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村是貴州的一個小村莊,在這個落後的村莊里,人們死後都是土葬,而且在墳墓後面都有一道蛇尾巴形狀一樣的土壘。誰也不知道為什麼要留下這樣一道土壘,隻是從老一輩流傳下來,大家照做罷了。

       


       

這天早上,63歲的李佩容像往常一樣到院子里去拿柴,正當她抱著柴準備進屋時,突然被眼前的景象嚇壞了。隻見一條全身烏黑的蛇曲盤在她家門前的那快大石板上,剛好擋在了李佩容的前面,由於一時找不到人幫忙,無奈之下她隻得隨手拿了根棍字去驅趕這條蛇,可無論她怎麼撥弄這條蛇,它還是紋絲不動。要不是蛇還時不時擺動一下尾巴,李佩容肯定以為它已經死了。這下可急壞了李佩容,自己無兒無女,老伴也在3年前死去了,現在家門口住了那麼條蛇,可怎麼辦才好呀?




       


       

“嬸,嬸,您在家嗎?”正當李佩容手足無措時,侄子張小軍推開院子門走了進來,“呀,這…怎麼回事啊?嬸,你沒事吧?”張小軍一眼就看到了嬸子家門口那條長蛇,他忙把李佩容拉到一邊。聽嬸子說完這條來路不明的蛇後,張小軍說道;“沒事,嬸,不就條蛇嗎?看我的!”


       

張小軍是李佩容的侄子,自從老伴死後他就經常來幫她干些雜活,在村里是個人人都喜愛的大小夥…。。張小軍悄悄地靠近蛇,可正當他的手剛碰著蛇身時,這條蛇突然張開那雙一直緊閉的眼睛,“咻”地一下爬進了李佩容的家里。


       

“啊!”李佩容大叫一聲後嚇暈了過去,張小軍此時也顧不上那條蛇了,他快的跑過來接住了即將到下地的李佩容,使勁的掐她人中…這時,那條蛇竟然又爬了出來,張小軍以為它是要走了,就沒去理會,可接下來發生的是卻讓他目瞪口呆--那蛇竟奇蹟般的爬到了李佩容的身邊,隨即還挺起了上半身,雙眼看著李佩容,眼睛里出奇的流出了一滴淚…


       


       

等張小軍回過神來,蛇已經又回到那塊大石板上去了,隻是它那雙眼睛還是盯著李佩容,張小軍似乎從那雙眼睛里看出了些什麼,可又說不上來究竟是什麼…


       

在床上昏迷了幾個鍾頭的李佩容終於醒了過來,張小軍把剛才那條蛇的怪異舉動告訴了李佩容,聽完侄子的話,李佩容也很納悶,張小軍問嬸子怎麼處置這條蛇時,李佩容也不知道該怎麼說,左思右想了之後,她做出了一個連自己也不相信的決定,她對張小軍說:“照你這麼說,那我想這蛇可能與我有緣吧,我還是把它留下來好了,也算積點陰德。”張小軍一時間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便默認了嬸子的想法。


       

“可是嬸子,萬一這怪蛇傷到您怎麼辦啊?我看,我還是先到您這里來住幾天,等情況穩定了我再離開,您看可以嗎?”張小軍想了片刻,對李佩容問道。


       


       

“這樣也好,真是個好孩子啊,這些年多虧了你啊!”李佩容感慨道。


       

“嬸,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記得我5歲時生了場重病,我爸媽都以為沒希望了,要不是您和我叔堅持把我送去縣里看病,我現在早死了,應該是我對您說謝謝啊!”張小軍一想起這件事,心里就對嬸子充滿了感激。


       

“你這孩子就是心眼兒好啊。”李佩容憐惜地看著張小軍,張小軍是被她從小看者長大的,自己也早已把他當成了自己的親身兒子看待。




       


       

就這樣,蛇“住”進了李佩容的家里。晚上,李佩容也沒把大門關緊,她留了條縫,希望蛇涼了之後可以進屋來暖和暖和,張小軍也住進了李佩容的家里,這蛇畢竟不是人啊,要是它突然獸性大發,傷害了嬸子,那後果就不堪設想了,所以他想先觀察這蛇幾天再做別的打算。


       

整個晚上,李佩容都沒睡好,她始終對這條怪異的蛇有些忌憚,不過還好整個晚上都相安無事。第二天早上,李佩容走出房門,張小軍被開門聲驚醒了,一看到嬸子,他就忙問;“嬸子,您昨天晚上還好吧?”


