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何鴻燊是個不會認輸的人,好友霍英東就曾抱怨過:

跟何鴻燊下棋,明顯已經是個死局了,他卻總是堅持聲稱自己還有後招。

隻是話落地後他卻不動子,雙手托腮做思考狀,直到有人來打斷,或者飯點鈴響起來,他就若無其事地把棋盤一收——這局棋沒下完,誰也沒輸沒贏。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賭王(左)與霍英東(右)

這麼心高氣傲、不肯服輸的何鴻燊,若在人生得意馬蹄疾的時候遭遇了滑鐵盧,能不能忍?

何鴻燊忍得,也忍不得。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1980年何鴻燊霍英東鄭裕彤)

這還得從他還在澳門的時候說起。

他商業眼光獨到刁鑽,用運船得來的錢,創辦了澳門火水(煤油)公司;後又與恆生銀行創辦人何善衡共同開辦大美洋行,從事紡織品生意,大賺一筆。

但那時排外嚴重,澳門本土富商看著他眼紅,硬生生將他逼出了澳門。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勢力尚單薄,不得不識時務,何鴻燊一狠心殺回香港,用此前的經驗創辦了利安建築公司,從事地產和建築生意,很快又成為港澳最年輕的富豪。

按理說,香港的事業這麼成功,放在普通人身上,也就知足了。但何鴻粲不一樣。他,可是從來不會認輸的一個人。被逼出澳門的這件事始終壓在他心裡,怎麼想都意難平。

雄鷹羽翼漸豐,是時候奪回失去的領地了吧?可是回去也需良機,這時一個叫葉漢的人緩緩浮現。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三大賭王爭霸,有勢力的老婆幫了何鴻粲大忙

葉漢是個名副其實的賭王,從小嗜賭,逢賭必贏,在賭博界是個傳奇人物,香港電影中很多賭王賭神主題的電影都是以葉漢為原型的,他發明的許多賭博新玩法和新製度,一直沿用至今。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這個人賭技了得,卻不太好相處。他與獨霸澳門賭業24年的傅老榕相鬥一輩子都沒有贏過,一心就想扳回一局。

這一年,傅老榕去世了,他年輕的兒子執掌家族。而此時新的澳門總督上任,勵精圖治,第一把火就想燒一燒這霸道的博彩業。

機會,赤裸裸的擺在面前。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像鯊魚聞到了水裡的血腥味,葉漢興奮起來,他拉攏財團尋找合作人,試圖將澳門賭牌一舉拿下。

何鴻燊怎麼會放過這個大好機會呢?葉漢帶著這個機會一出現,他就看到自己的版圖十年以後的樣子——因為當時澳門經濟主要來源就兩個,一個是賭博,一個是黃金。當年他隻能謀小利還被趕出去了,如今這個巨大的蛋糕,是他最完美的重殺利器。

 

拉下蟬聯24年的賭王,過程之艱,難以想像。髮妻黎婉華用盡了自己在澳門的全部人脈,幫何鴻燊疏通了總督的關係,何鴻燊更是在投標書中明確表示,賭場收入百分之十歸公司,百分之九十用於澳門建設。

何鴻燊他們贏得了這次澳門賭牌,隻是葉漢沒想到,侏儒角鯊拉來了大白鯊,他一心想要獨霸賭業,卻被拉來的何鴻燊輕輕鬆鬆杯酒釋兵權。

與葉漢「澳門賭王之爭」,何鴻粲杯酒釋兵權

1970年1月1日,公司下屬的新花園賭場開業,由葉漢經營。在葉漢的潛心經營下生意日漸轉旺,每天進賬高達十餘萬元。

何鴻燊明白,需要葉漢這樣懂得中西賭術,又善管賭場的人來開發先期的市場。所以在新公司經營的前幾年,何鴻燊很少過問賭場的事宜。而葉漢也樂得大權獨攬,賭場一間接一間地開張,讓葉漢在澳門賭界的聲譽達到頂峰。無論是民間還是傳媒,都稱葉漢為「澳門賭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然而心高氣傲的何鴻燊顯然不願意做傀儡,專營賭牌的誘惑力如此之大,令何鴻燊難捨難棄。

