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a


       

這是一個真實的故事!


       

高中畢業後經人介紹我到鄰村韋保順開的龍虎飯店打工。


       

龍虎飯店地處亞熱帶,這裡山高林密,野獸相當多。精明的韋老闆為了多賺錢,打起了野味牌,食客趨之若鶩。飯店規模不斷擴大,韋老闆成了遠近聞名的暴發戶。飯店有一道菜叫「龍虎鬥」,是將大蟒蛇與豹貓同烹,此菜成了招牌菜。於是,飯店乾脆改名叫龍虎飯店。


       

這樣一來,附近山上的豹貓和蟒蛇可遭了殃。韋老闆出的收購價太誘人了,許多村民甚至冒著生命危險到一些人跡罕至的深山溝里捉蟒逮貓。


       

飯店後院整日都瀰漫著血腥氣,慘叫聲更是不絕於耳。


       

一天,飯店收購了一條巨蟒,它足有六米長,直徑十多公分,它的鱗片呈金黃色,略微發白。據說這條蟒是從當地有名的死人溝捉到的,估計是蟒群的頭。


       


via


       

大蟒昏睡了一天才醒來。韋老闆走近鐵籠說道:「你挺威風,老子暫時不殺你,多展覽你幾天!」大蟒似乎聽到了,慢慢把頭湊過來。突然它大嘴一張,噴出一團腥臭的黏液,正糊在韋老闆的臉上。韋老闆猝不及防,慘叫一聲,轉身就跑。


       

我們聞聲跑過來,忙用清水給他沖洗。蟒蛇的黏液是腐蝕性很強的消化液,如果搶救不及時,肯定留下疤痕。韋老闆大發雷霆,舉起高壓水龍頭對準大蟒一陣猛射。


       

發泄累了,韋老闆惡狠狠地說:「要不是花高價買的,老子非當場剁碎你不可……我要讓你生不如死!半月後老子四十大壽,就用你下酒!」


       

自那天起,大蟒便被單獨囚禁在院中的大鐵籠子裡,不給吃不給喝,還時不時變著花招虐待它一番,每天當著它的面宰殺它的同類,活剝蟒皮。


       

七八天過去了,大蟒毫不屈服,一見韋老闆仍是怒目而視,直吐舌頭。每次經過籠邊,都會讓人感到一種莫名其妙的恐懼。


       

又過了幾天,出事了,籠中的大蟒竟然不翼而飛!韋老闆聞訊趕來,臉色煞白,圓睜二目,圍著籠子轉起了圈兒。籠門完好無損,籠子的粗鐵條也沒斷裂……除非有人故意放它,否則大蟒絕對逃不掉。


       

韋老闆猛地轉身,呲牙咧嘴地喝道:「是誰把它放了?承認了沒事,要是被我查出來,扒了他的皮!」


       

我們都嚇傻了,紛紛賭咒絕對不是自己乾的。韋老闆陰沉著臉又走近鐵籠仔細觀察,終於發現一處籠沿下有脫落的大蟒鱗片,上面有兩根鐵條的間距稍微大了一些。看來大蟒就是從這裡鑽出去的。


       

我們議論了半天,終於不得不承認眼前的現實。大蟒的身子是非常有彈性的,而且據說它會「氣功」,身子可粗可細,為了自由,它承受了難以想像的痛楚!韋老闆倒吸了幾口涼氣,沒再說什麼。


       

大約淩晨兩點多鐘,正在熟睡的我被一聲突如其來的慘叫驚醒。我一激靈爬起來,往院中觀望,不看則已,這一看我的魂兒差點嚇飛了!明亮的月光下,隻見幾十條蟒蛇幽靈般爬滿了院子,有的已經從窗子進了屋!我從沒見過這麼多大蟒集體行動!平時在飯店見的大蟒都是蔫頭蔫腦的,而眼前這些大蟒一條條怒不可遏,氣勢洶洶!


       

我發出變調的呼叫:「快醒醒,大夥快醒醒!蟒蛇進屋了!」


       

很快慘叫聲便響成一片,瞬間,大蟒已把幾間屋子團團包圍。圍住韋老闆的蟒蛇尤其多,簡直水泄不通!


       

屋裡的幾名男廚師和夥計對大蟒早已司空見慣,親手殺死過無數條了。驚恐過後,他們便抄起各種利器與蟒蛇搏殺起來。一陣猛殺猛打後,總算有幾人衝出屋,到了院子中。


       

蟒蛇的攻勢放慢了,又有幾條蟒蛇沖向韋老闆的屋子,大概去增援了。看來這次蟒蛇重點攻擊的就是韋老闆的屋子,由門窗空隙進屋的已有好幾條!我隱約看見了那條「越獄」的巨蟒,它金黃的身子太顯眼了,個頭也大得多,我立刻明白了,是它帶領同夥報仇來了!奇怪的是,一直沒見韋老闆的身影,也沒聽見搏鬥聲。


       

我沖院中的幾個人大喊:「快上房來!這裡安全!」他們如夢方醒,忙不迭地找到梯子,拚死拚活地爬上房。大蟒蛇開始往房頂上爬,我們幾個人齊心協力,倚仗居高臨下,總算打退了它們的進攻。


       

大蟒們終於從韋老闆屋裡撤了出來,在那條金黃色巨蟒的帶領下,很快消失在後山的叢林中。


       

確信危險已過,我們才下了房。未能衝出屋的是顏中偉和李長友,平時兩人專門負責宰蟒,殺的蟒蛇最多,他倆的肋骨被勒斷了大半,內臟破裂,七竅流血,早已氣絕身亡。女服務員的屋門窗較為嚴實,蟒蛇未能進入,她們毫髮未傷,不過全嚇得休克了。


       

韋老闆呢?我們一起走進他的屋門,外屋一片狼藉,沒有他的影子。我們不安地走進裡屋,裡屋更亂,有蟒蛇肆意踐踏的痕跡,並且瀰漫著濃重的腥臭味,奇怪的是仍不見韋老闆!


       

莫非韋老闆被蟒蛇擄走了不成,或是被大蟒吞下肚去了?這太可怕了!我的頭皮一陣發麻,脊樑溝直冒冷汗。


       

這時我們不約而同注意到了牆角的大缸。那缸高約一米五,穩穩噹噹地立在那裡,上面蓋著蓋兒,缸壁有明顯被勒過的痕跡。韋老闆會不會在那裡邊?


       

我們輕聲喊:「韋老闆,蟒蛇都走了,您快出來吧!」連喊幾聲毫無動靜。我們頓覺大事不妙,遲疑了會兒,才緊張地走過去,哆哆嗦嗦地撬開缸蓋。


       

缸蓋撬開了,韋老闆渾身扭曲,臉色青紫,暴眼突舌,十指緊抓缸沿,都抓出了血,死狀可謂慘不忍睹。


       

估計韋老闆一見大蟒闖進,知道沖不出去,於是立即鑽進缸中,並從裡面拉緊蓋子,蟒蛇圍住大缸,拚盡全力想勒破大缸,但那根本不可能。十幾條大蟒圍住大缸,惱怒到了極點。


       

那條黃金色巨蟒恨透了韋老闆,死活不肯罷休。最後它們用身子把缸蓋死死堵牢,不透一絲絲空氣,可憐的韋老闆活活憋死在了裡面。


       

這個聞所未聞的恐怖事件很快不脛而走,當地再沒有人敢殘殺蟒蛇了。阿彌陀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