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达清一生传奇



       


第一篇


大盗莫达清是七十年代罪犯的代号。当年跑意外线的记者,最忙的时刻就是追访莫达清与同党所干下的大案。


出道不足一年,莫达清干下的劫案多达卅多宗。最为轰动者,是于1975年10月26日抢劫安邦路跑马场的解款车廿多万令吉。他也曾在一天内,连抢两间银行。


周末的跑马场,人群最多,而莫达清偏偏选在这个时刻干案,胆子之大,无人出其右,同时更显得他干案的狠劲。


莫达清原名黄瑞清,1951出生于怡保路的水塘路。15岁辍学后,他在住家附近的敦依斯迈路大巴刹打工。


当年怡保路一带,龙蛇混杂,盘踞当地的360私会党,势力庞大。短短3年期间,莫达清在360私会党创出名堂后,于18岁那年,持枪干下第一宗抢劫案。


1969年是莫达清第一次疯狂干案,他的记录是干下8宗。不过,这一年的犯案生涯很快结束,他被警方逮捕后,在法庭被判坐牢7年。服刑约5年,他于1974年年杪出狱。


江湖传言,莫达清出狱后曾对家人忏悔,矢言要改过自新不再犯案。但是,怡保路的龙蛇混杂环境,令他难以全身而退。当地每次发生私会党格斗及打劫时,他是第一个被警方传召查问的人。


警方的查问,当然不会客客气气,尤其是莫达清在360私会党占有一席之地,更可况他又有犯案及坐牢的记录。即使案不是他干,但警方相信凭他的“江湖地位”,总可以从他身上,拿到一些线索吧!


莫达清对警探“找料”的方式,极度反感。案不是他干的,可是矛头却是指着他。久而久之,他终于把心一横,决定重出江湖,而且要干,就一定要干大的。


1975年中期,他与三个同党阿黄(吴清旺)、邦咯仔(马国清)及细仔(郑福来)合伙干案,几乎将整个吉隆坡翻转过来。


莫达清手上的军火,数量惊人,除了长枪短枪十多廿枝之外,尚有手榴弹至少5粒,子弹上千粒。这些军火是莫达清等人打劫马场后,利用所分得的赃款从泰国购入。


莫达清的干案新闻,时常上报,而且一宗比一宗猖獗。他的名堂更令警界震撼,成为警方誓要捕获的首号人物。当时只要有大案发生,必然会连想到,这又是莫达清干的“好事”。


某一日,我报馆的资深编辑部同事接获一个来电,对方声称他就是莫达清。他自称藏有大批军火,问报馆是否有胆派记者到来采访。


资深同事听到对方的名堂时,可能已被吓呆,也可能担心采访同事的安危。这个约会当然不成事!


我们几个跑意外线的同事于事后知道后,都埋怨这位资深同事为何不与对方约定时间地点,好让我们闯一闯虎穴。(意想不到,这些军火现今收藏在警察博物馆,供人参观)。


对方是不是莫达清,无法证实。不过,从当年许多大贼都将《新明日报》刊登的“匪照”剪下放入钱包的迹象显示,黑道中人相当重视《新明日报》的“江湖地位”。


我与同事都深信,来电者应该是莫达清。



       


第二篇


在警方眼中,莫达清是一个狡猾之徒。虽然警方多次展开突击行动,但都被他预知风声,在最后一分钟及时逃脱。


但是,在民间的眼中,特别是住在怡保路一带的木屋区居民,却认为莫达清是现代罗宾汉(RobinHood),一个劫富济贫的侠盗。


木屋区的居民,互相认识。只要有陌生人进入木屋区,居民很快就会知道。自从莫达清藏身该处后,居民都提高醒觉,只要有一点风吹草动,立刻走告莫达清。


在如此环境下,警队根本难以进入木屋区。莫达清每次能够脱身,并非侥幸。


不过,警方不认同莫达清是罗宾汉的说法,反指莫达清很懂得收买人心,故意给钱居民乃是要他们作为他的耳目。


当时负责追捕莫达清的警官,是担任市警特别调查组(SIS)主任并有罪恶克星之称的古拉星甘(S.Kulasingam)。参与行动的警官,包括一名洪姓刑警警官,他与古拉的警阶同是副警监。(数年后,洪警官提早退休,据称移民到澳洲)。


