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眼看到這張照片,你有沒有被震撼?        


       


       

一群孩子在公路上哭喊著向前跑,中間的女孩更是沒有穿任何衣服。身後是戰爭的硝煙和一群真槍實彈的士兵。戰爭的殘酷,呼之慾出。        


       

1972年6月,這張照片刊登在了《紐約時報》上。一場轟轟烈烈的反戰浪潮由此引發,直接導致美國提前6個月退出了越南戰爭。        


       


       

那麼,在這張照片背後,到底發生了什麼呢?        


       


       

照片的沒有穿衣服的女孩叫潘金淑,當年僅僅9歲,住在距離西貢25英里外的壯龐地區。1972年6月8日,美軍對可疑的越共藏身地實施空中打擊。兩架老式的轟戰機在潘金淑所住的村子上空盤旋。        


       

村裡幾乎所有人都逃到了寺廟裡,那是村子的避難所,他們以為安全的地方。誰知,炸彈卻毀了這個避難所。金淑的衣服瞬間著火,茫然無措中,她一邊扒掉身上起火的衣服一邊和其他夥伴,在公路上哭喊著向前奔跑。        


       

她的皮膚還在燃燒,精神處於極度恐懼中。她的右邊白衣男孩是她的弟弟,左邊是她的表弟和表妹,身後還有一個更小的孩子。越南第25師的士兵也緊隨其後。        


       

這一切都被攝影師黃功吾記錄了下來。黃功吾的哥哥是美聯社的記者,1965年陣亡在戰場上。他在16歲時繼承哥哥的事業,扛起了相機,成了美聯社的一名戰地攝影師。        


       


                


       

抓拍下這張照片後,潘金淑跑到黃功吾的身旁。他趕忙用水沖洗孩子燒傷的身體,並將她送到醫院,之後才匆匆趕回衝洗照片。        


       


                


       


       

金淑得到了救治,但她身上超過一半的皮膚三度燒傷,經過17個大大小小的手術,14個月漫長而痛苦的治療,她的身體才慢慢復原。在醫院裡,她忍受了痛不欲生的治療——新長出的皮膚無法經受炎炎烈日,渾身上下疼痛難忍,她卻連止痛藥也買不起。        


       

最後,戰爭給她留下了終生的印記,特別是背部、頸部和手臂。        


       

儘管她的照片促使了戰爭提前結束,卻讓她感到難堪。金淑非常討厭那張照片,她甚至還努力與周圍的媒體作鬥爭,並幾度逃跑。        


       

10年後,一名記者找到了她的下落,讓她不得不從大學醫學系中途退學,參與反戰宣傳。        


       

1986年,她去古巴完成學業。並在哈瓦那遇到了越南的同學托恩,兩人相愛了。他們利用去莫斯科度蜜月的機會,趁著飛機在加拿大加油時,一起留在了加拿大避難。從此隱姓埋名。        


       


                


       


       

她緊緊抱著自己的孩子        


       

日子並沒有安穩太久,1995年,在加拿大生活的金淑再次被記者發現,她的照片登上了《多倫多太陽報》的頭版。「我真的想從那張照片中逃脫出來。」她的話裡充滿了無奈。        


       


                


       

她和丈夫、孩子在一起        


       

此後的20年,她開始學會釋然,開始接受照片的存在,並選擇了不再逃跑。1997年,她被任命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平友好大使,並成立了為在戰爭和恐怖活動中遭受傷害的兒童提供醫療援助的基金會。        


       


                


       


       

如今,她每年都要周遊世界講述她的故事,希望以自己的經歷來喚起人們對暴力戰爭的覺醒。她幾乎把生活的所有中心都放在了慈善事業上。她什麼還收養了兩個男孩。        


       

當年在照片中恐懼的不知所措的女孩已經不再「奔跑」,如今的她正在飛翔……        


       

趴趴君的話:有人說,童年決定人的一生。童年留下的陰影可以直接毀掉一個人。看了潘金淑的故事,我想說,真的別再拿童年陰影當藉口了。你們的陰影能有小金淑嚴重嗎?        


       

儘管她也逃避了二十多年,但她最終選擇了面對,並將童年的痛苦轉化成了積極向上的正能量,並努力地傳播給別人,改變世界。我們在為她的勇氣鼓掌的同時,也回頭看看自己,也許克服了眼前那一道興許在別人看來微不足道的坎,就能迎來燦爛的明天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