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出家人說:修行並不在刻苦不刻苦,而是在生死的心切不切;出家人雖然整天清閑,只念一句阿彌陀佛,但是他求了脫生死的心很切;因為生死心切,所以雖整天六根對境,但他眼不見美麗的色相,耳不聽宛轉的聲音,鼻不嗅芬芳的香氣,舌不嚐可口的美味,身沒有適意的感觸,意不起胡思與亂想。」







國王聽了這些道理,將信將疑,他對出家人說:「你的話雖然說得有理,但是你能夠用事實來證明你的話嗎?」




出家人說:「可以!請國王明天派兩班能歌善舞的宮娥彩女,一班在東街跑舞,一班在西街唱歌。




另外從監牢裡面放出一個判死刑的犯人,拿一個罐子盛滿著油,叫他小心拜著;告訴他說:「你的罪本來是判死刑的,現在給你一個求生的機會,你捧著這一罐油,繞過街道一周回來,如果罐里油沒有傾溢出來,就赦你無罪。」




此外,又命令四名兵士,拿著大刀隨行,吩咐他們說:「注意那犯人手上所捧的油,如果油在那裡傾出,就在那裡立刻斬首。」大王這樣一試,便能得到證明了。」




到了第二天,國王照出家人的指示去做,那犯人心裡想:「今天是我生死的關頭,我必須一心專注這罐油,不可讓它溢出。」




果然,那犯人繞過了東西街道一周,絲毫不敢疏忽,手上所捧的油,一點也沒有溢出來;回到國王的地方,國王實現諾言,赦他無罪。那出家人請國王問那犯人繞街一周的所見所聞。





(本圖擷取自網路)




國王就問犯人:「你在東街所看到的東西,什麼最好看?」犯答道:「大王!我什麼也沒有看到!」國王又說:「你在西街所聽到的聲音,什麼最好聽?」犯人答道:「大王!我什麼也沒有聽到!」




國王罵犯人說:「你胡說八道!東街彩女跳舞,西街彩女唱歌,你既不是瞎子,又不是聾子,那裡會不見不聞?」犯人答道:「大王!今天是我生死的關頭,我一心只顧著這罐油,那裡還有心去看跳舞去聽唱歌呢?所以繞過了街道一周,真的是不見不聞。」




國王聽了這些話,才領悟到那出家人所說的話,一點也沒有差錯!念佛的人,因為生死心切,雖然六根對境,不被六塵所迷,等於不見不聞,這是事實。




各位!我們念佛的人,每個人能夠像那犯人的生死心切,對外境不見不聞,那樣的念佛,才是真正的專心。專心念佛,就一定能夠達到一心不亂,往生極樂世界了。




 要知道,光陰迅速生命無常,人的生命只在呼吸之間,一息不來便成隔世;切勿磋跎歲月,應該要把生死大事,常常記在心頭,那麼,你就會不怠不惰,放下萬緣,一心念佛了。