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7月29日,河南省婦幼醫院的醫生正在緊急進行一項剖腹產手術,在孩子被拿出的一剎那,醫生們發現這竟然是一個渾身雪白的『雪娃娃』!在弄清事情的原委後,產婦當即淚雨滂沱:『是孩子救了我,謝謝孩子!』
原來,這名產婦好不容易懷孕後被確診患上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病,她拒絕醫生『墮胎保命』的忠告,一定要“拼死”當媽媽。非常幸運的是,胎兒在母親腹中出現了極為罕見的『胎-母輸血綜合症』,通過『母嬰倒輸血』的方式竟然神奇般地使母親轉危為安……
《與死抗爭!“高危孕婦”拼死當媽媽》
2005年,劉新麗與相戀了3年的大學同學張強結婚。次年5月,劉新麗懷孕了。可就在劉新麗沉浸在將為人母的幸福中時,她竟流產了。
讓劉新麗悲痛的是,在接下來的3年裡,她又陸續懷孕了4次,可每次都在2個多月時莫名流產。2009年6月,劉新麗第5次懷孕失敗後,給她做流產手術的醫生告訴她:『由於每次流產都要做刮宮手術,導致你的子宮壁已經非常薄了,今後懷孕的可能性更小!』

劉新麗怎麼忍心失去當媽媽的權利呢?此後,她乾脆辭掉工作,在家安心養身體,准備再度懷孕。半年後,她終於第6次懷孕了!可懷孕3個多月時,她卻開始渾身乏力,而且經常牙齦出血。一天,正在看電視的她突然暈倒。張強急忙將她送到了安陽市人民醫院。經過全方位檢查,醫生神色凝重地告訴張強:“你妻子患了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並發敗血症。這種病在妊娠期極為少見,非常凶險,建議你們將孩子引產!”

張強回到病房,想對妻子笑一下,卻忍不住哭了。他緊握妻子的手,說:『我們不要這個孩子了吧!等你把病治好了,我們再要……我不能失去你!』聽丈夫這麼一說,劉新麗猜測自己的病情肯定十分凶險,但她咬著牙堅持說:『就是死,我也一定要生下這個孩子!』隨後,她找到醫生,哭著央求道:『醫生,我求求你,想辦法讓我生下這個孩子吧!』醫生無奈地說:『如果你堅持要生,平時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盡可能地避免出血。在妊娠期,你要進行貧血治療,並定期到醫院做孕期保健檢查……就看能不能發生奇跡吧!』

回家後,劉新麗叮囑張強千萬不要把這件事告訴家人,免得家人因為擔心都勸她打胎。張強含淚答應了。
由於擔心傷害胎兒,劉新麗沒有按時去醫院進行貧血治療,而是買了一些有補血功效的營養品。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她不但牙齦出血更頻繁了,身上的淤青也越來越多。2010年3月底,劉新麗在廚房做飯,正在切菜時,突然感到腹內動了一下!這是她第一次感到胎動,她一高興,手一抖,鋒利的刀刃劃傷手指,結果出血不止。她連忙來到醫院,好不容易才將血止住。
這次出血事件,讓全家人都知道了她的病情,大家都後怕不已,勸她還是趕緊終止妊娠。可劉新麗仍然堅持說:『這個孩子既是全家人的希望,也是我生命的延續。我就算受再大的苦,只要能生下寶寶,也值得!』

這時,劉新麗身上的淤青已連成了一大片,皮膚輕輕一碰,血就透過毛孔往外滲。因為太想生下這個寶寶了,她經常做著一個相同的夢:一個白白淨淨的孩子,總是站在她面前叫她“媽媽”。這個夢境,支撐著她頑強地冒險堅持妊娠。
然而,劉新麗的身體漸漸擋不住病魔的侵襲了。一天早上,她吃過飯後,竟然吐了一大口血!就在她感到恐懼時,突然又覺得肚子裡輕輕一動。那一刻,她似乎聽到孩子在說:“媽媽,別怕!”她頓時鎮定下來,感到身上有了一種超常的力量。只是,她知道,為了寶寶的健康成長,自己必須去醫院輸血治療了。
那天,她強撐著打車來到安陽市婦幼醫院輸血。當婦產科大夫知道她的病情時,大吃一驚:『你居然能扛到現在?還能自己來輸血?太了不起了!』同時,大夫告訴她:『為了避免出血,你最好能順產,因為剖腹產容易造成大出血。』在大夫的建議下,她開始有意識地控制自己的食量,以免孩子身體太大,不好生產。


《忍受再忍受!偉大媽媽不懼死神》
一個晚上,劉新麗吃過飯後,突然覺得肚子不舒服。她忙到洗手間解手。當她站起來時,不由驚呆了:滿便池的血!她連忙大聲叫喊:『老公,快來呀!』張強跑來一看,驚恐萬分,趕緊撥打120。
劉新麗被救護車緊急送到安陽市婦幼醫院後,急切地對醫生說:『快查查我的孩子怎麼樣了!』醫生立即為她做彩超檢查。結果出來後,醫生鬆了口氣,說:“真沒想到,這孩子命這麼大!”原來,胎兒此時正安然無恙地躺在媽媽的子宮裡,香香甜甜地睡覺呢!但B超醫生得知劉新麗身患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仍堅持妊娠,便立即將她轉到了血液科。

