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0萬、1200萬、1300萬……”昨天下午,南京正大2015迎春慈善公益拍賣會在南京開槌。來自全國的神秘買家齊聚拍賣會現場,就連作家海巖也特意趕來了,不過,他笑稱“太貴,沒錢買”。

現代快報記者注意到,神秘富豪李春平帶來的20件清宮珍藏全被拍走,備受關注的“乾隆寶座”經三輪叫價,最后被36號神秘買家以3200萬落槌價拍走。業內人士表示,在江蘇落槌價3200萬元實屬罕見。現代快報記者胡玉梅

最搶眼的


三輪競價

乾隆寶座拍出3200萬元

“乾隆寶座”到底能拍出多少錢,是此次拍賣會最大的亮點。

這次拍賣會,神秘富豪李春平也特意趕到南京,不過,他怕引起大家的過度關注,并沒有出現在現場。第36號拍品,就是李春平最為推崇的清乾隆紫檀百寶嵌花卉寶座,這是李春平花費了3年多的時間從天津一位清王爺后人手中收來的。故宮博物院研究員胡德生曾向現代快報記者介紹,這張乾隆寶座,目前故宮也僅有5張,“百寶嵌”工藝更是難得,當年這張寶座由清宮造辦處制造,花費了3年多的時間才做成。

不過,拍賣現場,當拍賣師叫出底價3000萬的時候,無人應價。“這張寶座是這次拍賣會的重中之重,我能說它是舉世無雙的嗎?”拍賣師的話語挑動著場內的氛圍。終于有人出手,3000萬、3100萬、3200萬。三輪競價,最后“36號”神秘買家以落槌價3200萬元拍走。

李春平說,這次拍賣所得將全部用于慈善事業,不過,比他預想的還是稍微低一些,若干年前,佳士得在國外拍過一張類似的寶座,成交價高達六七千萬。這張寶座,再收藏個兩三年出手,破億沒有太大問題。

神秘買家是誰?北京人士

那么,是誰拍走了李春平珍藏的乾隆寶座呢?現代快報記者注意到,“36號”舉牌者是一位男士,坐在會場倒數幾排,年齡大約40歲左右。他很低調,稱自己也是受人之托。

那么,真正的買家是誰?通過多方打聽,現代快報記者了解到,這位買家是北京人士,具體是經商的還是收藏家?無從得知。

據介紹,在未來的10個工作日內,拍賣公司將和買家進行協商,完成交割程序。寶座怎么運到北京?“當時,李春平的寶貝是用箱式集裝箱運來的;交割的時候,會用專車押運走。”

最火爆的

16輪競價

清黃花梨拔步床2800萬落槌

拍賣會現場,近200位買家拿了號牌參與競價。“每位買家拿號牌,都要交5萬元保證金。”這次拍賣會以古典家具為主,開場就是一件黃花梨卷足小幾,3.3萬元落槌。

掀起拍賣高潮的,是清代黃花梨滿徹大拔步床。“這件拍品,以前拍賣會上幾乎沒見過,起步價是1100萬元,真心不貴。”現場,拍賣師的話音落下,并沒有買家立刻舉牌。過了一兩分鐘,場內終于有人舉牌1100萬,馬上就有人加價1200萬、1300萬、1400萬、1500萬……舉牌價以100萬元的幅度上漲,舉到2100萬元的時候,場內“31號”和場外電話委托的“162號”出現了焦灼狀態,雙方互不相讓。


2200萬元、2300萬元、2450萬元……最后,“162號”考慮到價格超出了自己的預期,放棄了,而“31號”買家,以2800萬元落槌價拍得。

神秘買家是誰?江蘇頂尖企業家

清代黃花梨拔步床競拍一共經過了16輪。“這樣的價格并不高,市場上,清代中期的黃花梨雕刻的大拔步床,還沒出現過。這是一件非常難得的藏品。”

“31號”買家是什么身份?現代快報記者注意到,“31號”買家坐在會場最左邊,穿著一件格子襯衫,舉手投足間十分從容。

南京正大拍賣有限公司總裁龔雅聞透露,現場舉牌的這位人士其實也是受人委托,真正的買家,是江蘇一位頂尖的企業家。而和他競拍的“162號”是浙江的一位老板兼收藏家。至于這位買家究竟是誰?龔雅聞搖搖頭,“不能說。”

