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月8日是十一世班禪坐床20週年。
       



       


近些天來「活佛」新聞不斷,假活佛的「法號」、「法衣」、商人背景等等被扒了個遍,在行家看來簡直不忍直視。因幫張鐵林舉行「坐床儀式」而備受爭議的白瑪奧色「法王」也正式發聲明道歉,稱從即日起辭去所有職務、頭銜、榮譽和認證。如此漏洞百出仍然吸引了眾多追隨者,也真是醉了。        



       


藉著藏傳佛教界地位最高的活佛班禪坐床20年的「東風」,政知局今天來為您揭秘,當一位真正的活佛是怎樣一種體驗。        



       


  • 首先                                

    得是出現「靈異」現象的男童                                



       


首先說明一下,轉世活佛對於年齡沒有明確要求,都是根據高僧觀湖和占卦的預示尋找,但一般年齡都不會太大,比如當年和班禪一起參加金瓶掣簽的另兩位靈童一位5歲,一位6歲。        



       


尋訪人員發現十一世班禪之前,他只是一個普通家庭的次子,名叫堅贊諾布,但他父親已經發現了他的與眾不同:個性沉穩,玩耍時一心一意玩兒與宗教有關的東西。        



       


尋訪人員根據觀湖和占卦預示,尋訪到嘉黎縣時,很快就打聽到了有靈異特徵的堅贊諾布。尋訪人員發現,這孩子常做出吹螺、講經的姿勢,和他哥哥在一起時,還喜歡給哥哥摸頂,隨口問他的名字,他回答:「我叫班禪額爾德尼」,「你有寺廟嗎」,「有啊。是扎什倫布」。        



       


隨後扎什倫布寺高僧嘎欽‧邊巴曾以普通人身份到桑吉卓瑪家做客,不滿5歲的堅贊諾布對這位白鬚飄胸的高僧說:「我認識你。」用餐時,堅贊諾布拿過一個高僧的木碗說:「我也有一個這樣的碗,就放在扎什倫布寺裡。」        



       


顯然,這個男童被一致認定有資格參加金瓶掣簽。        



       


  • 其次                                

    得在金瓶掣簽環節「中籤」                                



       


三人中只能有一位活佛,需要嚴格按照儀式進行。這個儀式包括將3個候選靈童名單的紙條貼在象牙簽牌上,讓中央和地方政府代表、諸位活佛高僧、3個候選靈童的父母等依次驗看名簽。驗完後要用黃緞封套將名簽套上,封簽。接著唸誦祈禱經文,面對釋迦牟尼佛像,往復三次完成舉起籤筒搖晃數下,裝進金瓶,蓋上蓋,取出再搖的過程,然後請波米活佛掣簽。這樣活佛才真正選定。        



       



                



       



       


[金瓶掣簽]        



       


十一世班禪父親索朗扎巴說,金瓶掣簽前一天,有工作人員對他說,要有抽不中的心理準備。他說當時心裡很高興,因為在釋迦摩尼佛像前抽籤是不會錯的。宣佈後,索朗扎巴馬上站起來,喊了一聲,敬奉神佛。班禪母親桑吉卓瑪當即激動得淚流滿面。        



       


  • 然後                                

    承受十年如一日的艱苦學習                                



       


十一世班禪坐床時還不到6歲,就開始了日復一日的學習。事實上,班禪坐床後的14年都在修習,日常生活幾乎沒有任何曝光,他也很少離開寺廟參加活動。        



       


入寺之前,家在偏遠的牧區,年僅5歲的班禪活佛幾乎沒有接觸到任何書本知識,甚至所講的藏語也只是家鄉的方言,更不要說識字了。寺廟請來專業教師,每週安排兩個半天學習藏語文、漢語文和數學,每天晚飯前,活佛都要進行文化知識的複習,日復一日,從不間斷。        



       


2004年曾有媒體跟蹤採訪了十一世班禪一天的真實生活。早晨7點班禪已經起床洗漱;7點半對供奉的釋迦牟尼佛像行三叩大禮,禮佛畢開始晨讀;8點半早餐,餐前唸誦《卻巴》,意思是「將這些珍饈佳餚獻給佛法僧三寶」,然後才可以進餐;9點半開始一天的學習,學習前班禪要給經師磕頭;作為新時代的班禪,英語也是要學的,每天10點半學習英語。        



