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耀華和馬素芬1987年3月8日結婚。他父親是個幹部,在那個年代,能找到像他這麼好條件的人,可以說很不容易。

那時她工作比較忙,較少顧及家裡。有一天,她意外地提前回家,一打開門,就發現老公和一個嫂子摟抱在一起。


她當即就跟他吵了起來。他悶悶的,不做聲,最後承認跟這個嫂子有過關係。她懵了,沒想到,才新婚三個月,他就做出了這樣的事情。

馬素芬想到過離婚,可沒那麼大的勇氣,再加上他父親一向很嚴厲,不允許家裡出現離婚的事情。

此後,她對商耀華很反感,覺得和他親近是件很噁心的事,對他自然也很冷談。見她這麼待自己,他肯定有氣,可他又不能把她怎麼樣。

雖然已和他生活在一起超過20年了,但她還是不太瞭解他。他有想法從來不對她說,每天只看到他早出晚歸,至於他在忙些什麼,她一無所知。

貌似是一對恩愛的夫妻


這些年他們睡在同一張床上,但幾乎是井水不犯河水,互不干擾。這就很不正常了。

有孩子後,馬素芬也明白不能以那樣的方式去懲罰他,還厚顏向他要求過,可他一概不理。

他表面工作做得很好,每天起得很早,準備好吃的,就叫女兒起床。然後送孩子上學,接着就去上班。

他不需要坐班,根本不用呆在辦公室,一般白天他都在外遊蕩。不,其實不能說是遊蕩。這個時候他去找女人了。

他的工資自己花,幾乎沒給過她一分錢。由於職業的特殊性,他還有其他的收入。他把這些錢都用在了別的年輕女人身上。

兩人一直這麼過著,好像已經習慣了。商耀華每天下午下班就去菜場買菜,然後回家,準備晚餐。不少人羨慕她說:「看看你,老公多好!」她虛偽地笑笑。

晚上他很早就上床休息了。儘管躺在一張床上,可他不碰她。這二十幾年,他不把她當女人,白天卻在外面花天酒地。

離婚後她還是非常煩惱


前年10月,馬素芬因小事與商耀華的姐姐發生了矛盾。他知道後,就對她動粗了。那天,本來他開着車,帶她出去辦事。

途中,他們爭執了幾句。他突然叫她下車,她剛剛出來,他照着她的臉就是一巴掌,氣勢洶洶地說:「我要跟你離婚。你傷害我家人太深了,他們都接受不了你。」

她果斷地回應:「離就離,反正我也過膩了。」他說把房子給她,另外補償她5萬元,只帶換洗的衣服走人。

很快地,他們辦了手續。事後,馬素芬覺得有點不正常,因為他對她那麼吝嗇和小氣,怎麼會突然變得如此大方?

11月的一天,她去他租住的房子看女兒,他在接電話,只是不停地「嗯,嗯,啊,啊」的。這讓她想起電影《手機》裡的場景,頓時就產生了疑問。

當天她就把他的通話清單打了出來,結果,2013年8、9、10三個月的通話記錄上,有一個號碼出現得非常頻繁。

馬素芬很快就把對方的身份弄清楚了。她是個32歲有家庭的女人,老公在機關裡上班。這個女人就在外面給很多公司帶賬(兼職會計),認識商耀華後,就托他幫忙介紹業務。

後來他們打得很火熱,那個女人要求他先離婚,然後自己再離婚。得知事情的真相後,馬素芬受不了他對自己的愚弄,很想報復前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