       

“哦,沒事,現在還早,也難為你了,你到里屋去睡吧。”李佩容心疼地說。


       

“那…我去睡一下,有什麼事您就叫我。”小軍哈欠連天的走進了里屋。李佩容大開了大門,那條蛇還是曲盤在那快大石板上,李佩容股起勇氣,走到了蛇的旁邊,仔細地打量著這條蛇。在蛇烏黑的外皮上竟有幾處不是很明顯的白斑?這一幕似乎刺痛了李佩容的眼睛,那麼熟悉的白斑…原來,李佩容的老伴張大山生前身上也有幾處白斑,這一切應該隻是巧合吧,佩容不斷的安慰著自己。可是這一切還是又勾起了她對老伴無盡的思念…


       

張大山和李佩容是在革命是認識的,直到結婚後,李佩容才知道自己不能懷孕。對於一個男人來說,傳宗接代是多麼的重要,當李佩容對張大山提出要離婚時,知道事實的張大山寧願忍受家里長輩的責罵也堅決不離婚。後來,夫妻倆就幸福的生活了幾十年…可是,就在張大山61歲時,一次,為了救落水的李佩容,自己卻再沒上來…當看到張大山的屍體從河里撈上來的那一刹那,李佩容頓時昏死了過去,醒來之後的她想到了死,可是她一下想起老伴在救自己時說的話“佩容,為了我好好活著,我會一直保護你的,你要等我回來…”


       

是。。是他回來嗎?看著眼前的蛇,李佩容想起以前老伴也時常躺在這塊大石板上的情景,真的是大山嗎?真的是大山回來了嗎?李佩容的手顫抖著伸向了這條看了她許久的蛇,這眼神…。當初大山安慰我時不也是這樣的眼神嗎?“嗬,大山,真的是你,你真的回來找我了?”李佩容此時已經在生與死的邊緣了…


       

聽到嬸子的哭喊聲,張小軍跑了出來,看到李佩容那撕心裂肺的樣子,張小軍心里又急又悲,他不明白剛才還好好的嬸子怎麼才一會兒就像變了個人似的,可是李佩容卻還一直在那一邊自言自語,一邊傷心的大哭,這弄得張小軍一時間不知所措了…但是他可以肯定的是這件事肯定與這條蛇有關,本想把蛇給殺了,可是張小軍卻在嬸子那企求的目光中停住了手。


       

“小軍哪,你不能殺它,這是你叔回來看我來了,他曾經答應過我要回來看我的…你不可以啊…。”李佩容雙手輕撫那條淚水連連的蛇。


       

“我叔?怎麼可能,這太荒謬了,我不相信世界上有那麼奇怪的事。”張小軍嘴上雖這麼說,可他心里也在默默地發愣;奇怪?那麼這條來曆不明的蛇再加上她那怪異的舉動又怎麼解釋呢?張小軍徹底地發難了!


       

從那天起,李佩容整天就跟那蛇在一起,對著那蛇自言自語,晚上也是如此,無論張小軍怎麼勸都沒用,村民們大多聽說這件奇怪的事之後都不願也不敢再與他們家來往,有的人說是張大山回來拉人了,有的說是張大山回來複仇的……什麼說法都有,現實就是這樣的殘酷啊,而那條蛇也是整天用那雙結集許多情感的眼睛看著李佩容…張小軍也是整日看著嬸子在一旁落淚…


       

最終,李佩容還是死了,是活活餓死的,由於忙與處理李佩容的喪事,所以人們忽略了那條在李佩容死的當天就不見了的蛇。李佩容是跟張大山葬在一塊的,因為無論事實是怎樣,親人們還是接受了他們倆之間的那份情!


       

李佩容下葬的第二天早上,張小軍有來到了嬸子和叔叔的墳前,可當他準備給叔叔的墳墓整理雜草時,卻發現那墳墓後蛇尾巴形狀的土壘好像重新翻整了一變的樣子,有新的泥土覆蓋在上面。懷著好奇的心理,張小軍刨開了那道土壘,讓他大驚失色的是:這道土壘的下面出現了一條蛇尾巴,一條長有幾塊不易發現的白斑的尾巴……


您看懂結局了嗎?若看懂您真是聰明啊,現在就把這篇文章分享出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