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嫌棄我窮而甩了我,得知真相後回頭找我,我一句話讓她面紅耳赤


       

我知道做為一個男人沒什麼多餘的錢去談戀愛是一件比較悲傷的事,可是我還是就這樣了,我一邊讀書一邊打工,不要家裡的錢,連生活費也不要,還負擔著和女友一起的房租和她的生活費,偶爾去外邊小資一次,我覺得這種日子也不錯了。

可是,有一天女友小荷不幹了,她說這種日子不想過了,我問她想過什麼日子。她說她就是什麼也不想做。

我問她,現在她做什麼了,不就是去上上課,玩玩手機而已。高興就做頓飯,不高興時飯都是我做的。

我一個學生,一個月拿六千塊養活我們兩個人已經不錯了。她家裡給她的生活費她全用來買衣服化妝品了,女孩子愛漂亮這也無可厚非。

吵完之後她也沒理我,第二天一下課就和別的同學去了酒吧,說是為同學慶祝生日。去就去吧,反正又不是第一次和同學出去,不過我不喜歡那種場合,而且都是她要好的同學,平時和我也沒多少來往,她也沒說要我去。不過她那晚喝得爛醉,同去的同學用她的手機給我打了電話,讓我去接她回來。

結果她借著酒勁耍起了酒瘋,罵我罵得真難聽,我從來不知道她竟然這麼會罵人,連我爸我媽都罵了個遍,說我窩囊,別人的男朋友給她們買LV,開寶馬了。

我氣得牙痒痒,但是我忍了。罵我可以,但是罵我的父母家人就不行。我把她一個人扔在出租屋裡,收拾了自己的東西連夜搬回了學校寢室。

我是個男人,士可殺不可辱,我現在還沒畢業,等我畢業了,在社會上混了幾年還混不出個人樣再嫌棄我也不遲啊。

我們很長一段時間沒有理對方,我以為我們就這樣分手了。沒有她的日子,我每月都有好幾千結餘。偶爾在校園裡遇到,她也是打扮得花枝招展的,手裡拎的也是LV,但我不知道是真是假。不過真假也不關我的事。

可是就在畢業前,本市有名的百強企業XX公司來我們學校招人了,點名招我做經理,還說給我配台奔馳。這是多少學子夢寐以求的事,可是我拒絕了。想進這家公司我分分鐘搞定,因為這家公司就是我爸開的,他一直想讓我進公司幫忙,以前我以要讀書為藉口不肯去。現在我還是不想去,只不過是不想在我爸的羽翼下成長。

這事不知道小荷怎麼知道了,分手都三個月了,她又來找我,說要和我在一起,以前是賭氣不作數的。

我笑著說,還是作數的好,XX公司的經理我不當,那家的公子哥我也不當,我還是喜歡去打我一個月六千塊的工。

小荷忍不住罵我:「你TM就是犯賤,放著公子哥不當,去過窮酸日子,你這輩子也只有這麼點出息了。」

「你還罵對了,我就只有這麼點出息了,不過這點出息能挽救自己的終身幸福也值了。我想會有一個好姑娘願意跟我吃苦的。」

小荷轉身就走,臨了還扔下一句:「別說你曾經是我男朋友。」這個我也不想說,說出來只怕我更丟臉,曾經有過這麼一女朋友。

作者:尹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