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恩來逝世40周年之際,中共官方出版發行《周恩來答問錄》。就在一周前,關於周恩來同性戀傾向的圖書剛剛在香港出版,對周恩來這塊〝中共最後一塊道德招牌〞構成衝擊。

1月7日,中共新華網報導,近日,由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輯的《周恩來答問錄》一書,已由中共人民出版社出版,並在全國發行。收錄了周恩來1936年至1971年期間文稿64篇,約30萬字。

中共官媒稱出版該書,用以教育中共黨員和青少年了解周恩來的〝作風〞和〝品德〞。

陸媒《新京報》披露,從2013年年初,這本書開始在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立項運作,直到現在才確定發行,前後共用了近三年時間。

中共新書為周恩來“闢謠”?        

就在一周前的2015年12月30日,香港《開放》雜誌前編輯蔡詠梅的新書《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在香港出版,作者也花了3年時間。

該書通過對周恩來1918年留學日本時所寫的日記及其它公開資料的研究和解讀,推測周恩來是一個同性戀者。

《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的出版立即引起境外媒體的關注。外界評論說,周恩來真面目被揭底,意味著〝中共最後一塊道德招牌〞垮塌。

當時外界媒體非常關注中共官方對周恩來同性戀身份的回應,但中共官媒及大陸媒體對新書未作任何反應。

現居美國的中國經濟社會學者何清漣在其推特上論及中共對此書可能的反應時稱,這本書是人未讀先轟動。中央辦公廳黨史辦不知要如何接球?是象當年為艾蓓《叫父親太沉重》那本書專寫一篇《艾蓓其人其事》?還是讓周恩來研究專家寫一篇《駁關於周總理是同性戀的謬論》?是放任不管還是查抄出版社?總之,是老革命遇到新問題。

何清漣認為,中共會先讓人將書買好送到北京相關部門,中共中央辦公廳的黨史辦尤其是高文謙的前同事們要開會。假定外媒未大炒作,可能的意見就是不理睬,以免為作者做廣告,因為讀的人也未必就相信。風波大了,也許就如當年對艾蓓那種不智做法。

《周恩來的秘密情感世界》出版後1周多時間,中共高規格出版周恩來文稿,有分析認為有替周恩來同性戀醜聞遮羞〝洗白〞之嫌,也有分析認為這隻是中共紀念周恩來逝世的例行規則。

新書論述周恩來同性戀傾向        

蔡詠梅在研究中發現了周恩來同性戀傾向的三大證據。第一個論據是,周恩來討厭異性婚姻,不願意結婚;第二個論據是:周恩來熱戀低他兩級的南開中學同性同學李福景;第三個論據是,周恩來對妻子鄧穎超的冷淡表現。1925年,已有少將軍銜的周恩來與鄧穎超結婚,是為了掩飾其同性戀性傾向,二人的結合是一場政治婚姻。


       

周恩來(右)自稱在南開學堂讀書時與李福景(左)形影不離(照片攝於1915年)。

蔡詠梅在書中分析,周恩來的性取向可以解釋他一生中的幾個謎團,其中最重要的一個是周恩來與毛澤東之間小心翼翼的關係。周恩來正是由於同性戀〝缺點〞,造成他對毛澤東非常懼怕;周恩來的這一性傾向,自然成了毛澤東有力箝製的工具;而周恩來的性壓抑,也影響了他的其它決定。

周恩來懼怕毛澤東的根源何在?蔡詠梅說:〝他的原罪就是他是同性戀者。〞

不過,現旅居美國的研究周恩來的專家高文謙對美國之音表示,如果僅憑周恩來旅日日記中的片段記載,而缺少其它有力的旁證,就斷定周恩來是同性戀,恐怕有失單薄之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