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一個“我”,還煩個什麼?        

現代社會中的我們,尤其在深圳這個大都市之中,面臨越來越強的物欲誘惑,如何處理物與己的關系,是極難放平心態去思考的。古人就說人常“忘我大德,思我小怨”,到今天,仍有許多的人放不下對周圍人、對社會的某些不公平現象的不滿和埋怨,過得甚是苦惱……記者想就這些問題替讀者請教星雲法師,請他給予提示或指點。星雲法師的回答充滿了哲理和禪意。

星雲法師說:“什麼事情都要自己想、自己做!我給你講一個故事,曾經有個人向高僧請教:‘怎麼才能開悟?’高僧說:‘我沒時間和你講,我要去小便。’他站起來走了幾步又回頭說:‘你看,這種小事都得自己親自去做,別人替代不得,何況開悟?’……解決煩惱,是別人代替不得的,就要靠自己,自己做自己的主人。

他又說:“(解除煩惱)要靠信念、靠讀書,要放下心。要多為眾人著想,不要總想著自己——放下一個‘我’字,為國家、為社會多做多想。忘記了小我,你還煩個什麼?”

星雲法師提倡一種“老二哲學”,也就是做任何事情不要爭鋒,不要追求極致,也就是不要爭第一。記者淺見認為,其與儒家的“君子矜而不爭”、道家的“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的道理,皆有相通之處,正是中國傳統哲學的深刻韻味所在。

媒體就是要宣揚中華民族好思想        

日前,第三屆“星雲新聞傳播獎”在台北頒獎,該獎項由星雲法師創辦。廈門大學傳播學院院長張銘清獲得“兩岸交流貢獻獎”,廣州暨南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院長範以錦、廣州中山大學傳播與設計學院院長胡舒立、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榮譽教授郭振羽等人士也在獲獎之列。

星雲法師稱,自己小時候沒有讀書的機會,是靠著書報學習很多知識。媒體是人我之間的通道,讀過報紙很多信息可以互相交流。他創辦這個獎項就是期勉媒體“要成為世界未來的明燈”。

記者問星雲法師,在他心目中,新聞媒介在目前的社會形勢中又該發揮什麼樣的作用?怎樣具體引導或幫助民眾提高道德水準,構築和諧社會呢?

星雲法師簡要答道:“就是要宣揚中華民族一些好的思想,忠孝仁愛、信義和平……這幾種是人間正理,佛教不是也講同樣的平等、公義嘛。”

他還說:“慈悲,應在每個人的心里。怎麼樣做好人?就是堅持認真做每一樣事就好了嘛。菩提俯首皆是。吃好睡好,就有力氣,有些人就是不肯好好吃飯睡覺。”(記者注:星雲法師在這里是暗引了一個禪學故事。有人問高僧慧海:“您是怎麼樣用功的?”慧海答道:“饑來吃飯,困來即眠。”這人又問:“所有人不都是吃飯睡覺嗎?”慧海說:“那不一樣,有些人吃飯時不肯好好吃飯,百種思慮,睡覺時不肯好好睡覺,千般計較。”)

不要埋怨社會風氣,自己首先做個好人        

近來少數出家人被社會公眾指稱有道德、生活汙點,甚至有極少數師徒間相互指責漫罵,還有極少數寺院作為旅遊景點引誘遊客燒高價香火……這些都頗受詬病,甚至有人稱到了“末法時代”。記者也在某寺院銅香爐上看到鑄有大字稱:你若不肯施舍錢財,你就得不到財源。記者問星雲法師怎麼看待這些現象?

