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充滿欺詐的現代社會中,有時候就連做善事都要小心翼翼,也因此很多人遇到麻煩都會選擇視而不見,免得替自己惹禍上身。來自農村的馬俊就在和未婚妻采購家電時,看到了地上一位受傷的老人,好心把老人送去醫院之後,竟然從此改變了他的人生…


       

這是某天的下午,馬俊和未婚妻小米兩人是在同村長大的青梅竹馬,已經訂好明年元旦要結婚。趁著這次返鄉探望小米的父親,他們打算在回去時順路到城里的賣場,買之後結婚要用的家電。


       


         


       

但沒想到馬俊跟小米走著走著,就聽到路上傳來一陣哀嚎,還有不少人在圍觀,馬俊見狀就想湊上去查看,小米卻有點緊張地拉住他的手說:“人那麼多,不要去了,小心身上還有買家電的五萬多塊呢!”


       

好奇心重的馬俊沒有聽小米的勸告,反而掙開她的手往前,靠近才發現是一個70多歲的老先生倒在地上,腿部都是血,顯然是剛被車撞了。老人正在大聲呻吟,馬俊卻聽到幾個圍觀的人說:“這年頭好事做不得啊!如果你到時候幫了他,他一口咬定是你撞的,那就等著倒黴了!”


       


        


       

聽到這些言論的馬俊熱血上湧,踏到老人身旁說:“老先生,你沒事吧?我馬上送你去醫院!”說完就攔了一輛計程車,要在老人直奔醫院,旁邊急到不行的小米看他這樣也沒辦法,跟著擠上了車。


       

一到了醫院,老先生就馬上被送到CT室檢查,馬俊心想院方應該會在連絡老人的家屬,看時間也差不多了,就打算轉身離開,卻沒想到一出醫院,就被一群看起來心懷不善的人給堵住了。


       


       

原來堵住馬俊的這批人正是老人的兒子們,他們接到醫院的電話後才慢吞吞趕了過來,聽院方說是一個年輕小夥子把老人送來的,就搶先一步堵在門口,對馬俊說:“年輕人,你做人怎麼這樣啊?撞了人就想走是不是?”


       

馬俊正要解釋,可這幾個人哪有給他解釋的機會,看著馬俊想離開就死死拽住他,拉扯之中馬俊身上買家電的五萬多塊就掉了,老人的兒子眼明手快地撿了起來,馬俊一看慌了,大喊:“這是我們結婚要買家電的錢,你們怎麼能搶!人真的不是我撞的,不信你們可以等老先生醒來問他!”


       

老人的兒子們口口聲聲說沒問題,還說如果是他救的人,倒要反過來感謝他呢!沒辦法證明清白的馬俊只好一直守在診間前,等待老人醒來。


       

等到老人一從手術室推出來,馬俊就立刻衝上前去,但旁邊的護士卻攔住他說:“麻醉還沒退呢!等一下才會醒。”就這樣一等,等到了天都黑了,老人才模糊地張開了眼睛,卻好像完全不認識周圍的人了。


       


         

老人看著馬俊遲遲不開口,醫生過來檢查之後才說老人可能是在車禍時頭部受了震蕩,暫時性失憶了。馬俊急得都要哭了,一直陪在旁邊的小米臉上也布滿了淚水,跺腳喊說:“我早跟你說過不要插手的吧!”轉身就跑了。


       

被誣陷的馬俊沒有辦法,決定留下來照顧老人,希望他終有一天能夠恢複記憶,證明自己的清白。他每天買報紙讀給老人聽,還不時給老人講講笑話,雖然老人幾乎都不說話,他還是希望能夠刺激他的大腦,讓老人盡快好起來。


       

同病房里的還有一個叫沈建山的50歲貨車駕駛,也是因為車禍不小心摔斷了腿,他的女兒沈小美總是會陪在他身邊看顧。力氣小的沈小美沒辦法獨力替父親翻身,馬俊就常常幫她的忙,父女倆都把他的關心看在眼里,也知道這個年輕人的困難處境。


       

雖然馬俊總是盡心盡力地照顧老人,但老人的記憶卻沒有起色,醫生檢查後也搖頭說這可能是心因的原故,想到自從老人住院後從來沒見過他的兒子們,馬俊內心又是急又是難過。


       


         

雖然每次提到車禍老人就會露出一臉茫然的表情,但他身體的狀況卻的確有漸漸好轉,某天馬俊又在病床前對他說話時,醫院卻來催馬俊去收費處繳錢,說老人一開始付的住院費不夠了。


       

馬俊聽了一愣,後來想想還是自己先付,等到老人記憶恢複後,這筆錢再討回來。於是他跟老人商量說自己準備回家拿錢,付他的住院費,沒想到老人聽了眼淚就啪搭啪搭地落了下來,伸出滿是皺紋的手揪住了他的袖子。


       

馬俊一看就懂了,他連忙解釋說:“我不會離開的,要是我這麼一走這些日子不就全都白費了,這黑鍋一輩子洗不清啊!”老人聽了才勉強鬆開,又直巴巴地瞧著他,馬俊最後只得拜托了沈小美幫他照顧老人,才心安地離開。


       

馬俊的家人也早就聽聞了這件事,馬俊回家後也只是疼惜他被冤枉,一家人哭了一陣。過了一會,知道馬俊回來的小米也來了,聽到馬俊打算再拿錢去付老人的醫藥費,她立刻大怒說:“你真是天下第一窩囊的大傻瓜!你再敢往醫院里面扔錢,我們兩個就一刀兩斷!”說完就氣衝衝地走人了。


       

難過的馬俊也來不及好好跟小米解釋,先回到了醫院打算繳住院費,卻沒想到收費處的人員告訴他說前兩個小時已經有人先繳了!