                                                                                                                                                                                           這件拔步床買家怎么交割?龔雅聞表示,這不是問題,大約15天之內就會交割完畢,拔步床將用專車押運到買家指定的地方。

云錦首拍

明萬字紋袍拍出72萬元

南京云錦是世界級非遺,也是南京的本土非遺,這次拍賣,南京云錦研究所拿出13件拍品試水,受到了買家們的青睞。

其中歷史上最大的徹幅云錦作品《九龍圖》屏風以120萬元成交價,創下這13件中的最高紀錄。

而之前備受關注的明代萬字紋地祥鳳妝花欄袍,起拍價為68萬元,經過三輪競價,以72萬元落槌價,被2號神秘買家拍走。

除此之外,由南京云錦大師創作的《云錦織金孔雀羽般若波羅蜜心經》《大慈大悲觀音框》《萬壽中華》屏風也以高價成交。

海巖低調現身,笑稱“沒錢買”

其實,他委托別人買了好幾件

在娛樂圈,很多大咖都是收藏界有名的玩家。在北京的一些拍賣會現場,甚至可能會遇到馮小剛、張鐵林、王剛……昨天的拍賣會現場,作家、編劇海巖也特意趕來,還有專人替他舉牌。


《便衣警察》《一場風花雪月的事》《永不瞑目》……作為熱播劇的編劇,海巖很火。不過海巖說,他自己是一流的室內設計師、二流的酒店管理者、三流的作家、四流的編劇。

事實上,海巖更是一位黃花梨家具收藏家,收藏黃花梨家具20年,在北京郊區擁有一座黃花梨藝術博物館,將逾千件收藏擺放于中式園林。

只是,海巖很低調,平常更不會出現在拍賣會現場。昨天,海巖低調地坐在倒數第二排,并不舉牌,偶爾和旁邊的助手小聲交流。拍賣會進行到一半,海巖和助手走出會場,準備返回北京,被現代快報記者“逮住”。記者追問他有沒有相中的拍品,海巖笑笑,“有。”買下了嗎?“沒錢買,太貴了。相中了一件清乾隆的紫檀麾帽,被其他買家拍走了。”

海巖說,這次來拍賣會,只是路過,所以順便來看看;至于自己收藏的藏品會不會拋出去賣?他笑稱:“我是玩家,只買不賣。我收藏的家具,都是比較實用的,買回去該用還得用,家具越用包漿越光亮。”那怎么評價如今的拍賣市場?海巖笑笑,“最近的藝術品拍賣市場進入低迷期,今天的拍賣會就很理性,大家出手都很謹慎。”

雖然海巖對這次拍賣會不愿意多說,但據南京正大拍賣有限公司副董事長李恪然透露,為了這次拍賣會,海巖9號下午到正大藝術館仔細看了一下午,雖然海巖在拍賣現場沒親自出手,但實際上他另有委托他人,而且也沒“走空”,一共拍到了五件“寶貝”,有大件有小件,總價值約幾百萬呢。

會不會給拍賣市場

注上一針“強心劑”?

據雅昌藝術網的統計數據顯示,截止到2014年12月18日,去年國內藝術品拍賣成交量較前一年下滑18.26,成交額下滑17.37……

都說,如今的拍賣市場行情并不好。往年,拍賣界的“老大哥”書畫拍賣,在新春拍賣會上會很火,但今年,就全國市場而言,并不火。


倒是被拍賣界一直看成是“不溫不火”的南京,這次,總成交價高達1.2億元。其中,清乾隆寶座以3200萬元落槌,清黃花梨拔步床以2800萬元落槌,這在南京的拍賣市場上已是罕見,在全國看來,也算不錯的了。

那么,南京的這次拍賣,會不會給全國的拍賣市場注上一針“強心劑”?北京一家拍賣行的負責人表示,就目前全國市場而言,就北京是“全國性”的,所以,北京的大牌拍賣,更聚攏人氣;而南京、廣州、深圳等地,都屬于地方性的,拍品以地域特色為主;由于拍品、買家實力等方面的原因,價格一直都一般般。“其實,乾隆寶座拍出3200萬元并不算高,現在整體拍賣行情并不好,再過三兩年,再出手也許能過億。”

而南京正大拍賣有限公司總裁龔雅聞介紹,以前南京拍賣市場上,過千萬的拍品并不算很多,原因在于南京拍賣行的發票只能開傭金的,而不能開全額的。“這是客觀原因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