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用語言竭盡所能地傷害別人,隻會讓自己越來越殘忍,這種殘忍所散發出來的氣場,會讓你在人生中越走越艱難。

有些人罵人、挖苦人特別刻薄,什麼話都說得出口。無論對任何現象、任何事,他們動不動就破口大罵,不管有沒有弄清真相,總之自己先罵了再說。尤其是現在的網絡語言暴力,有日益嚴重的趨勢。有些人整天在網上罵人,甚至把它視為一種享受和職業。

當然,想說什麼,是你的自由,但你用語言竭盡所能地傷害別人,隻會讓自己越來越殘忍,這種殘忍所散發出來的氣場,會讓你在人生中越走越艱難。誠如憨山大師所言:“惹禍隻因閑口舌,招愆多為狠心腸。”

明朝漢洲有位王生,喜歡指責他人的過失。鄰居死了兒子,他嗬斥道:“因為你造惡深重,所以有這種果報。”但不久,他的兩個孩子都病死了,鄰居反譏他:“你造惡是不是更深重呢?”

又有一次,他的族兄考試名列四等,王生指責說:“你文章寫得實在荒謬,怎麼可能有好成績呢?”不到一年,他自己考試名列五等,族兄諷刺他:“兄弟的文章是不是更荒謬呢?”

可見,罵人者常被人罵,責人者常被人責。我們在指責別人的同時,也要先看看自己是不是完人。倘若自己過失滿身,又有什麼資格對人家挑三揀四?

從前有個老秀才,天性尖酸刻薄,凡是好人好事,都要刻意從中挑剔謾罵,故而得了個“賽商鞅”之名。

翰林院編修錢敦堂先生死後,他的門生為其籌措款項,置辦衾棺,料理喪事,並贍養撫恤他的妻兒子女,事事辦得周全妥貼。賽商鞅卻說:“世間哪有這麼好心的人!他們分明是借機沽名釣譽,好博得人家稱他們有古道心腸,讓顯要人物知道他們的名聲,將來想攀附鑽營就容易了。”

有一位貧民,他的母親病死於路旁。這位貧民跪在母親的遺體旁,向路人乞錢買棺,以安葬母親。他面容憔悴,形體枯槁,聲音酸楚悲哀,很多人為之淚下,紛紛施舍給他錢物。賽商鞅說:“這人是借屍發財!那躺在地上的,是不是他媽還不知道呢!什麼大孝子?騙得了別人,可騙不了我!”

又有一次,賽商鞅路經一座表彰節婦的牌坊,抬頭看了一陣碑文後,就嘲笑說:“這位夫人生前富貴,家里奴仆眾多,難道就沒有像秦宮、馮子都那種人?這事得加以查核,我不敢斷定她不是節婦,但也不敢說她肯定就是。”

賽商鞅平生所操的論調,都是這樣尖酸刻薄,所以人們都討厭他、回避他,也沒人敢請他教書。因此,他一輩子不得志,終於貧困潦倒而死。

這位老秀才,平生倒沒有做過什麼大的罪惡,但他總要顯示自己的見識高人一等,不知不覺走到了這種悲慘的地步,每個人怎可不引以為戒?

要知道,一句話會傷天地和氣,一件事會釀成終身禍患。我們平時說話時,一定要心存厚道、口下留情,不能想什麼就說什麼。

現在有些人為了與人交往遊刃有餘,特別喜歡鑽研說話之道。但實際上,最好的說話之道,不是學習怎麼說話,而是學習怎麼做人。

人要是善良、誠懇,就算語言拙笨一點,大家也會喜歡你;如果心腸不好,嘴巴就算再會說,別人被蒙騙得了一時,也不會被蒙騙一世。

做人,厚道吧!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