何鴻燊全面勝出葉漢是在1972年。這一年,他在香港成立信德公司,主營港澳間的客運,兼營飲食及房地產,港澳間的客運幾乎全控製在何鴻燊手中。

到了1973年,信德集團在香港掛牌上市,到處遇到何鴻燊「責難」的葉漢去歐洲散心兼考察,何鴻燊開始直接插手賭場人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他以賭場人員年紀偏老為由,大量啟用青年人和土生葡萄牙人,使他們成為自己的心腹。這正是何鴻燊的一項具有戰略意義的舉措——

一方面由於歷屆澳督,都極為關心出生於澳門的葡萄牙人的利益,他的這個做法得到澳督的讚揚;

另一方面幾乎在所有重要的崗位上,他都安插上了自己的心腹。

等葉漢回來,安插在賭場的人,已經都是何鴻燊的手下。而和自己打江山的老賭倌們,早已經被掃地出門……

傅家「八大條」欲取其命,總統親自施威「終止合作」

雖然在與葉漢的鬥爭中佔了上風,然而這卻是個不甚樂觀的開始。驅趕何鴻粲的勢力和手段,比當年猛烈千百倍。

因為「撈過界」,連當年何鴻燊在澳門的黃金界的好友都給何鴻燊辦公室匿名寄去了手榴彈,澳門幾乎所有勢力群起而攻之,連當年幫過他的何賢都勸他離開澳門躲躲風頭。可是這些都是小事,最大的威脅,是傅家提出的「八大條」。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八大條內容一條比一條狠辣苛刻:

1、要取何鴻燊的性命;

2、要令澳門原有的酒店停業,讓香港的賭客無棲身之處;

3、要港澳船全部停航,香港賭客要過澳門,隻能自己扒艇去;

4、要派乞丐每天坐在新賭場門口,令全部賭客望而卻步;

5、要令澳門所有的私人樓宇,沒有一所敢租場地給新集團做賭場;

6、寧願出錢將澳門原來賭場的所有夥計、荷官都養起來,不讓他們到新賭場任職,令新集團半個有經驗的人都聘不到;

7、要在新賭場投擲手榴彈,賭客有膽進去一次,也沒膽進去第二次;

8、要在一切有關部門裡,無論是澳門還是里斯本,利用自己的關係,阻礙新集團履行合約。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第一條就足夠惡毒,當時的澳門魚龍混雜,黑社會猖獗,殺個人根本也不算什麼,何鴻燊直接在報紙上發了一條聲明:如果何鴻燊被人殺害,誰能在48小時內殺死或者活捉凶手,何鴻燊家人雙手奉上100萬。此後何鴻燊不但照樣出現在人前,連保鏢都乾脆不帶了。那是個為了一萬元,殺人都可以擠破頭的時代,對方再恨他,也不願意以命易命。

澳門賭場的客人大多來自香港,第二條一出,一時間海面上居然無船敢行,何鴻燊想起自己在香港曾經投資了一條船,便去找一個股東幫忙,他曾經在極危險的關口救過此人,沒想到此人卻推脫欺騙,好在何鴻燊一向是個不服輸的人,運氣也不錯,船股東中另有人願意幫他,同意開船連接港澳兩地。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第四條不但干擾營業,而且在生意行當裡,乞丐坐在門口臭烘烘髒哄哄,晦氣的不得了,賭場一時門可羅雀,葉漢焦急萬分,何鴻燊卻不以為意,他問乞丐們對方給了多少錢,給每人發了一個更高的紅包,沒一會乞丐們走的清潔溜溜。

第七條何鴻燊也毫不手軟,硬碰硬威脅回去:隻要你往我賭場扔一個手榴彈,我就往你酒店扔一顆。對方投鼠忌器,竟然真不敢動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最有威脅力的是最後一條,傅家能把持賭牌24年,在澳門和葡萄牙的影響力不容小覷,澳門總督馬濟時每天都接到各種澳門名流打來要求撤銷何鴻燊賭牌資格的電話,馬濟時是個一心勵精圖治的耿直之人,嚴明拒絕了,電話輪番轟炸幾次,終於消停了。馬濟時剛舒了一口氣,一個新的電話打來了,這次,打來電話的是葡萄牙總統,而總統的要求隻有一個,就是撤銷與何鴻燊的合作。

