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一個人談戀愛的時候,你會選擇愛情還是麵包?這是一個非常殘酷,又非常實際的問題。今天要說的故事,是關於一對剛離婚的夫妻。

他們剛辦完離婚手續,丈夫帶著妻子去一家高級酒店吃飯。沒想到妻子居然要求點了2分一模一樣的菜,讓他百思不得其解。




 
菜送上來後,妻子邊哭邊把菜吃了。等2人吃完離別菜之後,丈夫去付錢,結果居然是不用錢!原來妻子她……

 
正文開始
走出民政局,他請她到一家新開的酒店吃最後一頓團圓飯。是的,他們離婚了。他將菜譜遞給她,她讓他點。

他隨便點了幾道菜,沒有一道是她喜歡的。她問一旁候著的服務員有什麼特色菜。

服務員翻開菜單,指了指一份看起來並不起眼的「咖喱牛肉炒米粉」說:「這是我們的特色菜,190塊錢,您可以試試。」聽完服務員報的菜單,他笑了,問服務員是不是在開玩笑,才190塊錢,怎可能是特色菜?服務員肯定地回答這就是酒店的特色菜。

她點了兩份,讓他不解。他問她為什麼點兩份,她說:「跟了你十年,直到現在,你仍不知道我喜歡什麼。你總用錢去衡量一個人,衡量一件事物——我就喜歡這道菜,沒有為什麼。」

當菜上齊時,她最先品嚐的是那道「咖喱牛肉炒米粉」,吃著,吃著,忽然流下眼淚。他給她遞了一張紙巾,她接過紙巾跑到洗手間哭得稀里嘩啦。

飯後,他叫服務員過來買單,服務員說免單。他很驚訝,問服務員為什麼。服務員說酒店新開業,凡是開業前三天在酒店消費兩份「咖喱牛肉炒米粉」的女顧客都可以免單。        

走出酒店時,她與他道了別,沒有擁抱,沒有祝福,有的只是他一個轉身後冷冷的背影。她哭了,轉身又走回酒店。



       

她來到酒店服務台,擦了擦眼淚,擠出一絲勉強的笑容問服務員這家酒店老闆是誰,服務員有些意外,從來沒有人問過這樣的問題。她接著問:「是不是姓廖,叫廖亮?」服務員又搖了搖頭。

她很失落,轉身正準備走。這時一位西裝革履的男士走了過來,是酒店經理。

十年了,她幾乎認不出眼前的他就是廖亮,而他卻一眼認出了她。他笑著與她打招呼,說:「艾莉,好久不見,你還那麼漂亮。」

她激動得哭了:「嗯,你變了,都快認不出你了。」        

在廖亮偌大的辦公室,她與廖亮一同回憶了十年前那段遺失的美好。原來,十年前他們就認識。那會兒,他們都很年輕,才25歲。

他在一家酒店後廚做夥計,她在一家美甲店幫人美甲。在那個「傻缺」的年齡,他信誓旦旦地在她面前許下諾言,說十年後要開一家自己的大飯店,就用她的名字做店名,她樂了,說單用名字土,得改改,就叫「愛莉爾大酒店」,加個「爾」字顯得洋氣。

回憶過往的點點滴滴,他的眼睛也濕潤了,他說:「我記得,那會兒你特別愛吃咖喱牛肉炒米粉,每次點一份都不夠,還要加一份。現在還喜歡吃嗎?」

她笑了:「吃,一直都喜歡,只是現在吃不到以前的味道。」說到這兒,她的臉微微泛紅,有些尷尬地問:「這些你都記得,你——結婚了嗎?」

十年前,他們曾有過一段錐心蝕骨的愛情。然而,在愛情與麵包面前,最後她選擇了麵包,嫁給了一個有錢人,也就是剛與她一同走出民政局的那個人。

那時,他很傷心,但他並不恨她,他只是恨自己,恨自己無能。正是因為她的離開,讓他明白許多,讓他更加努力。十年來,他從一個夥計,慢慢爬上主廚的位置,然後自己創業,開了一家小飯店,一點點爬到現在這個位置。

他點了點頭說:「結了,你呢?」


       

她難過地說:「離了。」接著,她又問:「這個酒店的名字是你取的嗎?她知道嗎?會不會介意?」

他微微一笑,說:「嗯,這是我和她一起創辦的,名字是我取的——說來話巧,她與你同名,也叫莉,我很愛她,她也覺得這個名字好,洋氣!她知道我們的故事,她不介意,因為她愛我,勝過我愛她!」

聽完他的一席話,她的臉一下就紅了。這時,他的電話突然響了。他接了電話。

他把聲音壓得很低,輕輕對著話筒說:「我都這麼大了,自己的事自己會做主...放心吧!」她看著他,一臉茫然,不知道給他打電話的人是誰,也不知道他們說了什麼。

算了,這也不關她的事,對她而言,現在的她只不過是一個剛失婚的女人罷了......

******

我們曾經生命中都有一個最愛的人,但往往考慮到生活上的實際面時,卻又自己默默將他抹殺。
想必很多朋友看到結局之後,一定覺得這個女人活該!

當初若是嫁給經理,現在早就是幸福的經理夫人了。但大家想想,若是當初他們真的在一起了,現在這個男人還會是經理嗎?
 
也許故事的結局不會像現在一樣,因為有一句話是這麼說的,人各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