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前,有位名喚盧秋雲的女子突然臨盆,產下一個男嬰。多事之人向官府舉報這盧秋雲有姦情,那男嬰也是野種。縣太爺立刻派人把盧秋雲押到官府問話。

縣太爺問:「大膽刁民,有人告你私會他人產下野種,可有這傷風敗俗之事?」

盧秋雲委屈道:「大人冤枉啊!」

縣太爺反問道:「冤枉?那我來問你,你丈夫是不是名叫郭子江?」盧秋雲答道:「正是。」

縣太爺說:「那冤從何來?眾所周知,你丈夫三年前就被調往京城修葺雲涼寺,三年從未回家。你還有什麼話說?」

盧秋雲辯解道:「大人明察,我丈夫一年前偷偷回過一次家,我也是那個時候懷的孩子。」

縣太爺一拍驚堂木,怒道:「滿嘴胡言,那京城是什麼地方,被朝廷調去辦事,工期未完,豈能讓他偷偷回家?看你長得也有幾分姿色,定是你耐不住寂寞偷人。」

盧秋雲回道:「大人即使不信,也不能輕易冤枉草民,何不等我丈夫回來問個清楚?」

縣太爺想了想也對,先把盧秋雲押入大牢,接著立刻寫信給京城為官的一名親信,讓他查查那郭子江是否真的偷偷回過家。說來也巧了,那名親信名叫劉福海,剛好是雲涼寺的監工。


       

輾轉一個月,劉福海在回信中斬釘截鐵地說,雲涼寺戒備森嚴,工期未完絕無假期,任何工人都不可能私自偷偷跑回家。

縣太爺再次提審盧秋雲,盧秋雲依舊一口咬定自己無罪。

縣太爺氣急敗壞,大刑小刑給她用遍了,盧秋雲誓死不招,口口聲聲大罵昏官。縣太爺惱羞成怒,讓人使勁打,眼看自己就要被打死,盧秋雲突然大聲疾呼:「蒼天在上,我盧秋雲從未和他人有染,孩子的父親就是郭子江,若我今日枉死,百鳥遮日,菩薩落淚!」

盧秋雲話音剛落,頭一歪再也沒醒來。這時,天空中突然百鳥哀鳴,人們抬頭一看,只見鳥兒成群結隊地飛過來,黑壓壓的一片遮天蔽日,轉眼天地間暗淡無光。

此事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在民間傳得沸沸揚揚,後來又在皇宮不脛而走。話說宮裡有位德妃娘娘,心地善良,一心向佛又愛民如子,聽說了盧秋雲的事後,覺得蹊蹺,便懇求皇上讓自己去調查一番。

德妃很快就打聽到那盧秋雲的丈夫名叫郭子江,此人已入京修葺雲涼寺三年有餘。德妃震驚無比,原來三年前修葺雲涼寺正是自己的主意。

德妃娘娘立馬趕到雲涼寺。當年雲涼寺本是一座小寺廟,德妃娘娘和皇上曾在此避過雨。後來,此地不幸遭火災,德妃娘娘一心向佛才提出重修雲涼寺。

德妃來到寺廟,發現寺廟重建工作差不多完工了,正堂中央新擺放著一尊慈悲的送子觀音,觀音懷抱兩子,膝下環繞几子,惟妙惟肖。


       

突然,德妃娘娘發現:那觀音像兩眼中閃著晶瑩剔透的淚花,一會兒工夫,淚珠就一顆顆地往下落。

德妃娘娘大吃一驚,慌忙跪地祈禱,又找來負責人劉福海問道:「菩薩落淚,莫非這雲涼寺有什麼冤情不成?」

劉福海滿臉堆笑道:「娘娘,這菩薩顯靈是好事,怎麼會有冤情呢?只不過……」

「只不過什麼?」德妃娘娘問道,劉福海答道:「本來這送子觀音懷抱兩子,膝下有八子,前段時間丟了一子。」

德妃娘娘又問:「這送子觀音是何人所雕?」劉福海一聽,吞吞吐吐道:「回娘娘的話,這尊送子觀音是木匠郭子江雕的。」德妃娘娘一聽郭子江,心頭一震,自己今日來這兒本就是要找郭子江問話,便讓劉福海去叫他過來。

