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

      

3年來,陳老師一直睡不好,

總覺得...有人在背後窺視著...

直到,去了宮廟 向婆婆問事,

才發現,在背後窺視著陳老師的

是一段最壓抑、最心痛的往事...

這篇文章,看完眼眶都泛淚了...

有大量洋蔥...

               

         

那個時候 ,我在一個幼兒園打工,


同事大多是女性 ,大部分是已經嫁人的女老師。


有個同事且叫她陳老師好了,


有一天 同事們下了班聚在一起,


不知道怎樣就聊到誰誰誰的小孩去收驚有效、


哪家宮廟很靈之類的話題。



       


三年了...一直睡不好...


平常為人有點嚴肅的陳老師,今天突然反常的開口了!


她有點保守的說:最近都睡不好...


比較熱心的同事就問她 是怎麼啦?


會不會是枕頭的問題啦? 要不要推薦她喝中藥?


陳老師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都不是


其實 她睡不好 也已經三年了....



       



       


(示意圖)



       


總覺得有人在背後窺視著...


大家聽到三年,都有點訝異,


跟陳老師比較熟的同事隱約感到不對勁,問她怎麼了?


陳老師說:覺得家里好像有髒東西,


老是有些難以解釋的事情發生...


最強烈的就是,她老是覺得 有人在背後窺視她...


有時候猛然回頭,那東西就不見了,


從來不曾在視線內出現, 總覺得也沒有傷害自己的意思。



       


聽到這里 同事們紛紛倒抽一口涼氣...


嘰嘰喳喳的討論著 ,有人問她為什麼拖了三年?


陳老師隻是推說... 


她其實也不知道啦,說不定是自己太累了 產生幻覺


說到此處 ,有的人開始推薦自己知道的宮廟。



       


其中有個跟陳老師比較熟的女老師叫做胡媽,


若有所思的看著陳老師 便對她說:


可以帶她去一間很有名的宮廟,她們親戚都去那里問事 !



       



       


(示意圖)



       


到宮廟,向 問米婆婆求助...


下了班,胡媽就帶陳老師去宮廟了,


這是一間供奉女性神祇的法壇,


問事的是一個婆婆 。


陳老師到了那,便對宮廟的人說了自己的狀況,


婆婆似乎有通靈的本領,長年在此為人問米、通靈,


看了看陳老師,便跟她說 她的眉宇間有很濃的怨 !


陳老師幽幽的歎了一口氣,什麼也沒說。



       


問米婆婆 在陳老師的身邊點了一大束香,


在她的周圍繞著,陳老師跪在地上 ,


煙霧繚繞,氣氛顯得有些詭譎,


問米婆婆叫她拿著香, 不斷的朝四方跪拜,


自己則伏在案前, 有時候喃喃自語說著人家聽不懂的方言,


有時候又像沉沉睡去...



       



       



       


婆婆提到...三年前的事...


突然 猛地, 婆婆轉過身來,


閉著眼睛,可是眉宇間有股威嚴 ,


身型原本有些駝背, 此時卻十分挺立 巍巍如山 ,


婆婆並沒有說自己是誰 ,隻是問陳老師:


你還記得三年前的事嘛 ?



       


陳老師一聽到她這麼問 ,便自己哭了起來...


婆婆又喃喃自語,對著門外不知道在說什麼,


一會說 不孝、 一會又說 可憐...


搞的在場的人處在一種如在雲霧中的迷惘。



       


祂怕你,站在門口 不敢進來...


可是陳老師似乎知道婆婆在說什麼, 不斷的嚎哭...


婆婆跟她說: 祂怕你, 站在門口, 不敢進來


陳老師哭的聲嘶力竭, 無助的看著門外 想要爬過去



       



       


(示意圖,圖片出於此。)



       


跟著他的 是3年前墜樓過世的兒子...


胡媽跟陳老師是多年同事 ,


似乎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連忙過去攙扶。


問米婆婆說:


原來 一直跟著她的 是三年前過世的兒子,


當年 她兒子想要到陽台幫她收衣服 ,


結果墜樓而死... 死的時候才小一 ...



       


問米婆婆說: 因為陳老師平常對孩子太嚴厲了 ,


小孩死後心存愧疚, 怕媽媽責備 ...        


但又舍不得離開媽媽去投胎 ,隻敢躲在背後 ,        


所以她才會一直覺得背後有人 ...        



       


陳老師崩潰大哭說:都是媽媽的錯...


婆婆形容門外的小孩穿著某某國小的體育服,


腳上沒穿鞋, 躲在門後偷看...


陳老師聽到這里簡直崩潰, 一直叫兒子的名字,


說媽媽怎麼會罵你, 都是媽媽的錯, 你沒有錯...


  


平常嚴肅不常笑的陳老師 ,


卸下心房後 也是一個深愛小孩的媽媽


一直問婆婆可不可以見見他...


那天後過沒多久,陳老師在學期結束後就離職了。


聽說決定跟丈夫重修舊好一起生活 ,


似乎是打開了喪子心結。



       


弟弟,一路好走喔...


陳老師後來回幼稚園探望同事說,


去問事後沒多久的一天夢里 ,


有人在她背後拍一下,


原來是她的兒子,緊緊的抱著她 ,        


跟她說 :弟要走了噢 (以前在家都稱呼他弟弟)        


然後說了一聲對不起,就一直往前跑走了...        



       



       


後來她就再也沒有覺得背後有人了,


說的時候有點落寞,


可是陳老師比起以前的嚴肅陰沉,


整個人亮了起來 也常笑了 。



       


雖然這是一段傷心的故事 ,


聽胡媽說...以前的陳老師就是這麼開朗的。



       


小邊看完故事...邊哭邊覺得...


陳老師母子對彼此一定很內疚...


還好...最後有講開,化解了心結,


也希望 弟弟能投胎到更好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