血液科大夫經過緊張檢查和會診後,發現她由於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並發敗血症病情加重,造成了內髒出血。醫生再次建議拿掉這個孩子,但劉新麗堅決不答應!見妻子不顧生命危險,張強便連夜給父母和岳父母打電話,請他們一起來說服劉新麗不要“冒死生子”。
第二天一早,四位老人便趕到了醫院。他們的觀點一致:劉新麗立即拿掉這個孩子,治病要緊!可是無論父母和公婆怎麼說,劉新麗就是不肯,她哭著哀求他們:『孩子已經這麼大了,我怎麼能狠心拿掉?就算我死了,有了這個孩子,也是我生命的延續啊!以後,你們看到孩子,就等於看到了我……』她的話,讓全家人淚流不止。

沒辦法,醫生只好讓劉新麗回家繼續保胎,並打算等到孕期7個月時打催熟針,盡快生下孩子。
回家後,劉新麗的病情還在惡化。一天清晨,她解大便時,發現大便依然帶著血跡。當她臉色蒼白地從衛生間一出來,母親便知道她又出血了。母親哭著求她:『小麗呀,我就你這一個女兒,你要是有個三長兩短,讓我怎麼活呀!』說著,母親給劉新麗跪了下來。這時,張強和公婆也在一旁不停地勸。劉新麗無可奈何之下,只好答應了。
然而,當他們打車來到安陽市婦幼醫院時,劉新麗突然看到一個女人正抱著一個嬰兒,滿臉的幸福。就在這時,她又感到一陣胎動,仿佛聽到孩子在抗議:『媽媽!不要扔下我!』劉新麗的眼淚一下子湧了出來,她緩緩地跪在地上,哭著哀求家人:『這個孩子,是我的命,我不能沒有他!我求求你們,讓我留下他吧!』

全家人都聽得淚流滿面。大家明白,這個孩子,對劉新麗來說,比她的命都重要啊!最終,他們一致決定,不再“逼”劉新麗拿掉她的親骨肉了……
讓全家人驚奇的是,這次從醫院回來後,劉新麗的身體情況並沒有預想的那麼糟糕,吐血的次數越來越少。每次她上過廁所後,劉媽媽和張媽媽都會盯著她的臉看半天,看臉色是不是比上廁所前蒼白,如果臉色蒼白的話,就說明她又尿血或是便血了。可她們觀察多次,發現她幾乎沒有再失血。

這讓四位老人驚喜不已,又萬分不安。因為,他們不知道這到底是好,還是壞。就這樣過了1個月,一天趁劉新麗睡覺時,他們悄悄聚到一起談她的身體情況。劉媽媽說:“我根本就不信她的身體會突然好轉!”張爸爸也說:“是啊,她怕傷害孩子,總是自己撐著,不去醫院看,藥也是能不吃就不吃……病都是被治好的,她又沒治療,怎麼可能會好呢?”結果,他們越說越害怕。突然,劉爸爸驚恐地說:“這,該不是迴光返照吧?”大家一聽這話,都不禁悲淚長流。
此後,劉新麗越是表現的病情似乎減輕,全家人的心就越是像被什麼東西揪得緊緊的。大家每天都生活在惶恐不安中,生怕會突然失去劉新麗。可是,隨著孕期發展,劉新麗也感到自己的病情奇怪地越來越好轉。她常常跟家人說:“我怎麼很少出血了?覺得身上也越來越有勁兒了?是不是我的病好了呀!要不,我去醫院檢查檢查?”可是,她的話卻遭到大家的一致反對,他們說:“既然你沒覺得不舒服,就少去醫院,過多的檢查對孩子不好!”一聽到檢查對孩子不利,劉新麗便打消了去醫院檢查的念頭。她不知道,家人之所以反對她去,是擔心檢查的結果讓大家更驚恐!

時間,在全家人抱著過一天算一天的想法中,挨到了7月。此時,劉新麗已經懷孕8個多月了。盡管她已經很少再出血了,但這種情況依然沒有讓全家人高興起來,大家反而產生了更加說不清的擔憂。全家人商定,屆時送劉新麗到鄭州醫療條件更好的大醫院,以防生產過程中發生不測……
7月23日,全家人包車將劉新麗送到了鄭州省婦幼醫院。經過醫生檢查,劉新麗和胎兒一切正常!這個結果,讓全家人松了口氣,但又百思不得其解。當他們將劉新麗生病的情況告訴醫生後,醫生居然驚疑地反問:“不會吧?你們說她患了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並發敗血症?但經過檢查,沒有發現哪裡不對呀!”醫生的話,讓大家更加雲裡霧裡:明明在安陽檢查出劉新麗有這個病,而且她還不斷地吐血和尿血,怎麼到了省城醫院,就說她好好的呢?