劉福海一聽,慌忙跪在地上道:「娘娘,這……這郭子江……」

德妃娘娘追問:「快說,郭子江怎麼了?」劉福海一咬牙哭道:「娘娘啊,這郭子江早在半年前就病……病死了。」

德妃娘娘雙目緊閉,雙手合十,輕輕念了句「南無觀世音菩薩」。這時,人忽聽得門後一片喧譁,原來是一個女叫花子想進寺廟,被人攔住,那叫花子哭鬧不已,非要進來,德妃娘娘便讓人請她進來。

那女叫花子一大把年紀,走起路來顫顫巍巍,發白如雪滿臉皺紋,懷抱一個七八個月大的嬰兒。

聽聞面前站著的就是德妃娘娘,老叫花子突然「撲通」一聲跪下來,老淚縱橫:「娘娘啊,你可要為我做主啊!」說罷淚水滂沱,讓人心生憐惜。

德妃娘娘扶起老叫花子問道:「你有什麼事情,儘管說出來,我一定幫你做主。」

老叫花子說:「娘娘,我是來這寺廟尋找我兒子的,他已經三年多沒有回家了。」

「你兒子叫什麼名字?」德妃娘娘問道。

「我兒子名叫郭子江。」老叫花子一說出來,德妃娘娘心頭就一陣悲痛,竟也無言相對。

老叫花子接著哭訴道:「三年前,我兒被捉到這裡修建寺廟,半年前我兒媳婦產下一子,有人誣告我兒媳婦和他人有染,還被縣太爺關在牢里,我只好抱著孫子,千里迢迢來到京城尋找他的親生父親,我要讓我兒子回去,只有他才能證明我兒媳婦的清白,好讓他們一家團團圓圓……」

好一個一家團團圓圓,德妃娘娘聽了無比心痛,其實盧秋雲和郭子江早已命喪黃泉,只不過老婆婆不知道而已。如今盧秋雲和郭子江一死,事情的真相更加無人知曉了。

德妃娘娘忍痛告訴了老婆婆他們的死訊。老婆婆一個踉蹌,跪在落淚的觀音面前,掩面痛哭,此情此景讓人無不動容。

突然,老婆婆懷中的嬰兒慢慢爬出襁褓,一步步爬上了送子觀音的底座上,那底座上剛好有個空缺,竟然一下子就和嬰孩融為一體,還發出銀鈴般的笑聲。而就在此時,那送子觀音突然止住了落淚,眾人驚呼不已。

德妃娘娘仔細看了看,方才發現原來送子觀音只剩九個木雕嬰孩,加上這個剛好十個,而且嬰孩把木雕上的空缺彌補得天衣無縫。

突然,那嬰孩又開口說道:「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眾生請聽我言,我本是觀音膝下一子,三年前有位名叫郭子江的木匠,為了能提前完工回家,不分晝夜地雕刻觀音像,完工時卻不幸累極而亡。觀音念他一片真心,便問那郭子江平生還有什麼心愿未了,郭子江說自己出門三年有餘,一心思念妻子,遺憾沒有給郭家留下香火。觀音便圓了他的這個心愿,當夜夢中讓他們夫妻相聚,由於我是郭子江最後雕刻的嬰孩,郭子江臨死時還在我身上嘔血而亡,觀音就把我送給了盧秋雲。為了不讓盧秋雲悲傷,夢中郭子江並未告訴妻子自己已經身亡,只說了觀音送子之事,並讓她保證天機不可泄露……」

那嬰孩說完,又慢慢地從觀音底座上爬下來,一直爬到襁褓中,漸漸睡著了。

這一切來得太突然,就像夢一場,德妃娘娘等人是聽得目瞪口呆。真相總算大白天下,但願盧秋雲和郭子江能做一對天上夫妻。

後來,德妃娘娘查知劉福海苛待工人,不分日夜讓工人趕工,平時也不讓他們請假回家,為的就是能提前完工得到打賞,因此累死病死的人不少。還有那個縣太爺,濫用私刑,草菅人命。德妃娘娘稟明皇上,將他們兩人打入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