星雲法師立刻答道:“什麼‘末法時代’?我們現在正是複興佛教的時候。至於這些問題,我是佛門中人都不去過問,要相信國家、法律、戒條都會去管理的。人做任何事情都要自負因果責任。”

星雲法師還說:“不要埋怨社會風氣如何,不要怪人家,每個人自己首先做個好人。這個世界大家有份,每個人都是中間一個。每個人都能做好人,那社會哪來那麼多問題和矛盾?我們在佛光山提倡的就是‘三好運動’——好事、好話、好心,行好事,說好話,存好心。有愛心、有慈悲、行仁義,就沒那麼多對立。”

人要自教、自救,先做自己的“貴人”        

記者知道星雲法師不但注重佛教文化的弘揚,還著作等身,努力教育培養人才。他曾創辦近10家美術館,近30所圖書館、出版社、學校,近20所佛教叢林學院……記者就曾在玉琳法師(清代高僧)圓寂地——江蘇淮陰慈雲寺偶然見到一本塵封的書《玉琳國師》,里邊詳細記敘了一代高僧的事跡,竟然比該寺的僧人所知都詳。見過星雲法師,才知道此書是他的著作。

而對於教育,星雲法師是這樣說的:“人要自教、自救!先要做自己的‘貴人’。人是為自己管好、教好自己的,不要總想靠別人——這種觀念要改變。當然,社會的公民教育也不能缺少。孩子教育的事情是為人父母的責任,是國民教育的責任,也有你們記者的責任。”

有了和諧社會,和平就不難了        

提到海峽兩岸關系,星雲法師強調:“我是中國人!”他說:“多一點交流多一點溝通,海峽的問題,其他的問題,要相信大家都會有辦法的……每個人遇到的問題都有辦法解決。”

記者在另外的場合,也聽到星雲法師的弟子代他發言說:“我到處都是回家,回大陸是回家,回台灣也是回家。世界是從和諧到和平的,擱置爭議,在同中存異,在異中求同。一切都要用‘愛’來解決,不是用‘真’來製造對立。有了和諧社會的基礎,兩岸和平就不難了。”

人性是平等的,要提倡人人平等        

在大多數人印象中,“羅漢”都是男性,但在星雲法師規劃興建的佛光山佛陀紀念館前矗立的十八羅漢中就有三尊女羅漢。有學者評價說,這個顛覆性創舉,不但彰顯眾生平等的意義,也賦予兩性平權的時代性。

記者問星雲法師是不是同情女性?他答說:“我隻是偏愛真理。人性是平等的,世上有男人也有女人。佛教塑像本身就有女子造型,隻是古代男子地位壓在女性之上。和諧是以平等為基礎的,我們就是要提倡人人平等。”

台灣的星雲法師在許多大陸讀者的眼中,不僅是禪學的高僧,更是洞徹人生哲學的智者。值此新春佳節,這位智者將帶給讀者以語言的甘霖,福祉的期盼。

“一個人忍耐多大,力量就有多大;一個人承擔多少,成就就有多少”、“勿以己之長,而顯人之短;勿因己之拙,而忘人之能”、“心高,則氣傲;心浮,則氣躁;心虛,則理明;心實,則志堅”……星雲法師的許多隨口之言,被大家奉為當世《菜根譚》,而細細品味體會。

記者日前專程拜訪星雲法師,本來攜帶了許多問題,想請教在信息紛繁的浮躁社會中,現代人怎樣靜心、修心,構築和諧社會……星雲法師的回答三言兩語便直指人心。在他那里,一切困擾我們的冗雜的是是非非,隻不過是因放不下一個“我”字罷了。

星雲法師        

出生於1927年,俗名李國深,原籍中國江蘇,為臨濟正宗第四十八代傳人。佛光山開山宗長,佛光山寺第一、二、三任住持。1995年獲全印度佛教大會頒發佛寶獎,2002年獲“十大傑出教育事業家獎”,2010年1月13日獲得“中華文化人物”終身榮譽獎。代表作品有《釋迦牟尼佛傳》、《星雲大師講演集》、《佛教叢書》等。

星雲法師語錄        

要多為眾人著想,不要總想著自己——放下一個“我”字,為國家、為社會多做多想。忘記了小我,你還煩個什麼?

不要埋怨社會風氣如何,不要怪人家,每個人自己首先做個好人。每個人都能做好人,那社會哪來那麼多問題和矛盾?

世界是從和諧到和平的,擱置爭議,在同中存異,在異中求同。有了和諧社會的基礎,兩岸和平就不難了。

人性是平等的,世上有男人也有女人。和諧是以平等為基礎的,我們就是要提倡人人平等。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