在莫达清横行的日子里,警方一直无法将他活擒。如何逼使莫达清现身,成为古拉急切的任务。


古拉脾性刚烈,疾恶如仇。他人如其名,因“古拉星甘”的名称,在印裔传统意指勇猛雄狮。他手下的多名猛将,对他又服又贴。


据传闻,古拉在无计可施之下,准备兵行险著,扣捕莫达清的父母及兄弟,以盘查莫达清的行踪,同时也借此逼使莫达清现身。


不过,古拉的建议受到洪警官的极力反对。洪警官认为犯罪者是莫达清,家人是无辜,罪更不应殃及家人,而且这样的手段,警队也不会光彩。


两位警官为此争得面红耳赤,不过,决定权在古拉手中,而莫达清家人最终也被带返警局,数天后才获释放。


1975年11月22日深夜11点许,古拉离开谐街总警局独自驾车返回甘榜班丹住家,途中经过达卫士路的三叉路口时,黑暗中突然闪出数名枪手,向他连开11枪。


坐在车内的古拉虽然带有佩枪,但他根本没有还击机会。在枪林弹雨之中,其中一弹贯穿车门射入古拉体内。


古拉中枪后尚能保持镇定,他立刻踏足油门驾往约两公里外的蕉赖警局,由警员送往医院。


经过医生抢救,古拉大步迈过死亡关。他身中的子弹击破他的肋骨,然后穿过肝脏再擦过肺部,伤势相当严重。他能够在11枪射击下逃过一劫,算是奇迹。


事后调查,当晚开枪狙击者,乃是莫达清与同党。莫达清是因不满家人被扣,而采取报复行动。


约五个月后的1976年4月7日晚,古拉率队围捕一批藏身在八打灵再也百乐花园住宅的金店劫匪时,被枪匪开枪击中腹部,离第一次中枪的伤口只差吋许。这次他再逃过一劫。这是后话。



       



       


第三篇


“阿黄被杀,弃尸在甲洞一个偏僻荒野……”。周日早上我们一群记者在谐街警局探到这个消息后,立刻紧张起来!


阿黄是莫达清的最得力助手,他为何被杀,如何被杀,都是我们急欲采访的“正料”。


由于周日刑事调查部主任不会到警局办事,所以我们无法向他查证。唯一方法,是先到现场查访。


当时我们约有七八人,有来自中文报,英文报及马来报。我们急急脚的,分乘两辆车赶往甲洞。(当时各报记者关系相当融洽,互相都有照应及可以共车)。


在取道古晋路驶往甲洞方向之际,跑在前头的轿车突然失控,翻了几个斤斗后,整辆车变成四辆朝天,停在路边。


我和另几位同行坐在另一辆车,看到前头的轿车翻覆后,惊慌之余连忙停车,并跑上前准备给予援助。


幸好车内的数人尚能自行的从车内爬出,众人只是轻微擦伤,算是不幸中之大幸。惊魂甫定后,我与原本坐在第二辆车的同行继续前往现场,而因翻车受惊的同行,则留在该处善后,再返回警局等消息。


数日后大家重遇,谈起翻车惊险一幕,各人都涅了一把冷汗。逃过劫数的马来报记者心有余悸的说:“这几天我追访车祸新闻时,不再如以往一般先问有没有人死,有多少个人死了。这次翻车无事,我才知道生命可贵!”


