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禪修成就者的修行開示        

修行竅訣海按:        

DipaMa 是南傳佛教一位傳奇的大成就者。她以居士之身中年開始修行,很短時間內得到了很大的成就;她按師父指示按《清凈道論》修行神通,並如實地證到了五種神通的驚人成就,例如她可以分身、穿牆、預知。。。而後她又不再修習神通,因為她覺得對證道有障礙。她為西方弟子傳法並獲得了世界級的聲譽。她的開示與漢藏大德異曲同工,末學受益匪淺,以下是她的修行開示。

隨時隨地禪修「現在就去修行。不要以為你將來有的是時間」蒂帕嬤堅決地說,如果你想平靜你就得經常地修習。她堅持認為學生應該每天找時間去進行正式的禪修,哪怕五分鐘也好。如果連這都不可能做到,她建議道:「至少,你可以在晚上入睡之躺在床上去注意一呼一吸」。除了坐墊上的正式打坐,更重要的是,蒂帕嬤勸誡學生要將生活中的每個時刻都要成為禪修的時間。我們當中的一些大忙人覺得為禪修留出一點兒的時間都很困難。「如果你忙,那麼工作就是禪修」。她告訴我們,禪修是了知你所正在做的事情。當你在計算,了知你正在計算。當你匆匆忙忙趕去上班,你應該對匆忙的行為保持正念。你在吃東西的時候,穿鞋子、襪子、衣服的時候,你一定要保持正念。這些都是禪修!」保持正念不是蒂帕嬤「要去做的事情」,正念一直與她溶為一體。蒂帕嬤很清楚,心念散亂、正念流失並非過錯。「每個人都會碰到這樣的情況。但這問題不是恆常的」。「最終而言,世界上沒有什麼東西可執著的」,蒂帕嬤如此教導,「但我們可以善用一切東西。我們不應該拒絕生活。生活就在我們眼前,隻要它在我們眼前,我們就要善用它」。

選好一個法門然後堅定不移地修習。「如果你想在禪修上取得進步,就要堅守一個法門」 。        

對於那些心靈旅程的啟步者,蒂帕嬤堅決認為要堅守一種禪修法門。不要放棄,也不要在這個和那個法門之間跳來跳去。去找一個適合你的法門,然後堅持修習,一直到發現你的「邊緣」——也就是困難開始出現的地方。

西方求道者普遍所犯的一個錯誤是把特定的一個修行法門的困難當作問題。那個一個法門的「邊緣」令人感到不舒服,所以另外一些法門看起來總是更好。「也許我應該去試試藏傳佛教的唱頌……或者蘇非舞」。事實上,困難通常是修習起作用的可靠跡象。

將蒂帕嬤的忠告銘記於心吧。堅守你所選擇的法門,穿越困難和懷疑,穿越激越和停滯,穿越那不可避免的起起落落吧。如果你能堅持修行,能度過最黑暗的時光,智慧的黎明就會來臨。        

忍辱「忍辱是培養正念和專註的最重要的美德之一」忍辱是通過不斷地與「邊緣」相遇而鑄成的。在最富挑戰性的情景中,僅僅去面對而不退卻,就是我們所能做到的全部了——而這就已經足夠了。一位學生詳細地敘述過在蒂帕嬤一生中,這種耐性的效果:「她已經了知其內心經受每種磨難並且能夠堅持到底。後來,當她從那團火走出來的時候,因為她已經了知自我,所以她能夠用一種怎樣的目光看著你啊!——那是如此的堅定,而又幾乎令人震驚。任何東西都不能將其隱藏。她以此說明,你不能坐等開悟——你一定要在內心最深處經受這些事實。」忍辱需要終生去實踐,需要不斷地去開發,不斷地去改善。忍辱是心智成熟的最重要的內容——如蒂帕嬤所說,是最高的「使命」。        

放開你的心        

「你的頭腦是你所有的故事」

蒂帕嬤不是說頭腦是你的大部分故事,她說的是頭腦中除了故事,別無它物。這些故事都是個人所上演的戲,它創造出和維持著個體認同感——我們是誰,我們所做的是什麼,我們更夠或不能夠做什麼。如果我們對這些故事沒有覺知,無盡的思想之流就會驅使並限製著我們的生活,而且那些故事將變得不具實質。蒂帕嬤挑戰那些信任並且執著他們的故事的學生。當有人說:「我辦不到」,她會問:「你肯定嗎?」或「誰說的?」或「為什麼不能呢?」她鼓勵學生去觀察他們的故事,去了知其空性,以及去超越他們施諸其上的限製。「離開思想」她如此勸誡,「禪修與思想無關」。同時,蒂帕嬤教導我們:心不是要去除掉的敵人;在將心當作朋友的過程中,在了解、接受它的過程中,它不再是問題。        

冷卻情緒之火        

「惱怒是火」不論來訪者是誰,不論他們處在何種情緒狀態、何種境況,蒂帕嬤總是充滿慈愛地接見他們中的每一位。我們能夠對自己的情緒同樣發出接納之心嗎?我們能夠像對待訪客那樣慈愛地對待它嗎?我們是否能夠允許他們來來去去而不以可能有害的方式去反應嗎?「許多在日常生活中發生的事件都不如人意」,蒂帕嬤說道,「有時候,我經歷著一些惱怒,但我的心仍然著保持冷靜。惱怒來了又走。我的心並不受它的干擾。惱怒是火,但我沒有感到熱。它是如此清楚地生起和滅去」。有位禪修教師,1980年她在家中接待了蒂帕嬤。她說有一次他的丈夫向蒂帕嬤質疑這一點。「蒂帕嬤在談論保持平靜、平等心、不發怒的重要性,我的丈夫問她,如果有人傷害、威脅Rishi(蒂帕嬤的孫子),你會這樣嗎?」
「當然,我會阻止他』,蒂帕嬤說道,『但不會發怒』」。        

簡單生活        

「過簡單的生活。簡單的生活對什麼東西來說都是有益的。過於閑適的生活對於修行是個障礙」。蒂帕嬤在各個方面都過著簡單的生活。她對社交保持節製。她不會去談論不必要的東西。她不會引起別人的關注,更不會引起別人的抱怨。她要求自己以及學生的守則是,做人誠實,永不責人。蒂帕嬤經常在靜默中簡單地休息。「獨自一人的時候,我總是返觀內心」,她如此說道。她不會把時間花費在對生活沒有必要的事情上。蒂帕嬤做每一件事都不會為下一件事憂心,正如禪修中我們練習在某個時段中把全部的注意力放在一個事物上一樣。「去想過去和將來的事情」,她說道,「會毀掉屬於你的時間」。無論什麼事情,她總是全神貫注,從容,平靜,簡單地去做。
祝福他人「祝福你身邊的人,會讓你在每時每刻保持全神貫注」蒂帕嬤不斷地祝福。她細緻入微地祝福別人——誇獎別人,讚歎別人,撫摸別人的頭髮……她的祝福對象不局限於人。在登上飛機前,她會為它祝福。坐進一輛汽車,對她而言也是一個發出祝福的機會,她祝福那輛車,也祝福司機和加油的人。隨時實踐這種祝福精神,一個平凡的人也會變得有些特別。這是一種時時與優雅相遇的方式。


請点击下面到專頁按個讚吧,不會令你失望的!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