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枚家庭主婦,要錢沒錢,要權沒權。就像糯米糰子,人家讓圓就圓,人家讓方,咱就得方。可是咱也是有血性的,都說兔子急了還咬人,更何況咱是活生生的人。

我在家就是做做家務帶帶娃,再伺候一下公公婆婆。公公婆婆都是有退休金的人,都覺得比我高一等,老公敏是家中挑大樑的,也比我高一等,娃是未來的希望,更比我高一等。所以,我只有當老媽子的份。

我一大早起床做好一家人的早餐,等他們吃完,上班的上班,上學的上學,溜灣的溜灣,我才有功夫吃早餐。吃完早餐,家裡稍微收拾一下,又得做中午飯了,雖然娃和老公不回家吃中午飯,可是家裡不還有公公婆婆嘛。這一頓也不能馬虎,吃完這一頓,他們午休的午休,打牌的打牌。我收拾完了,要早早地把晚餐的配料準備好,等接了娃回來就得做晚餐。晚餐過後洗洗涮涮一弄完到床上已經人都要散架了,老公還想著做那事,想想就心塞。


       

時間一長,就冷落了老公,老公家裡撈不著自然就上外邊去撈了。他在外邊勾搭上了就算了,還明目張膽地帶回來,他父母明知道是怎麼回事,不但不說,還一個地說那女人有氣質,漂亮。好吧,既然你們都喜歡,我就讓位好了。

那天,老公打電話回來說,要帶那女人回來吃飯,叫我多做點。哈哈,好啊,我說那你多給點錢,我給你們多做點好吃的。

沒想到他這次還真大方,一出手就給了我兩千塊。我拿著那兩千塊,收拾了我的證件和幾件衣服,抱著娃走了,連條子都沒留一張。


       

我抱著娃去了外地,我沒回娘家,回娘家幹嘛,等著他們找上門去嗎?再說,我娘家只有一個不爭氣的弟弟,整天在外面惹事生非。

果然,他們氣得直跳腳,回到家別說是飯,水都沒有,我出門的時候把水閘給關了,家裡剩的那點大米,我給了樓下撿破爛的阿姨。煤氣管道我通知燃氣公司先關閉一個月,說是家裡要檢修。我之所以要這麼做,是因為我知道他們因為吃了我做的飯,外面酒店裡的都不要吃,那些他們嫌不衛生,地溝油什麼的,而且他們做不出我做的味道。

那晚,他們飯都沒吃成,鬧得不歡而散,老公去了我娘家,找我弟弟要人,叫他讓我回家,我弟弟一聽,我無緣無故不見了,他跑到我家裡把家裡砸了個稀爛,還放話說,要是他們家找不到我的人,就等著一個個替我陪葬。當然,我弟弟並不是真的要替我出氣,他的目的無非是要弄點錢,老公也知道是這麼回事,他只得破財消災了,可是請神容易送神難啊。


       

我弟弟當然知道利用這個藉口了,他拿了錢還是一樣不走,坐在我家裡不走,非得讓他們把我這個姐姐交出來。

這一家被他折騰得暈頭轉向,可是又理虧,沒辦法,只能四處找我了。他們找到我,把我和娃帶回家後,弟弟看到我說:「姐姐,他們是不是欺負你了。」

我看著老公連連對我搖手,我說:「是啊,弟弟,姐在這家過不下去了,你說怎麼辦?」

弟弟一聽,衝著敏就過去了,敏嚇得連忙說:「老婆,我可沒對你怎麼樣啊!」


       

我不解氣,說:「弟弟,你看怎麼給姐出了這口氣。」

弟弟二話沒說,把他們新買的家具又是一通亂砸。砸完之後問我:「姐,你說,還要怎麼樣?」

我說:「讓他簽離婚協議。」我用手指著敏。

「好咧!」弟弟拿了一張A4紙往敏面前一放,看著他籤上自己的名字,我覺得我找到了重生。


       

其實呢,小編認為:你弟弟並不混,他要真混的話拿到錢後就會腳底抹油,溜了!而他卻留下來替你出氣,我覺得很感動。        

還有一位網友回憶過去:有一年我22歲,姐姐跟姐夫吵架,姐夫打了我姐姐,我跑去姐夫家裡直接把姐夫揍得住院半個月,以後我姐夫從沒對我姐動手,過年來我家也客客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