會胡亂花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