即使是總統,馬濟時依然拒絕了,這個代價是慘重的,很快他的總督一職就做到了頭,也許他的職責就是成全一個賭王的誕生。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傅家動用的澳門和葡萄牙的力量太強大,以至於為了跟傅家對抗能亡命的葉漢都幾次打了退堂鼓,隻有何鴻燊冷冷靜靜,安頓好澳門賭場,三次飛赴葡萄牙,利用葡萄牙政府內部的矛盾,硬生生撬了一條縫出來,牢牢敲定了澳門賭牌的歸屬權——而他去葡萄牙時接觸的一位高官之女,因為愛上了何鴻燊,卻不曾想何鴻燊已婚,於是她便去做了修女,直到過去幾十年,何鴻燊再次在自己辦公室見到她才知道這件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一手遮天,他是博彩之王,也是衣食父母

從此何鴻燊開始踏上了賭王之路,他的商業版圖不斷擴大,賽狗等博彩項目都不斷被他攻下,等到1982年,何鴻燊輾轉拿到了早已經與之分道揚鑣的葉漢的賽馬會的控股權,給他龐大的博彩帝國蓋了最後一個流光溢彩的章,從那時起,何鴻燊才開始真正成為澳門博彩業一手遮天的人物。

 

何鴻燊執掌澳門賭牌五十年,五十年的時間,他把澳門從一個邊陲小城,變成了世界鼎鼎大名的四大賭場城市之一,他為澳門三分之一的人口提供了就業,澳門城市建設費用多來自於他,他每年交的稅是澳門政府收入的60%還要多,當年競標提出的所有條件,他都做到了。幾乎可以說,他養活了一半澳門人,他被澳門人稱為「米飯班主」和「無冕澳督」實至名歸。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近幾年澳門放開了賭牌限製,何鴻燊一家獨大的時代一去不復返。他付出巨大的代價才能與一家美國公司各自持有三個賭牌。

他的收入減少了,可在香港遭受金融危機的那些年裡,他的美國對手大量解僱,他卻說,我再撐撐,我若也裁員,他們沒有工作怎麼支撐下去,他甚至力排眾議,重新僱傭了被對方解僱的一大批精英人士。

 

一個男人的夢想,莫過於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黃霑見過何鴻燊一次就迷上了他,曾志偉說何鴻燊是我們這個時代最大的情聖,這樣一個何鴻燊,若是一個不小心,情史自然得流了澳門滿地水花。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醒掌天下權,醉臥美人膝,賭王成了萬人迷

何鴻燊曾經公開說,「我一生的情人不足十位。我很挑剔,並不是人人我都喜歡」。他有四房妻妾,在我們這個時代,妻妾之間存在的曖昧地段已經一去不復返了,何鴻燊大概是最後一個明目張膽的封建大家庭了。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他第一個妻子黎婉華用了全部力量支撐他的事業從無到有,卻在婚後十年開始厄運連連,車禍,得病,兒子車禍去世,女兒精神失常,整個後半輩子纏綿病榻,容顏不再。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弟弟何猷光(右),何猷光於1981年遇車禍與妻子SUKI雙雙去世。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何鴻燊也還是愛著她的,可是,在他的自述中,他說:

我有兩個太太,其實是有苦衷的,我不可能一輩子當和尚,況且我當時已家大業大,工作非常繁忙,各種各樣的應酬不少,需要一位女性操持家務,並時常陪伴自己左右。而當年大清律例尚未廢除,男子有兩個妻子並不算違法,於是,我乾脆又娶了個太太。

於是在黎婉華還在病中的時候,他「依照大清例律」,娶了二房太太藍瓊瓔。

 

藍瓊瓔也真真是個人物,她打理起公司來也是一把好手,更難得的是舞跳得好,跟何鴻燊並稱舞王舞後,何鴻燊一直深深地寵著她。

可是這樣一個帝王般的人物,心裡的愛大概是可以分成很多個等分的,藍瓊瓔寵幸未衰,何鴻燊身邊,又有了一個新的女人。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這個人叫陳婉珍,那時港澳已經廢除了可以一夫多妻製的大清律例,可何鴻燊渾不在意,他給她買房置地,公然帶她出入各種公共場合,為她驗明正身。她剛剛進門,二房就遠去了加拿大,打理何鴻燊在加拿大的投資。

 

陳婉珍身份獨特,她其實是黎婉華的看護,據說還是黎婉華促成,難以想像這樣一個曾經美豔無雙的女人,纏綿病榻中將自己年輕溫柔的看護親自推薦到丈夫枕席上時,心裡究竟是什麼滋味。何鴻燊毫不避諱的帶陳婉珍去過世界各地,唯獨藍瓊瓔在的加拿大,何鴻燊未曾讓她踏入一步。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此時何鴻燊已經老了,大家都在猜測,風花雪月該停歇了吧?然而他69歲那年,四房姨太太梁安琪又站在了他的身邊。梁安琪是個名副其實的灰女人,家境貧寒,一個人打四份工,從小學跳舞,在一個私人舞會上,被何鴻燊看中。

