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7_ln_girl-01.jpg

新加坡一名36歲女子,自小女扮男裝,先與一名女子結婚並“生下”一名女兒,之後又結識另一名女子娶她當“小老婆”,再與13歲女鄰居“談戀愛”,多次戴假陽具與女生性交。

女生直至報案時,都未發現對方原來是女兒身。

被告的兩個老婆──大老婆和小老婆,也都是在“丈夫”涉及性侵未成年少女後,才得知“丈夫”的真實性別。

這起性侵未成年案件,發生在2012年3月至2013年底之間,地點在新加坡東北部一帶的組屋單位內。

《聯合晚報》報導,被診斷有性別焦慮症狀的被告祖尼卡,一共面對21項控狀,包括20項性侵罪及1項猥褻兒童罪。

控方指被告是在獲得未成年少女的同意下,用假陽具或手指性侵對方。

案發時,女生介於13歲至14歲。為保護未成年女生的身分,法庭諭令媒體不可報道她的名字及其他可能透露她的身分的資料。

目前39歲、無業的被告,今早在高庭認罪。她身材高大、一頭短髮,雙眼炯炯有神,說話時聲音低沉,一副男人模樣,難以看出是女兒身。

案情顯示,被告與女生是在2011年認識,他們兩家人是鄰居,住在同一層樓。女生並不知道被告是女性,因為被告以男性名字自稱,並聲稱是來自印尼。

女生放學後,經常到被告家裡與她聊天,兩人開始互有好感,產生感情。

案件最終在女生於2014年3月,向家人透露與被告發生性關係並報警後揭發。

她事後到醫院接受檢查時,告訴醫生她是與一名“男子”發生性關係,直至警方調查後,她才知道被告原來是女的。

女生不知道是假陽具

2012年1月21日,被告與女生乘坐德士前往樟宜海邊出席家庭聚會時,被告首次親吻少女臉頰。

同年2月,被告把女生帶到自己的廚房,與她接吻,接著帶她進睡房,脫掉女生衣服,親吻她的胸部。被告為此犯下猥褻兒童罪。

同年3月,被告與女生單獨在住家裡,被告問女生是否願意做愛,女生答應。被告於是戴著假陽具性侵女生,但後者並不知道是假陽具。

之後,被告與女生常常進行性交,被告都是戴著假陽具或用手指性侵女生;被告也會用棉被蓋住女生的下體,女生由始至終都沒察覺實情。

被告也叫女生替她“自慰”,而女生就隔著被告的短褲,替對方“自慰”。

被告逃到馬來西亞

東窗事發後,被告與妹妹乘坐巴士逃到馬來西亞,她與妹妹坦承實情,並在妹妹的勸告下,最終回國自首。

去年3月21日晚上11時,女生向家人揭露與被告發生性關係一事。

被告之後到女生家道歉,承認與女生有性行為,她懇求女生家人不要報警。

但被告猜想女生應該會報警,於是騙妹妹說自己被大耳窿追債,在妹妹的陪同下,一起逃到馬來西亞。

到了馬來西亞,她才與妹妹說出實情,妹妹勸她自首。

妹妹撥電通知警方被告會回國自首,被告搭飛機回國,在機場被逮捕。

控方吁法官判被告坐牢8年。法官擇日下判。

被告如何“生下”女兒?

被告在床上“瞞天過海”,再用假護照與假身分,前後與兩名女子結婚,還“生下”一名女兒。

被告在接受心理衛生學院的檢查時透露,她在2000年認識“大老婆”,她當時用一個假的男性洋名,並自稱是來自印尼。

兩人交往四至五個月後,第一次發生性關係。被告當時告訴對方,她在印尼看過醫生,求助於醫生讓自己的“陽具”變大,但條件是,性伴侶不能看或碰她的“陽具”,否則就會縮回原型。因此,被告與女友上床時,通常都是關燈。

女友一度出軌,與其他男子上床後懷孕,但她以為是被告的孩子,於是把懷孕的消息告知被告。

被告不但沒生氣,反而覺得這是天賜良機,讓她能“名正言順”地結婚。

被告在印尼弄到假護照,以假身分與女友註冊結婚,“生下”女兒,女兒今年13歲。

被告之後又結識另一名女子,墜入愛河,再娶“小老婆”。

兩名老婆都是在本案發生後,才得知自己的“丈夫”的真實性別。

從小就要當男人

自小有成為男人的強烈慾望,被告透露,12歲來月經、胸部發育時,感覺“遭背叛”,17歲起開始在底褲內塞襪子,假裝自己有陽具,直到後來服用荷爾蒙藥物、停經之後,她才改戴假陽具。

根據心理衛生學院的報告,被告患有性別焦慮症(gender dysporia)。她有成為男人的強烈慾望,自小偏好穿著男裝,也想擁有陽具。

17歲時,她更開始在底褲內塞襪子,假裝自己有陽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