全家人很不放心,執意讓劉新麗又進行了血液及肝、脾、淋巴等方面的檢查。結果發現,她各項生命指標都正常!檢查結果好得太出人意料了,這讓全家更是不敢相信,個個忐忑不安。
第二天上午,根據劉新麗的生育指正,她被推進手術室做剖腹產。手術前,醫院按照慣例將一份“手術協議書”交給張強簽字。張強看到協議書上寫著手術過程中有可能發生的種種危險時,他遲疑著不敢簽字。劉新麗理解丈夫的心情,她笑著說:“老天爺知道我不容易,會保佑我的!”在張強即將簽字時,她又說:“如果手術過程中出了什麼意外,一定要先保孩子啊!因為,這個孩子來得太不容易了。”聽到她的話,張強流著眼淚,顫抖著在協議書上簽了字。

手術正式開始了。對劉新麗進行過麻醉後,主刀醫生用手術刀緩緩切開了劉新麗的腹部。隨著子宮被打開,在場的醫護人員都驚呆了:這名產婦的子宮裡,躺著一個全身雪白的嬰兒!
主刀醫生小心翼翼地將這個娃娃取出後,發現是個女嬰,但呼吸急促,手腳冰涼,哭聲微弱……來不及考慮這是怎麼回事,主刀醫生忙讓護士將這個女嬰送到新生兒科進行搶救。同時,產科的醫生又將胎盤從產婦子宮取出來,然後為她縫合傷口。此時,頭腦清醒的劉新麗問醫生:“我的孩子怎麼樣了?”醫生哪敢告訴產婦自己的驚疑和實情,只是寬慰她說:“是個丫頭。你放心,孩子沒有什麼問題,已經送到新生兒科了!”劉新麗長長地松了一口氣,然後疲憊地閉上了眼睛。
此時,新生兒科已經開始對這個“雪娃娃”進行緊急搶救!醫護人員用針管從女嬰身上抽取血液進行化驗時,發現她的血液竟然呈現淡粉色,特別稀,像水一樣,緩緩地從她蒼白的身體流出。很快,化驗結果出來了,這個女嬰重度貧血,並且還出現了失血性休克。當即,醫生緊急為她輸血。當鮮紅粘稠的血液緩緩流入她蒼白的身體後,她的臉色慢慢紅潤起來,呼吸也開始平緩。

“‘雪娃娃’得救了!”隨著嬰兒的一聲嘹亮的哭聲,病房裡歡騰起來。直到這時,劉新麗病情好轉的原因才被找到。主刀醫生為此作了翔實的醫學解釋——
原來,劉新麗和她腹中的胎兒,在懷孕期間,出現了醫學上罕見的“母嬰倒輸血”現像。正常情況下,胎兒在母體內的一切活動,都是通過臍帶吸收母體的血液,並將血液轉化成養分。所以,孕婦在懷孕初期出現頭暈、眼花、面色蒼白等輕度貧血症狀,屬於正常現像。劉新麗因為自身患有急性再生障礙性貧血,所以在懷孕初期必然造成重度貧血!然而,在妊娠的後期,這對母子顛覆了常規,發生了罕見的“母嬰倒輸血”現像——胎兒不再吸收母體的血液,而是反過來把自身的紅細胞,通過胎盤,持續不斷地輸進母親的血管,這種情況學名叫“胎-母輸血綜合征”,極為罕見,如果發生在健康孕婦身上,孕婦則會出現浮腫、體重劇增等高血壓症狀。但是,劉新麗因為貧血,正好可以依靠胎兒“倒輸”過來的血液,恰到好處地起到“平衡作用”!而胎兒由於把血液都無私地輸送給了母親,自己出生時才會蒼白如雪。嬰兒因“倒輸血”被搶救過來後,不會有任何後遺症,也不會影響以後的生長發育,只是會不會遺傳母親的敗血症基因,還有待於日後觀察。

這真是一個無比神奇的醫學奇跡,更是一場偉大的生命互饋——劉新麗冒死要生下這個孩子,結果孩子還未來到世間,就懂得了“報恩”,反過來救了母親!聽了醫生的醫學分析,劉新麗的家人喜極而泣!
這天晚上,張強把臉色已紅潤的孩子,抱到劉新麗面前,並向她講了先前的驚險搶救過程。劉新麗聽了,頓時泣不成聲,她抱過孩子呢喃道:“謝謝你,孩子!”就在這時候,本來睡著的孩子醒了,然後哇的一聲哭了起來。一邊的張強見到這一幕,哽咽著說:“老婆,快別哭了!你看我們的孩子正在心疼你呢!你一哭,她也哭!”劉新麗頓時幸福的破涕為笑,這是世界上最美麗、最動人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