 

四房妻妾,17個兒女,其中有一大半都是他65歲以後生的,何鴻燊這一生也算志得意滿。

妻妾眾多,有女人的地方就如戰場,可是何鴻燊卻應付自如,他把四個太太安置在不同的城市,可是強勢的二太與四太偶然隔空爭鬥,何鴻燊隻需要一句「我這個人喜歡家和萬事興」,兩人便立刻小鳥依人起來。

 

爭鬥起因在於梁安琪陪伴何鴻燊更多一些,何鴻燊便一邊陪著梁安琪,一邊將手伸到加拿大,花了兩億港幣給藍瓊瓔重新裝修房間,一億重買家具,安撫的兩人甜笑連連。

一入江湖歲月催,何鴻燊開始蒼老,兒女開始長大,曾經強勢後來避走的藍瓊瓔,女兒何超瓊商業上極有乃父之風,用雷霆手段從外圍開始,一直進入何家企業核心位置,成為呼聲最高的繼承人。

何鴻燊將近90歲的時候,給四太一部分公司股票。過了一段時間,他不慎跌倒,一住院就是224天,等他出院的時候,天色已經大變。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賭王老矣子女反噬,他被踢出自己的商業帝國

何鴻燊家產案事件峰迴路轉、跌宕起伏,在他的傳記《何鴻燊新傳》和《傳奇賭王何鴻燊》中,都詳細記錄了這一過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先是根據澳博控股發出的文字通告顯示,何鴻燊在自己集團所有的財產已經清空,他的股票被全部轉到了二房三房兒女何超瓊何超鳳等人的名下,留給他的,隻有100股普通股,也就是說,他被徹底踢出了自己一手打造的王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何鴻燊大為光火,他說他不是不可以分給二房和三房的子女,隻是他要的是家庭間的公平。如今二房和三房子女已經成熟到足以跟父親抗衡,可是黎婉華撒手遠去,留下的一雙女兒卻機會從未受過父親蔭蔽,而四房兒女還小,這兩個自己同樣愛著的女人和他們的孩子,也是自己心坎掉下的肉,怎麼能任由他們被任意丟棄?

最重要的是,這是他的王國,他還在,隻能是他做國王。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年邁的何鴻燊僱傭律師起訴二房三房女兒何超瓊何超鳳,律師高國鴻在新聞發佈會上出示了一段影片,影片裡,何鴻燊聲稱何超瓊此舉對他毫無疑問是搶劫。

可是,他真的老了,有些事情已經開始無能為力,他以為牢牢握在手裡的東西,早已失去了。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很快他再次以影片方式在電視上露面,在這個影片裡,何超瓊何超雲們簇擁著他,已經年邁的何鴻燊神態萎靡氣息奄奄的躺在躺椅上,聲音微弱的一字字讀著一份已經被寫好的聲明,他說二房三房做得都沒有錯,他說他同意這樣做,他說他解僱律師,停止起訴,他說這件事讓他不開心。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可是他的不開心已經顯得不再重要,他身邊的兒女們已經笑顏似花。

事情就這麼結束了吧,以一個強大老人失去法杖的姿勢?

英雄遲暮雄心尚存,最後反擊奪回尊嚴

然而,卻並沒有。他很快重新拾起了幾乎握不住的法杖,重新僱傭律師高國鴻,堅持起訴,直到子女服軟,不得不以「互諒互讓」的態度,聲明將「各有所職,各當本份」達成協議。


       

(圖片翻攝自今日頭條)

頭髮可以白,皺紋可以深,身體可以虛弱,可是人不服輸的永遠是那顆心。這個一生不聽一個「不」字的倔強老人,即使手腳顫抖著,也不肯低一次頭。他拿回了屬於自己的東西,像拿回了歲月幾近奪去的強大的自己。他終於極淺極淺的露出了一個微笑。

你隻害怕天會憤怒,你知道天也會顫抖嗎?

蒼穹動搖時,我放聲大笑,我要聽到天的痛哭,我要聽到神的乞求。

從今往後一萬年,你們都得記住我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