       



                



       



       


[活佛學經]        



       


午餐後,下午2點開始,十一世班禪有一個半小時的課餘時間,作為新時代的班禪,計算機也是要學的,他通常在這段時間學習電腦知識,或者複習功課,閱讀科普讀物等;下午3點半辯經,這個時間會較長,結束已快到晚飯時間;晚飯後看《新聞聯播》,接著學習藏文,練習書法,預習、複習漢文和英文等其他文化課。        



       


晚上9點15分,又是一次集體誦經的時間,班禪身邊的僧人都聚了過來,一直要持續一個小時;晚上10點半,班禪寢宮的燈熄。        



       


  • 6歲                                

    坐床1個月後率團拜見國家主席                                



       


作為宗教領袖,班禪坐床1個多月後就率領扎什倫布寺致謝團來到北京中南海,拜見時任國家主席的江澤民。當時十一世班禪坐在江主席一側,很懂事地稍探過身,一直看著江主席,傾聽他說話。        



       



                



       


在談話過程中發生了一個讓一旁班禪侍僧緊張的插曲——服務員送上了熱手巾,因為之前他們沒有教過十一世班禪使用熱毛巾。但班禪非常聰慧,他把毛巾拿在手裡,學著江主席擦了擦臉和手,毛巾還拿在手中。見江主席將用過的毛巾放在了茶几上的托盤中,他也將毛巾放在了托盤裡。
       



       


當然,另兩代中國領導人也曾接受過十一世班禪的拜見。2005年2月,班禪在人民大會堂向時任國家主席胡錦濤敬獻哈達;今年6月,他還在中南海拜見了習近平。        



       



                



       


  • 9歲                                

    一氣背完1萬字經文無一差錯                                



       


活佛的宗教天賦驚人。1999年6月24日,班禪苦修佛學3年半後,他在扎什倫布寺首次為全寺600多名僧人舉行了長壽灌頂。嚴格的宗教儀式結束後,十一世班禪開始詠誦長壽灌頂經,略帶童音的抑揚頓挫的誦經聲,迴蕩在扎什倫布寺的上空。他時而手搖法鈴,時而拿起金剛杵,邊詠誦邊講解,兩個小時後經文才詠誦完畢。知情人透露,原來準備請班禪看著經書唸誦25頁的,誰想年僅9歲的他,卻將這1萬多字的經文如行雲流水般一氣背誦完而無一差錯。        



       


為信眾摸頂也是活佛的一大「任務」,在藏族傳統文化裡,只有活佛和高僧才能撫摸別人的頭部並賜福。因此,很多信眾都曾排隊幾個小時就為了得到活佛的摸頂。        



       



                



       


[十一世班禪為信眾摸頂賜福]
       



       


2012年有統計,稱活佛坐床17年來已為信眾摸頂賜福超過100萬次。雖然算下來日均摸頂還不到200次,但是局友們別忘了,活佛大部分時間是在寺院內學習的。政知局拿今年的一次活動舉個例子,今年5月底6月初,班禪在雲南參觀學習並舉行佛事活動。在其中的2場佛事活動中,就為4萬餘名僧俗群眾摸頂賜福,以前連續10個小時為群眾摸頂賜福也是有的。        



       


  • 20歲                                

    正式亮相中國政壇                                



       


2010年,20歲的十一世班禪開始在宗教界發揮更大的作用。2月3日,中國佛教協會全國代表會議閉幕,他當選為中國佛教協會副會長。2月28日,他被增補為全國政協委員,成為全國首個「90後」政協委員。        



       


和5年前相比,現在的十一世班禪做起政協委員更加成熟,早在此次假活佛鬧劇發生前5個月,也就是今年6月的政協常委會上,班禪就曾針對宗教事務管理做了主題發言,一針見血。        



       


他說,目前一些團體和個人打著宗教旗號進行非法宗教活動,誤導信眾脫離正信正行,玷污宗教名聲、扭曲教義理念,使宗教迷信化、商業化,嚴重危害社會健康發展。這些人會用假冒的佛教身份進行非法宗教活動。他們很少遵守戒律,宗教理論很差,有的連一部完整的經書都沒讀過。但他們當中有些人,神通廣大、關係甚廣,信徒中有富商明星。並且附上了自己的建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