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直到現在為止,我寫過的讓人最心碎的故事。這個故事展示了兄弟姐妹之間深沉的愛,儘管他們有一個虐待自己的父親。他們經歷過的一切都讓人難忘,值得細細品讀。

下面就是這位姐姐寫下的故事:

9年前,我第一次見到了我的親生父親,並且發現我有兩個弟弟。3天之後,父親問他們能不能跟我住,因為他在海外工作,沒有時間照顧他們。我欣然同意了,那是我們在一起度過的第一個夜晚,他們分別是6歲和7歲,我19歲。由於我只與他們相處了3天就開始照顧他們的生活,所以我給他們的愛不太像姐姐,反而更像父母。這是Quinten,當他與我生活在一起時是7歲。Quinten患有一種罕見的染色體異常疾病,這讓他無法行走,說話,甚至沒法自理。


但是Quinten是一個很快樂的孩子。他喜歡笑,並且很容易從生活中發現樂趣。他喜歡音樂,喜歡玩水,喜歡依偎在我們的懷裡轉圈。他希望自己能被當作一個男孩對待,而不是一個脆弱的嬰兒。他不認為自己是個需要同情的病人,而是一種正常的情況。他幾乎從來沒有哭過,除非是為了得到更多零食假裝的時候。


無論Quinten去哪兒,Cameron都會跟他一起去。儘管Cameron是弟弟,但他很盡職的扮演著保護者的角色。他會為了Quinten和別人打架,與他分享秘密,心情不好的時候也會依偎在他身邊。當他們上一年級時,我不得不把他帶回家,因為他不想去公立學校,他太擔心Quinten了,他覺得自己待在他身邊才可以。


這是Quinten生日那天,我給他做的白色蛋糕,這樣做是為了避免引起混亂,但是他更喜歡巧克力。所以他來到桌子這邊,把蛋糕給他,並把巧克力挖出來。


照顧他們四年之後,我已經沒有能力繼續堅持下去。我爸爸會寄錢過來,但我還是需要工作。找能適合他們上的學校幾乎是不可能的,Cameron也到了需要爸爸在身邊的年紀。所以我與父親聯繫,讓他接他們回去。我們在機場道別時,是我人生中最艱難的一刻。


兩年的海外生活之後,爸爸帶著他們回到美國。現在他們分別已經12歲13歲了。我發現,這幾年的時間讓Quinten變得蒼白單薄,他過的並不快樂。


我經常去看望他們,每次我去他們這裡需要經過4小時的路程,冰箱裡都沒有食物,房間裡髒亂不堪,每個人都很低落。我會買一些日用品,花費整天的時間來打掃,但是下次我來時還會變成原狀。兩個男孩經常生病,感冒從來沒有停止,但是我爸爸從來不會帶他們去看醫生。


我意識到我爸爸已經不照顧他們了,Cameron只有14歲,但是他會做飯,照顧Quinten和他自己,洗澡,換尿布都是他在做。我爸爸經常打罵Cameron,當知道這些之後,我做了人生中最艱難的決定:舉報爸爸虐待兒童。


一個工作人員來到學校,向Cameron瞭解情況。他告訴工作人員每天都是自己一個人照顧Quinten,爸爸虐待他們,並且不給他們飯吃。這個工作人員承諾,一定會去家訪。但是我等了3週,這3週我一直打電話告訴Cameron工作人員會來,可是都沒有出現。Cameron每天都告訴我,工作人員一直對Quinten說:“耐心一點,會讓人來救你們的!” 但是直到最後…那個工作人員也沒有來。

我去找過這些工作人員,但是對他們來說,聖誕購物或者其他的事情都比把我弟弟們從地獄中救出來重要。每次我打電話給他們,他們總告訴我耐心等待。如果我不顧一切把男孩們帶走,我將會面臨綁架指控,如果那樣的話我就再也不能見到他們,而他們最終還是會回到父親身邊。


新年時Quinten又生病了,爸爸還是沒有帶他去醫院。他只是買了一些感冒藥,讓Cameron給他吃。Cameron打電話給我,幾乎崩潰的說:“有些不對勁,Quinten沒有好起來,他不吃東西,不斷哭叫,我根本阻止不了他。” 他把電話放到Quinten耳邊,我不斷對他說:“堅持住!我愛你!你會好起來的,我明天就過來,我會擁抱你,帶你們回來還我一起生活。一切都會好起來的!” Cameron說他聽到我的聲音後停止了哭泣,甚至笑了笑。


Cameron和我都不斷央求爸爸帶Quinten去醫院,他說他會帶他去的,但事實上根本沒有。當我和丈夫在第二天準備回去看望他們時,我給員警打電話說:“給我們孩子的監護權,或者讓我們帶他們離開,他們必須離開那裡。”

我告訴Cameron,讓他一直與Quinten說話,搖晃他,撫摸他的頭髮和雙手,如果藥物沒有效果,擁抱和愛有時候也能創造奇蹟。所以Cameron將他的床墊搬到起居室,緊挨著Quinten躺著的沙發。Quinten的床墊被尿液沾滿,還有很多糞便。


到了第二天上午,Cameron打來電話說Quinten死了。Cameron與他拉著手睡覺,但醒來時發現那手已經冰涼了。而我們的父親,還像往常一樣在玩電腦。他試圖進行CPR(心肺復蘇術),但一切都太遲了。醫護人員趕到時說,Quinten已經死了3個多小時,他就是在這張沙發上死去的。這沙發上沾滿了尿液,如果你坐上去,身上會沾滿難聞的味道,洗過之後也不能消除。醫護人員趕來途中,爸爸還強迫Cameron換掉屍體上的尿布,來掩蓋自己一身汙穢的事實。


我四處奔波,希望能伸張正義。爸爸需要進監獄,沒有其他的方式能夠贖罪。我不在乎他有多難過,眼睜睜的看著一個孩子被折磨致死就是一種罪過。不幸的事,因為沒有人去做這項工作,甚至沒有記錄下虐待的行為,爸爸很可能僥倖逃脫。


這是我第一次公佈這件事情的細節,我只是向讓更多人看到,如果你覺得一個孩子正在飽受虐待,請說出來,特別是那些有缺陷的孩子,很多人認為他們就是虛弱多病的,其實不是!你可能是拯救他們的唯一的那個勇士。即使他們的父母是你的朋友,親人,或者其他,如果你不這樣做,總會有另一個孩子在棺材裡與自己的兄弟告別。


同時,我只是希望人們能記住他的名字,Quinten Douglas Wood,他是我生命中的陽光,他的微笑點亮了我的世界。安息吧,我可愛的小男孩,我愛你。

這個故事讓人心碎不已,他的父親應該受到懲罰,Quinten需要正義。

姐姐在網上發布這故事後,超過50萬人連署要求切查事件。美國國土安全部的工作人員,他們故意疏忽職責,沒有確保兒童的安全,他們被公司開除了,並被控故意疏忽導致他人死亡的罪名,判決監禁。至於她的父親,被控以疏忽照顧兒童的罪名,判決監禁。

分享出去,讓更多人記住這個小男孩吧。


點擊這裡轉到粉絲頁一定要點讚哦!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