       


         


       

馬俊聽了非常困惑,心想護士是不是搞錯了?但檢察之前發現的確是老人的病床沒錯,馬俊心想莫非是肇事的人良心發現了?慌忙打聽之下,護士說只知道是個高個子的男人,帶著墨鏡,不記得長什麼樣子。


       

聽到這個消息,馬俊第一時間就想跟小米分享,不過打電話過去卻發現這個號碼已經停機了。想想這件事總算是個轉機,內心難過的馬俊還是回到了病房,強撐起笑臉跟老人聊天。


       

後來小米把馬俊之前送給她的聘禮等東西都退回了他老家,連系不上她的馬俊只能常常半夜跑出去哭泣,回來又裝成一付沒事人的模樣。


       

最令馬俊奇怪的還是那個肇事的人,再過了一個多月後,醫院櫃台都沒有來提醒他繳住院費,疑惑的馬俊前去一問,才發現這次又是有人先繳了,而且那個人還留下了一個信封,說要轉交給馬俊。


       

馬俊一打開那個信封,心就差點跳出來!里頭裝了厚厚的鈔票,數了數正是整整五萬多塊,跟馬俊一開始付的錢一樣。他內心覺得這肯定是那個肇事者良心不安了,不過他為什麼就是不肯露面承認,還讓自己幫他白白背黑鍋呢?


       

這件事發生後,馬俊回了老家一趟,打算親自去挽回小米,但當他一到小米家,小米看也不看他,就走入房間“砰”地關上門,最後坐在客廳的小米媽媽才支支吾吾地說小米之後要跟鄰村的王二結婚了,要馬俊以後不要再來找她…


       

心灰意冷的馬俊回家哭了一夜,他父母親擔心他會想不開,只能坐在他旁邊勸他不要喝太多酒,最後到了清晨時分,馬俊才沉沉睡去,隔天他才搭車回到了縣醫院,但推開病房門,他就以為自己走錯了。


       

老人的病床上空空的,馬俊四處張望了一下,才看到眼睛紅紅的沈小美,她抖著嘴,一張開口就是“哇”的大哭,馬俊知道自己最害怕的事發生了。


       


       

沈小美邊啜泣邊敘述著事情的經過。原來昨天夜里兩點多,老人突然腦溢血,雖然沈小美驚醒後趕緊通知醫生過來搶救,但老人畢竟年事已高,就這樣撒手去了。


       

馬俊聽了馬上要飛奔去醫院的太平間,看到老人冰冷的屍體,他無法克製渾身的顫抖,伏在地上開始大哭…


       

沒想到這個時候,老人那幾個之前都沒出面的兒子也出現了,他們惡狠狠地看著馬俊,嘴里嚷嚷著:“好小子,我們法庭上見!到時候有你受的!”


       

正當馬俊還在痛哭時,一位穿著西裝筆挺的人卻來了,他自稱是高律師,一到就問誰是馬俊,馬俊心想這生完了,稀里糊塗的做了件好事,被冤枉賠錢之後,現在搞不好還要坐牢…


       

高律師卻認清了他就是馬俊,在他跟老人的兒子面前清了清喉嚨,宣讀了老人的遺囑:“我謹此聲明,馬俊不是撞我的人,他是在做好事,小夥子是我所遇到的最大的好人!如果有一天我突患意外,一切與馬俊無關,任何人不得為難他。”


       


       

聽到這份遺囑,老人的兒子跟馬俊都懵了,馬俊抬起頭,聽著高律師繼續念到老人請他起草的遺囑:“…本來手術後我早想說出事情的真相,可我對誰說呢?你們這些不孝之子,整天忙著自己的生意,只顧拚命賺錢,把我扔在醫院里就不理不問,逢年過節也是任務式的拎點禮物走走場,是馬俊的精心照顧讓我重溫了久違的親情,享受了最後的幸福時光,如果不是馬俊我也許早不在人世了。”


       

“看著他的痛苦樣,我心里也很難受,為了讓他以為我還沒恢複記憶,繼續照顧我,自私的我只好請高律師給我不斷續交住院費,還讓醫院收費處轉交五萬元給馬俊作為我對他的補償。       


       

“…因為我實在太孤單了!連個說話的人都沒有,馬駿每天給我帶來了快樂。都說養兒防老,可我生了你們辛苦把你們撫養大又有什麼用呢?為了感激馬俊對我的悉心照顧,我決定把自己名下的一處房產及25萬元存款全部留給馬俊!希望你們千萬不要為難馬俊,這樣我在九泉之下也安息了。切記!切記!父彭萬里於2007年9月18日。”


       

聽完這些話,老人的兒子們都愧疚地說不出話了,只能匆匆離開了現場,馬俊臉上還掛著淚痕,愣愣地跪在那好一會兒,才忍不住“哇”的放聲大哭說:“我真的是被冤枉的,現在我終於清白了!”


       

曾幾何時,善良地去幫助別人也容易釀成可怕的災禍呢?馬俊雖然花了一段時間在醫院照顧老人,但幸好他最後還是被還了清白,而且他也給了這位老人晚年一段最快樂的時光,這樣堅持的善行還是為他帶來了好報的。動動手指,把他的故事分享出去,讓更多人看到這驚人的結尾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