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樣的死亡等待著所有的人。沒有人今天能肯定他是否還能活得過明天。”攝影師Walter Schels在作品《Life before death》序言中說到。是的,沒有什麼東西能讓我們如此深刻地理解生命,除了死亡本身。
                 

這是一組在歐洲引起轟動的“死亡肖像”系列作品,德國攝影師Walter Schels 在“臨終關懷”慈善醫院裡,使用對比手法記錄了人的生命和死亡,一張記錄他們活著時的狀態,另外一張則是死亡後的面容。圖為Edelgard Clavey,67歲,左圖拍攝於2003年12月5日,右圖卒於:2004年1月4日。
       


         
       


       

作品涉及每個人對於死亡以及人生的態度。圖為Maria Hai-Anh Tuyet Cao,52歲,出生:1951年8月26日,左圖:2003年12月5日,右圖卒於:2004年2月15日。Maria 說:“死亡並沒什麼。我擁抱死亡,它並不是永恆。死後當我們見到上帝,我們都會變得美麗。我們只是聽從召喚回歸塵土。”
                 

無論是恐懼還是坦然,麻木或是清醒,最後都濃縮成兩張照片與一段文字。圖為Elly Genthe,83歲,左圖:2002年12月31日,右圖卒於:2003年1月11日。“把我弄出去,待在這個地方我的心跳會停止。救救我!我不要死!”
                 

Beate Taube,44歲,左圖:2004年1月16日,右圖卒於:2004年3月10日。Beate 感到,如果死亡時丈夫和孩子們在場,她根本做不到撒手而去。當她死時,她是完完全全一個人。


                 


       

Rita Schoffler,62歲,左圖:2004年2月17日,右圖卒於:2004年5月10日。“我真不應該需要這麼久,才學會寬容和遺忘。儘管發生了那麼多事情,我仍然喜歡他。我多想能夠再一次地開始生活啊......”        


       


               


       

Heiner Schmitz,52歲,出生:1951年11月26日,左圖:2003年11月19日,右圖卒於:2003年12月14日。“沒有一個人問問我的感受,??我真的看不慣他們為了逃避死亡這個話題而去談論其他的東西。難道他們不明白?我就要死了!”        


       


               


       

Gerda Strech,68歲,左圖:2003年1月5日,右圖卒於:2003年1月14日。“這難道是注定的嗎?難道死亡不能等一等嗎?”        


       


               


       

Roswitha Pacholleck,47歲,左圖:2002年12月31日,右圖卒於:2003年3月6日。“在思想上,我知道我快死了。但是誰知道會發生什麼呢?也許會有奇蹟出現。”        


       


               


       

Peter Kelling,64歲,左圖:2003年11月29日,右圖卒於:2003年12月22日。“我只有64歲,我不應該像這樣浪費時間。        


       


               


       

Barbara Grone,51歲,左圖:2003年11月11日,右圖卒於:2003年11月22日。“我所有的努力都白費了,”她說,“彷彿我正在被生命徹底拒之門外。”        


       


               


       

Klara Behrens,83歲,出生:1920年12月2日,左圖:2004年2月6日,右圖卒於:2004年3月3日。“有時我確實希望情況能好轉,但是一旦 病痛發作,我就不想努力活下去了。我想知道有沒有來生,我覺得是沒有的。我不害怕死亡,我只是沙漠中無數沙粒中的一粒......”        


       


               


       

Wolfgang Kotzahn,57歲,出生:1947年1月19日,左圖:2004年1月15日,右圖卒於:2004年2月4日。“現在,我從全然不同的角度來看待一切:我窗外的每一片雲彩,花瓶裡的每一朵花。突然之間,一切都變得那麼珍貴。”        


       


               


       

Michael Lauermann,56歲,出生:1946年8月19日,左圖:2003年1月11日,右圖卒於:2003年1月14日。“我真的熱愛生命,現在生命要結束了,我不害怕它的到來。”        


       


               


       

Jens Pallas,62歲,左圖:2003年11月1日,右圖卒於:2003年11月15日。Dagmar 修女沒有察覺到他在去世前有任何掙扎的跡象,除了那震驚的表情,什麼跡像都沒有,他彷彿是要說:“什麼?這一刻到了?”        


       


               


       

Jens Pallas,62歲,左圖:2003年11月1日,右圖卒於:2003年11月15日。Dagmar 修女沒有察覺到他在去世前有任何掙扎的跡象,除了那震驚的表情,什麼跡像都沒有,他彷彿是要說:“什麼?這一刻到了?”        


       


               


       

Elmira Sang Bastian,17個月,她出生便患有腫瘤,左圖:2004年1月14日,右圖卒於:2004年3月2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