当日阿黄被杀,据称有两个版本。


第一个版本,指阿黄是在一场私会党争霸战中,被敌对一方枪杀。


莫达清在“360”私会党冒出头后,霸占了怡保路一带。与怡保路毗邻的增江新村及甲洞,却是“五指山”私会党的地盘。


莫达清等人成功劫走安邦路跑马场的解款车廿多万令吉后,各人分赃,他则得到4万令吉。


据称莫达清准备将势力扩大,于是利用分到的钱带到泰国购买大批军火,包括千粒子弹、手榴弹及枪枝等。


甲洞是一块肥肉,莫达清准备进军甲洞抢夺“五指山”的地盘。在一次谈判破裂时,双方发生冲突,“五指山”的首领及阿黄被杀。


第二个版本,指阿黄是被莫达清清理门户时,中枪身亡。


在莫达清的组织里,阿黄是坐第二把交椅。当势力即将扩大时,阿黄起了异心,对第一把交椅虎视耽耽。


当莫达清知道阿黄有意反叛及抢夺他的大哥地位后,两人约定在甲洞一个偏僻荒野地区谈判。


据称,为了解决这场纷争,双方同意模仿牛仔片的生死决斗方式,以定高下。


两人各持手枪,背靠背,然后分开,各慢步向前行。当旁边的同党喊到第30声时,两人急速转身开枪。阿黄身手不够敏捷,被枪法奇准的莫达清击中。


这两个版本,警方不愿证实,也不愿否认。不过,据事后的资料显示,第一个版本的可能性较高。


阿黄逝世后,莫达清的得力助手,余下两个。他们是邦咯仔及细仔。



       



       




       


第四篇(完结篇)


1976年2月16日,是莫达清的末日。这一天的夜晚,他与邦咯仔及另3名心腹虎将在怡保路三条半石一间板厂被警队重重包围。在枪林弹雨之下,莫达清身中6枪被活擒,而邦咯仔及沙盖仔中枪伏诛。


从1975年4月重出江湖到他落网,莫达清闹翻了吉隆坡约十个月。在这段不长不短的日子里,他与同党干下的劫案多达卅余宗,不过,他也付出沉重代价。他的7名党羽不得善终,有者在枪战中被警方杀死,有者畏罪自杀。


若与六十年代末及七十年代初的双枪大盗赖世侨及傻福比较,莫达清算是后辈,但他掀起的风云,却是前两者无法相比的。


莫达清当晚落网的新闻,由夜班同事负责,很可惜我没有参与采访。翌早我到现场跟进时,看到木寮式的板厂办事处的板墙,留下难以计算的子弹孔,只能用“千苍百孔”来形容。事后警方公布警队开了至少五百发子弹。


当晚的突击行动,是由洪姓警官指挥,随队者包括古拉星甘手下猛将之一的肯尼。警队在黑暗中,借着板厂内的树桐作为掩护,渐逐逼近办事处。


随着不久,双方展开激烈枪战。莫达清等人在作困兽之战时,突然向警队掷出一粒手榴弹,幸手榴弹失灵没有爆炸。


这场浴血枪战历时约四个小时,其中两人中枪企图突围时被捕。枪战平息后,邦咯仔及沙盖仔被发现卧尸在厨房,但是,警队搜遍整个板厂,就是找不到莫达清的踪迹。


正当众人心急如焚时,办事处内突然传出一声巨响,一人从天花板跌落在地。这个人,就是警队遍寻不获的莫达清。


原来,莫达清藏身在天花板上。肯尼与队员当时曾在天花板下搜查,所幸莫达清中枪后双手无力,已无法举枪还击。事后肯尼谈起这番经历,也捏了一把冷汗。


有一次记者会过后,古拉星甘向我们展示一张高空拍摄的鸟瞰图。原来,早在警队采取行动的前一个星期,警方已派出直升机拍下怡保路板厂的全景,掌握了板厂的地形及莫达清的行踪。


莫达清在法庭经过审讯后,被判死刑。


1981年6月11日清晨,莫达清被带上绞刑台,结束了他短暂的罪恶一生。


莫达清的事迹,引起许多人的莫大兴趣,甚至有家本地影片制作公司,有意将莫达清的故事拍成电影。


莫达清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他是否如传言一般,是一名劫富济贫的现代罗宾汉?或他是一名神经质的人?


国内著名的精神病学家马哈迪温医生,为了确保莫达清是在“清醒及正常”的状态下接受法庭审讯,他花了19天时间观察莫达清的一举一动,发现莫达清不但没有神经错乱,而且还是一个很聪明的人。


马哈迪温医生曾在访谈中回忆医院的情景时说,单身的莫达清被扣留在医院时,许多病人对他特感兴趣,有者甚至主动提出要求,要帮他洗衣服。


马哈迪温医生也曾接到多名女性的电话,探问莫达清在院的情况。


他认为莫达清是因为受到不良环境的影响而变坏。当他年纪轻轻犯罪后,被送入监狱而不是感化院,无法接受到适当的辅导。


一个人虽然聪明,但只要走错一步不懂悔改,一生前程就此断送了!(完)



       



       



       


images.jpg
   

只要发文或分享文章在面子书,微信等就可以轻松赚台币,快点此免费注册加入吧零成本,每天只要几个小时,就可以每月赚台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