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民政局婚姻登記大廳里,一對中年男女準備辦理離婚手續。男人填好表格簽下自己的名字後,默默地把這張紙遞給女人。女人默不作聲接過紙,狠狠剜了男人一眼,然後出人意料地把登記表狠狠撕成碎片。男人大驚:“咱們不是說好了嗎,你這是干什麼?”


       

女人一聲冷笑說:“你還欠我7萬元。你把賬還了,咱們就離婚。”男人頹喪地離開,沒說一句話。


       


       


       

本來什麼都協議好了,就差一紙離婚證,沒想到女人事到臨頭變了卦。男人什麼都不要,房子留給女人,淨身出戶,隻要女人同意離婚就行。但最後關頭她還是反悔了,竟然讓他還他欠她的賬!


       

回到家,女人拿出紙和筆要他打一張欠條給她,男人沒有爭辯,憋著一肚子火打了一張欠條扔給女人,咬著牙說:“我會還欠你的錢!”


       

女人不動聲色說:“我等著你,還了賬咱們就離婚。房子是你自願不要的,我不管。你欠別人的錢我也不管,但你欠我的錢少還一分都不行。不過我告訴你,欠別人的錢不還,即使是死你也不能安心。”


       


       

男人羞愧難當,在心里罵了女人千百遍:天下最毒女人心,真沒說錯啊!


       

男人本不是個庸長之輩,辭去一家大公司的工作,自己籌辦一個小五金廠。錢就是在那時候借的,不僅是自己女人的,更多是借親戚朋友的。他有頭腦能吃苦,小廠子起步快發展順利,很快就積累了200多萬元資產。但就在他準備逐一還清大家的欠賬時,一場意外事故讓他的廠子化為灰燼。收拾家底,除了當初妻子給的7萬元,還欠下40多萬元的賬。


       

再從零開始,他實在沒有勇氣,打不起精神了。何況還不是干干淨淨從零開始,還有一屁股的賬。於是他就決定逃避,決定一走了之,流浪天涯海角,此一去生死兩茫茫,他不想拖累妻子,所以才纏著她離婚。


       


       


       

男人性格要強,決定暫時不走了。欠債還錢,多虧這可惡的女人提醒,不能因此落下罵名。


       

這時一個朋友找到他,主動借給他10萬元錢。朋友說:“我再次借給你錢不是朋友情分,而是為了讓你翻本。你是個要臉面的人,別讓我失望。”


       

他用這10萬元在商場里租了個攤位,兢兢業業做起生意來,起早貪黑吃盡千辛萬苦,錢很快就又在他的兜里聚集起來。這期間那位借給他錢的朋友,不定時過來看望和妻子分居獨處的他,帶些吃的用的給他,這讓他很感動。


       


       


       

兩年後,他不但擴大了生意,身上還有了餘錢,於是決定一筆筆償還欠賬。這次他決定先不還自己女人的錢,等大家的錢都還完後,再還她的,然後離婚,以後清清靜靜做生意。


       

他先找那些欠額比較少的人,三千五千的還。讓他沒想到的是,對方一臉驚訝說,不是還過了嗎,怎麼又還第二遍?他問,誰還的,人家說,你老婆。


       

第二家第三家都這樣說,全部都這樣說。最後又找到那位又借給他錢的朋友,朋友笑了,對他說:“那10萬元本是你老婆給的,讓我轉一下手借給你。還有,那些吃的用的,也都是你老婆買了要我代送給你的。”


       

他驚詫不已:她從哪里弄來這幾十萬塊錢?他心里大為震動,沒想到他心里一直恨的這個女人,是在用這種方法挽救他!


       


       


       

他恨不得一步躥回家,跪在她面前謝罪。及至真的和她對面坐了,他的第一句話卻是,你是從哪里弄的這麼多錢?女人說,把房子賣了,新房主好心,讓我繼續租用。他責備她,怎麼能把房子賣了啊!她淡淡地說,房子賣了還可以買,人沒了就什麼都沒了。


       

他衝動起來,把女人抱在懷里緊緊地摟著。女人點著他的鼻子說,記得還欠我7萬元,欠條我還放著呢。然後才開始抹著眼淚數落他,不就幾十萬塊錢嗎,幾百萬又能怎樣,你就值這麼一點點?你,還是個男人嗎?


       


       


       

他羞愧萬分,把頭埋在她胸前,像個不懂事的孩子在聽大人教訓。


       

看完了故事,你知道什麼是老婆了嗎?        


       

老婆,就是那個為了省錢幫你買一份中意的禮物,卻宣稱自己是在節食的“傻瓜女人” 。


       

老婆,就是那個為了愛你,而放棄整片森林,一心想陪在你身邊和你慢慢變老的“庸俗女人”。


       

老婆,就是那個不許你看別的女人、提別的女人、讚美別的女人的“小氣女人” 。


       

老婆,就是那個保存著你發給她的每一條甜蜜信息,時常翻來看著樂的“花癡女人”。


       

老婆,就是那個總是嚷嚷著要宰你一頓,請她吃飯時,卻說自己不餓的“可愛女人” 。


       

老婆,就是那個你說想買一雙板鞋,跑遍全世界去找,結果卻告訴你是偶爾看到就買回來的“虛偽女人”。


       


       


       

via:微頭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