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斌和徐璐結婚5年,像大多數普通夫妻一樣,他們已經褪去了激情,在丈夫楊斌眼中,生活顯得平淡甚至無趣,他有時候看著徐璐總不免心生不滿,特別是白天嗅到公司裡那些年輕漂亮的女孩聚在一起討論新款的時裝和化妝品是散發出的有人香水味,晚上回到家聞到妻子一身油煙味時他總忍不住在心裡嘀咕,徐璐怎麼就那麼不求上進呢?




徐璐以前和我戀的時候還是很會打扮很漂亮的啊,怎麼現在結婚才幾年完全一副家庭婦女的樣子呢?這樣下去,我覺得她的女人味越來越少了。偶爾,楊斌和哥們喝酒微醺時會發出這樣的抱怨。


身邊的哥們在此時總會像早就看明白了世事一樣的開導他說:女人麼,未嫁的時候要吸引男人,當然會打扮的漂亮。嫁出去了,她就覺得抓住你了,沒有危機感了,自然就犯懶不打扮了,所以說啊,女人不能慣,越慣越難看。楊斌點點頭,覺得哥們這話有些道理,自此越發看妻子不順心了。





「老公,沒鹽了,快下樓幫我買一點回來,我這裡青菜剛下鍋了。」廚房裡傳出徐璐的聲音。 「我又不是跑腿的,沒看我這正刷怪麼!?」楊斌頭也不回,兩眼緊盯這電腦螢幕,沒耐心的回道。 徐璐無奈,只得關了或下樓去買鹽。吃飯時,楊斌盯著面前的那盤青菜就抱怨:「你這燒的還是青菜麼?都成黃花菜了。」說著,楊斌夾起邊上一盤的肉片吃起來。那時,他沒注意到徐璐眼裡有些許什麼在閃。


某個週末,楊斌公司與他關係頗好的同事徐建邀請幾個同事去他家吃飯,其中也包括楊斌。「楊斌,把你媳婦也帶來啊!」下班前,徐建特意囑咐一句。 楊斌本不想帶徐璐,總覺得她帶不上檯面,可徐建特意說了,他也不好意思推遲。 出門前,楊斌不大高興的看著徐璐,「你就穿這個去?」楊斌不悅地問道。



那天,徐建家聚集了好幾個同事,都早於楊斌夫妻先到了。楊斌帶徐璐進了門,因覺得徐璐不夠漂亮,他只簡單讓徐璐和大家打了個招呼就催她去廚房幫忙了。 哎喲,徐建、楊斌你們可真有福,娶的老婆手藝都那麼好,幸福啊!」一席飯菜上桌,幾個同事紛紛讚嘆。 「嘿嘿,就是這個青菜有些黃,不過味道還不錯。」剛剛進公司的小王不分場合的來了一句。 楊斌瞬間臉一黑,「你怎麼那麼笨手笨腳,丟人都丟到外面來了。」他壓低聲音責怪身邊的妻子。徐璐被他說得很委屈,但礙於不想讓邊上的人注意,她隱忍著沒說話。


「哎喲,你們不要笑我啦,這個都要怪老徐,青菜燒一半竟然沒有鹽了,要不是徐璐幫我下樓買鹽啊,你們現在恐怕要吃白煮青菜咯。」 「哎呀呀!都是我的錯,都是我的錯,昨天我還說要買鹽了,結果我這破記性,晚飯後洗個碗就給忘了。」 「老徐你還真是疼老婆啊,還洗碗呢?」 「老徐是出了名的疼老婆,你們看嫂子身上這條裙子漂亮吧?這可是老徐上次國外出差的時候專門買的呢!」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說的開心,誰都沒注意到楊斌的表情很不自在,而他老婆徐璐只是沉默的在吃飯。


第二天,楊斌下班回到家,發現家裡空無一人。他餓得難受,一個電話撥通徐璐的手機:「你怎麼還不回來燒飯?」「我又不是燒飯的。」啪,電話被徐璐掛斷了。楊斌非常老火,可等她再撥過去的時候竟然發現徐璐關機了。那一晚,楊斌以為她只是賭氣,可等他半夜驚醒,發現身邊依舊空空如也,徐璐沒有回來。打開手機,楊斌看到一條新簡訊,發件人徐璐。 「楊斌,當你抱怨我炒的青菜黃時,你可曾想過他們也曾在鍋裡青翠過?只可惜,他們沒有等到及時下鍋的那勺鹽。當你抱怨我不漂亮時你可曾想過我也曾年輕靚麗過?只可惜,當我把青春奉獻給婚姻和家庭後沒有碰到一個愛我惜我的丈夫。我知道你已經厭倦我了。既然你厭煩我,那麼我們分開吧。」


楊斌慌了,他發瘋似的撥打徐璐的電話,可手機裡傳來的一直是:您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 夜時分,這個男人看著妻子最後發來的這條簡訊留下懊悔的眼淚。 很多男人不知道,下班還要張羅一桌飯菜有多辛苦,他們只顧吃還要挑三揀四。 很多男人不知道,妻子的工資在付了全家生活費後還能剩多少來打扮,他們只會嫌老婆不漂亮。


很多男人不知道,妻子在忙了一天工作還要回家做飯看孩子,洗衣服做家務,又有多少時間打扮?


很多男人不知道,女人在遇到困難時多需要自己男人幫她分擔,他們只說老子很累。


很多男人不知道,如果女人下的廚房,上得廳堂,凡事都會,動人嫵媚,她還需要你這個老公幹嘛?

婚姻是什麼?

婚姻是兩人相互扶持的承諾!

婚姻是夫妻同甘共苦的責任!

她叫你一聲老公,你就需要在她需要的時候成為她的「勞工」。

你叫她一聲老婆,你就要一直愛它,直到你成為老公公她變成老太婆。

希望更多的男人能明白,女人不乏為你吃苦的決心,但絕不要在她對你有所期盼時讓她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